古小川妹妹^u^

我的头像可爱吗?

【楼诚】春来花未开——花絮之《我这不是来找你了吗》

期末考期间,睡前手机码一发。

考完我更文。

该篇楼诚兄弟向,无关情爱风月。

——————————————-


小学三年级的阿诚刚被明家收养没多久,怯生生的。


这又到了元旦前夕,上海各界纷纷召开迎新年茶话会。工商界也不例外,关键是这种非正式的茶话会还可以拖家带口的去。今年是阿诚第一次跟着大姐大哥一起出席,当然,还有那个幼儿园没毕业但是已经成为整条街最能闹腾的明台。


一群小朋友到了那里就开始闹啊,玩啊的。十六岁的明楼刚上高中,个子已经快抽到了一米八,看着有模有样,像个小大人。本来她打算跟着已经在家里做事的大姐明镜一边去凑大人那边的局,要是能听到些什么有意思的话,也成了下学期开学后的谈资。


【去去去,阿诚和明台在那边我不放心,你去看着他们俩。明台那么闹,把别人家小孩打了怎么办?阿诚那么怕生,被别人家小孩欺负了怎么办?】


于是少年不得志的明楼就被大姐打发当幼儿园院长了


那边一群孩子个个儿都贼机灵的,玩起来主意多得很,又各自多才多艺。供孩子们玩耍的厅里有一家钢琴,闹了半天大家都对什么玩具啊,洋娃娃的兴致缺缺。这时候该来点“附庸风雅”的游戏了。


有人提出两两组队,到大厅中央表演才艺,前提是用到那一架钢琴。


一群人很快就闹哄哄地找起伴儿来了。


明楼坐在角落的椅子里观察着自家的两个小孩。


明台很快就被同龄人为了一圈,他的钢琴虽说才学了两年,但是已经有点模样了。甚至有几个年龄比明台大一点的孩子也都站在一边看能不能把明台拉到自己这一组。


阿诚呢,一个人站在人群外面,这些孩子他一个都不认识,他也不敢上前去与人主动搭话。这个游戏,他不擅长……因为他什么也不会。


感觉到有人在看他,阿诚伸头左右望了望,失望写在了小脸上。


明楼起身朝他走了过去。


还没走出几步,阿诚就朝着明楼的方向一路小跑了过来,怎么明楼半蹲了下来,阿诚正正扑在他的怀里。


【大哥,我能找你吗?】他小声说。


【我这不是来找你了吗?】


大哥真好,嘻。


阿诚偷偷笑了。


——————————

看出来是什么梗的,大家心知肚明就好,不撕。

越到期末越是脑洞如潮涌。

《春来》后面的剧情我都想好了。

就是没时间动笔。

难过

欢迎来跟大姐合影

我在明公馆等你们喝茶哟。

自己捏了个明镜大姐,在微博上找了三个弟弟的zepeto,完工!

怕了怕了,不敢乱写文了。

我觉得我写的楼诚也很三观不正不符合很多人的心意也很动人无法理解我的思维还在楼诚文拆了楼诚衍生。改天哪位太太看我一个不顺眼就给我就一个帽子把我挂了,开罪不起。

【楼诚ABO】春来花未开10

短短地更一章,今天曲看病在诊所排队时候写的,正写得酣畅,医生爷爷突然叫我进去看病是什么体验?

那就是:孩子,你该治病了。

药不能停。

天气变化,大家注意保暖。


 10




阿诚的眼睛红红的,死死地看着明楼,眼睛都睁红了,眼泪就是掉不下来。明楼从来没有面对过情热期里这样的阿诚,却忘记了阿诚以前情热期不管如何失态,都不会这样衣不蔽体地完全暴露在明楼眼前。明楼怕自己会失态,横心把浴巾一拢就把人抱出了浴室。




