古小川妹妹^u^

我的头像可爱吗?

【忍迹】青春宿舍

前言:又开忍迹坑,跟之前一样,写到哪儿算哪儿,能不能写完随缘。

综艺真人秀文,其实我自己也没怎么看过真人秀,最近看了几集卡戴珊家的生活觉得剧情比正经电视播的家庭剧还要硬缺斯汀,于是冒出写忍迹真人秀的想法。娱乐圈了解不多,一切都是我yy胡诌,总而言之,这篇文不讲求逻辑与合理,只是为了满足自己瞎想。

忍迹人设,都是年轻演员。

以下正文。

————————————————




1.


化妆师正在给迹部卸妆,经纪人甩给迹部一本资料。


【大少爷,又有活儿找你了。】


迹部累得摊在椅子上不想动,胡乱翻了翻,眼睛根本没看进去。


【这什么啊?】


【综艺啊,青春电视台的。】


【你什么时候又跟青春电视台攀上关系了?】


【这次可不是我去拉的活儿,人家主动找你的。】


迹部一下子精神了,挺直了腰板聚精会神看了起来。






2. 


这是一档叫【青春宿舍】的真人秀。


其实也就是把两个嘉宾凑一块丢在同一间宿舍里生活,不是两室一厅,而是就跟大学研究生宿舍似的两人间,并且拍摄记录。


导演组选嘉宾呢,一般有几种选法。


一, 两个素不相识的嘉宾。


二, 两个曾经有传闻不合的嘉宾。


三, 两个非常熟识的嘉宾。




一般一季里面会安排四对嘉宾,共同拍摄十二期,一期拍五天,一个月放一期。


曾经青春电视台捧红的手冢和不二,就是第一期的同宿舍嘉宾,然而两个人本来就是同一个学校毕业,制造的也是“非常熟识”嘉宾的话题。




当时电视播的时候迹部看手冢跟不二在镜头里尴尬相处,自己则在家裹着毯子,吃着薯片,喝着快乐肥宅水,一边 幸灾乐祸。


嘛,报应总会来的。




3.


迹部觉得这节目挺有趣,就让经纪人去继续接洽,并让经纪人争取从青春电视台多砍些酬劳。


过了两周事情就敲定下来了。


不过,有一件事引起了迹部极大的好奇心。


舍友是谁,节目组保密。




管他是谁,反正老子天不怕地不怕。




4.


没有人能天不怕地不怕,你说迹部没有软肋?


怎么可能。


出发前两天,迹部总觉得内心有说不出的忐忑。


别要是…….


呸呸呸!




5.


真是怕什么来什么。


迹部打开宿舍的门。


【嘭】的一声,宿舍的铁门撞到了里面的人的屁股,迹部被这一声巨响弄得下意识后退了两步直接踩到了摄影师的脚,摄影师一个切咧,直接给摔到了地上。


摄制中断。


里面的人揉着屁股一边抱怨地喊【这谁啊,劲儿那么大!】


门口被里面的人打开了,那人头顶蓝毛。




此时摄影机如果在拍,那一定能抓住迹部精彩的表情。




6.


趁着摄影师还在检查摔到地上的设备,迹部站在门口,手上还拎着行李。


他睁大了双眼,用极夸张的嘴型冲门里面的人不发出声音地问【卧槽忍足侑士!你怎么在这里?!】


里面的那个人显然情况没比迹部好多少,他也朝着迹部回敬同样的表情,同样不能讲出声。


【我他妈还想问你呢!】




7.


于是,可能制作方真的瞎了眼,这么一档为了体现【资本主义兄弟情】的真人秀节目,居然来了一对地下情侣。




迹部景吾同学从在学校时候就跟忍足侑士同学私定终身……呸呸呸


是海誓山盟,两小无猜。




制作方以为我们什么人设呢?迹部的脑子转得飞快,想了一百种可能性。


老熟人,素不相识,小打小闹还是血海深仇?




迹部再瞪了一眼忍足,眼神警告他不许造次,摄影师终于检查完了他的设备。


【迹部君,我们继续吧。】




7. 


于是摄影继续。


门口撞到忍足屁股的混乱画面并没有被切掉,不论是哪一对舍友,这样滑稽的见面方式总是观众们喜闻乐见的。镜头切回忍足艰难地捂着屁股跟【新舍友】打招呼。


尽管忍足已经不那么痛了,观众看不出他是装的,迹部可是看得真真的。




两个人客气地寒暄了一番,迹部就在床上坐了下来,行李往脚边一撂。


【这个床还挺软的啊。】迹部拍拍床垫。


忍足这个人最看不得东西乱,加上是自己最最最熟悉的那个人,忍足下意识地就开始想给迹部收拾行李。


他刚刚蹲下来,准备拉开行李箱的拉链,迹部赶紧从床上起来瞪了忍足一眼。




摄影师还在继续拍。


【对了,忍足君稍等。】迹部只能自己打圆场,他也蹲了下来,把行李打开,翻找出经纪人提前准备好给“新舍友”的礼物。


礼物被一个蓝底的星星图样的彩色纸包装了,迹部也看不出来是个什么,他只希望这个时刻经纪人不要太坑他。




忍足客套地鞠躬谢了又谢,迹部在镜头前做出一副很期待地表情【别客气,你快拆开来看看!】




恭敬不如从命,忍足就把礼物盒子给拆了。




82年法国原产干红葡萄酒???