到了床上,明楼才想起来阿诚的手上和下身都是粘液,正要转身去浴室再拿一条毛巾给他擦干净,就看见阿诚自己扯了床头的纸巾转过了身去背对着他一点一点的把东西擦掉。




阿诚的背影看着是对明楼抗拒的,并不是接纳的姿态。他清理下身地动作看着慢条斯理,实际上那双手无力,又颤抖。原本披在他肩上的浴巾滑了下来,拢住了他的腰臀。




理智上,此时的明楼虽然埋怨自己刚才为什么心急地把人抱了出来,然而行动上,待他自己觉察的时候,他早已在阿诚身后抱住了人。




怀里的人拼了最大的劲挣扎了起来,但是特殊时期的坤泽力量始终是无法与一个易感期中的乾元抗衡的。没错,明楼几个小时前吃的乾元抑制剂片失效了,他的易感期被诱发。




明楼钳制着怀里的人,嘴唇贴附在阿诚的后颈,坤泽腺体的所在,那里有燥热的乾元最需要汲取的东西,坤泽的信息素。他用鼻尖和嘴唇蹭着坤泽的腺体,明楼野不再能控制自己信息素的收放,房间里已经被两人交融在一起的信息素填满。




乾元的信息素,让阿诚没有像之前那般再抗拒身后的人,他慢慢地接受了身后的人。




没有理智了。




如果理智尚存一丝,明楼不会这样在他的腺体上磨蹭,而阿诚也不会对他的钳制由挣扎变为接纳。




阿诚转过了身,两人吻在了一起。




这只是一场没有没有理智的交合,诱发的原因除了二人皆不知晓的匹配度的问题除外,当然就是隐藏在二人心底皆不愿意面对的各种说不清道不明的情愫。




等到两个人的头脑都逐渐清明,已经是乾元在坤泽的内腔成结标记之后了。




明楼摸了摸阿诚的腺体上的牙印,还好没有咬破。




阿诚又昏睡了过去,脸上都是泪痕。




整个过程中两人几乎一语不发,只是在对方身上索取。




这不是zuo 爱。




也许是上天想要再给他们一个机会想清楚,才没有让坤泽的腺体被乾元咬破。一旦咬破,无疑是彻底gei两人判了死刑。对于阿诚来说,那就是生理上的捆绑和臣服。对明楼来说,就是这一次失去理智带来的愧疚。




明楼拿来了湿毛巾,仔仔细细地给阿诚擦干净,又穿上睡衣,等到自己洗完澡出来,窗外天已经黑了。他看了一眼还睡着的人,跑到了附近的药店买了紧急避孕药,又吩咐前台让人送营养液上来。刚刚疯了那么一轮,自己还真的有些饿了,况且等阿诚醒来不补充能量也是不行的。




等阿诚醒来……




明楼突然觉得头很痛。




等阿诚醒来,他们两个人要怎么面对?


———————————

阿诚:等我醒来你的死期就到了懂吗明楼?



春来花未开小花絮———阿诚的传家宝

今天无力更文,来个小花絮。

今天听说art et metier(法国一所工程师学校)的校服2000欧(折合一万八人民币)一套,量体裁衣,纯手工制作。然后搜了一下,同学说类似综合理工的校服,不过综合理工是军官服。(快点脑补阿诚哥穿军官服!不得不说综合理工那一套校服跟汪伪政府的狗皮汉奸制服长得有点像大家不用脑补了)。

花絮如下:


阿诚把老校服熨好,整整齐齐地叠起来,放到了衣柜最下面。

明楼:这么金贵,什么衣服啊?

阿诚(斜眼):校服。

(明楼拿起来瞅了瞅。)

(被阿诚拍掉手)

阿诚:手洗了吗,就乱摸我的传家宝,一套两千欧呢!

明楼:是你传家宝还这么放,放外头风化了怎么办?不如找棵树埋了。

阿诚:那我可能会先把你活埋了。

这一章写到阿诚哥在苏黎世病了,made我想到我今年去苏黎世的时候也是感冒发烧大姨妈,还拖着病体一个人去逛了半日苏黎世动物园为了看企鹅?然后又一个人鬼鬼祟祟潜入国际足联总部,发现空无一人到了门口一个工作人员大婶用法语跟我唠了会儿,当时觉得大婶咋那么牛逼,后来想起来FIFA工作语言是法语翻了个白眼。然后没能进FIFA大楼参观因为那一天在开世界杯的筹备会。但是得见到了大力神杯,没错就是今年法国队夺冠捧的那一个。奇妙的苏黎世一日游

【楼诚ABO】春来花未开9

我补上了春来花未开的tag,这样要补前文的小伙伴找起来会比较方便

凌远&林念初上线,抱歉我是个《官配洁癖》,今天刚被新认识的小伙伴给安排上的名头。凌老大可是后面改变这个文走向的男人(不是这一章,我是说以后,以后……)不过不影响食用,凌林是出来推剧情,不谈恋爱。

阿诚哥的毕业之旅被破坏了。

——————

9


帐篷被掀开了,湖风吹了进来,阿诚舒服了些。他隐隐约约觉得明楼在叫他,不知道是梦境还是醒着,阿诚的视线模糊着,他本能地低唤着明楼。


【哥哥……哥哥……】


【我在。】明楼控制着自己的力道把阿诚拉起来,让他半躺在自己身上,先给他擦了擦脸上的汗,又道【阿诚,你醒醒。】


【嗯?】阿诚好像是醒了,他慢慢睁开了眼睛。


明楼刚刚去阿诚的行李箱翻找出了坤泽的抑制剂,拿在手上想要给他喂药。


【来,把抑制剂片给吃了,你是情热期到了。】明楼把药片喂进了阿诚嘴里,又拿过水壶【张嘴,把水喝了咽下去。】


阿诚听从着明楼的指示,乖乖地配合把药剂片吃下后就歪了头窝在明楼怀里。


看来这旅行是要告一段落了,眼下是得去找个妥当的地方让阿诚度过这个特殊时期。明楼一手搂着阿诚,一手打开手机地图,看看能开到哪个城市最近。眼下阿诚除了需要一个安静妥当的地方来度过这个时期,很有可能还需要药物,医生。再回到维也纳路程太远,所以明楼选择找一个最近的城市。


一个早上开了不少路程,明楼看了看地图,他们居然已经快开到苏黎世了,还剩不到两个小时的车程。苏黎世虽然是德语区,但是到了瑞士能说法语的人也不少,到时有什么事也方便,明楼赶紧先定好了酒店的套间,开始收拾东西,准备出发。


阿诚被明楼放在后座系着安全带,他才吃了抑制剂片,安静地睡着,明楼又在车里喷了不少空气净化剂。不管怎么说,坤泽的气味,对于乾元来说,都是很诱人的。


将近两个小时的路程,明楼一路心急地飙车,才一个小时多一点,他们便抵达了定好的酒店。明楼一向遇事是冷静不急躁的,今天也不知道是怎么了,在进酒店停车场的时候一个刹不住,剐蹭到了前面车子的车尾。


【Putain!】难得从明楼嘴里听到骂人的脏话。


车子很大地晃动了一下,阿诚被弄醒了【大哥,怎么了?】


明楼感觉阿诚的信息素又充斥了整个车厢。


他赶紧又喷了喷净化剂,温声对后面的人说【没事,不小心跟前面的车蹭了一下,我们快到了,我下去看看怎么回事。】


明楼知道这个剐蹭错的是自己,安慰完阿诚,里面下了车来看前面那台车的车况。


那台车上也下来了一对年轻人,也是亚洲面孔,像是一对夫妇,在车尾观察着剐蹭状况。


【还好,没事,而且咱们买了保险的。】明楼听到那个男人对女人说道。


【哎凌远,车主下来了。】女人拍了拍丈夫,两个人回过头来看着明楼走近。


【你好,也是中国来的吧?】那个男人用中文开口说道。


【对,我来看看你们的车怎么样了,有什么问题吗?】明楼摸了摸口袋,想找名片,在钱包里找到了一张【真是不好意思,我弟弟现在情热期突然发作,不舒服得很。我得赶紧带他上去房间休息,然后去找医生。如果你们的车子出了什么问题,晚一点打我的电话,我会来处理的。】


【你弟弟怎么了?】明楼刚想转身走掉,那个女人有些担忧地问了明楼一句。


看明楼有些犹豫地样子,女人又和善地补充道【你别担心,我叫林念初,是个医生。这是我先生凌远,也是医生。我们是来这里度蜜月的,也住在这家酒店。如果你信得过我们,我们可以给你弟弟看一看。】


明楼抱着阿诚下车前拼命地用手在他身上抹,让他身上染上自己的信息素气味,然后又适当地释放了些自己乾元的信息素,才敢抱着阿诚下车。


【他小时候身体不好,分化也比正常人晚了三四年,分化以后情热期来得极其不稳定,还好几次因为情热期的内热导致虚脱昏迷。】明楼把阿诚轻轻放到床上,喘了一口气,跟凌远和林念初解释道。【所以我得找个医生来给他检查,还好碰上了你们俩。】


林念初给阿诚检查了一遍,说【还好,他只是睡过去了,没太大问题。明老师,我是儿科医生,不是这方面的专家,目前看来你弟弟只是有点虚脱外加感冒,还没有到要吃感冒药的地步,醒来多喝点热水就能好,这个发热呢也不是发烧,是情热期的正常体热。至于情热期,还是尽量不要吃太多抑制剂片,能自然渡过最好。】


【对了明老师,你能不能让我们看看你弟弟吃的是什么抑制剂片。】在一旁给林念初打下手的凌远突然问明楼。


明楼把口袋里阿诚的抑制剂片掏了出来给凌远。


【这个是药性最强的坤泽抑制剂片了,快赶上针剂了。】凌远皱了皱眉头【他有整整一盒啊……】


【怎么了凌远,有什么问题吗?】林念初也拿过那一盒药来看。


【这个药我记得医院是不能一次性给坤泽开那么多的,副作用有些大。明老师,你弟弟只有这一盒吗?】凌远问道。


【我看看。】明楼打开了阿诚的行李,里面还有两盒一模一样的药片。


【我们现在也没有做全面的检查不能下定论,但是看医生能给他开三盒药带在身上,想必你弟弟的情热期生理反应很严重。明老师,这种情况……】凌远欲言又止。


【这种情况,最好的缓解办法还是来自于乾元的信息素吧。唉,生理的不公平啊。】林念初替凌远把话说完。


【如果他没有伴侣,临时标记也能让他缓解很多,这个药……】凌远又看了看药盒,放在了床头,严肃地对明楼嘱咐道【这个药最好还是能不吃就不吃。这次情热期结束后,赶紧去做全面检查。】


林念初给明楼留了联系方式说有事就打电话,明楼向两人道了谢,把两位医生送走了。


关上房门,明楼又往空气中喷了喷净化剂。


空气中躁动的信息素分子这下是镇定了下来,被净化剂吸走,变成了无味的空气,但是床上的人却开始躁动了。


情热期的初期总是那么气势凶猛,阿诚在被子里扭动着,衣服又湿了一身。阿诚睡了好一会儿,好像是睡够了,慢慢醒了过来,看见明楼坐在床边看书。


【醒了吗?赶紧喝点水,我给你换衣服。】明楼赶紧给阿诚递上水,又到箱子里去找干净衣服。


等明楼把衣服拿了过来,正要伸手去解阿诚身上的衣服,阿诚滚烫的手将他摁住。


【我自己换。】说完,阿诚掀了被子站起来拿过衣服,摇摇晃晃地走去浴室。


浴室的水声响了快半个小时还没有停。明楼知道他去浴室做什么,但是却没有听见该有的其他声音。不会自己担心的事情发生了吧?


明楼再也坐不住,直接去推开了浴室的门。但是明楼不知道自己不镇定的时候,不控制不住自己信息素的收房。


【阿诚!】浴室的门被推开,明楼的气味涌了进去。


【啊……】阿诚这才轻轻地喊了出来,浓稠也溅了一手。


坤泽的气味被乾元侵入。


释放过后阿诚的脑子清醒了一些,他背对着明楼,肩膀还在抖动【你出去。】


明楼拿了大浴巾,披在了他的背上,给他擦干湿发。


【你干什么进来!】阿诚转身开始用力地推明楼。


当然没什么力气的阿诚并不能推得动明楼。


他被明楼一把抱住。


【阿诚,我给你临时标记吧。】


——————————

明老师磨磨蹭蹭的,阿诚会让你临时标记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