尽管迹部内心已经气到变形,脸上还是要保持围笑。




忍足可是酒精过敏啊!




迹部打算看看忍足打算怎么演,于是围笑着不说话。




【迹部君,非常感谢,这可真是好东西啊。】忍足颇为赞赏地点了点头【可惜的是,我酒精过敏。】




老子下次电影节最佳男主角再输给忍足老子就跟他姓!


—————————

未完也许待续

二十分钟码完的

感谢收看

SarKy:

挛鞮芥子:

忍迹合志 《永无岛玫瑰 Rose in the Neverland》 

评论+推荐里抽一个送set!!


预售地址 ↓


https://item.taobao.com/item.htm?spm=0.7095261.0.0.3fa71debMWqOgl&id=579712074051


详细信息见P1


本刊内含5篇,试阅见P2-P3




原著:《网球王子》
cp:忍足侑士x迹部景吾
字数:约 350p(砖头本)
尺寸:A5
价格:65元




预售期:10月15日-11月28日


正式发售:12月15日(CP23)


本子预售set:65元(本子+封面特典明信片+封面徽章)


*仅预售期送明信片和徽章


本子全套set:90元(本子+本子+封面特典明信片+封面徽章+明信片组+花与杨梅徽章)


插图明信片5张set:15元


《花与杨梅》限量徽章一组两个:10元


封面特典明信片:3元


封面徽章:5元




STAFF
封面:棠无叶
插图:Izumi、柳濑弥生、绿豆
Guest:Yomi铭
作者:古小川、挛鞮芥子、Sarky、Hammer、Keiko

 @明家小管家 阿诚哥你摸哪儿呢……

/明家日常/

走过路过大家瞧一瞧看一看啊旁友们^。^ 终于在ddl前给搞出来了orz 

hammer:

真的是我这条咸鱼头回写完整的一篇,老命都快要了😂

SarKy:

一个赶得早不如赶得巧的本宣[鲜花]
祝景吾生日快乐🎂

刊名:《永无岛玫瑰》
原著:网球王子
cp:忍足侑士x迹部景吾
字数:16w↑↓ 350p↑↓
尺寸:A5
价格:60↑↓

STAFF
封面:棠无叶
插图:Lzumi、柳濑弥生、绿豆
Guest:Yomi铭
作者:古小川、挛鞮芥子、Sarky、Hammer、Keiko

预购特典:封面同图明信片&徽章一份

🌙试阅内容、插图G图披露、周边信息、预售信息将会在另一位主人公生日进行披露,希望大家多多关注!☀️

嫩得眼睛滴水的靳东加上莫兰迪滤镜,我觉得OK

【楼诚语C即戏】突如其来的求婚

是一个突发奇想的梗,因为今天是宝宝的生日,脑子一热。

全程即兴发挥,前面都还有带X的OOC剧情。

明楼本人,明诚 @明家小管家 

----------------------------------------------------

【明长官】明楼【楼诚】18:07:12

【睡了长长一觉后拖沓着来了】看什么剧啊?x

【明秘书】明诚【楼诚】 18:10:26

拿着遥控器按按,应该是个古装剧x

【明长官】明楼【楼诚】18:11:10

@明诚【楼诚】 【按住人的手】今天是个特别日子,咱别看电视了x

【明秘书】明诚【楼诚】18:11:55

@明楼【楼诚】 【翻了一会没见到继续演,放下遥控器看看人】那做些什么x

【明长官】明楼【楼诚】18:13:42

@明诚【楼诚】 左右天气好,去郊外的马场骑马……【歪头看人】黄浦江边散步?你喜欢哪个?x

【明秘书】明诚【楼诚】18:16:05

@明楼【楼诚】 去散散步吧,去马场骑马来回路费还得要不少。今天也不热,散步刚刚好x

【明长官】明楼【楼诚】 18:18:39

@明诚【楼诚】 【催促地拍拍人手臂】走,我们去换衣服x

【明秘书】明诚【楼诚】 18:20:32

@明楼【楼诚】 好【换一身运动休闲的衣服,再给人挑了一套】走吧

【明长官】明楼【楼诚】(18:23:56

@明诚【楼诚】 【人给挑好的衣服抓过来就匆匆穿上,想到车子上早已放下的“埋伏”,加紧了动作。昨日自己找借口去避开了阿诚,跑去了一趟银楼。刚要走,又跑回去,对着镜子抹了抹头发】发型怎么样?

【明秘书】明诚【楼诚】18:27:50

@明楼【楼诚】 认真憋笑上下打量一遍】嗯不错,【拍掉人衣领沾上的一点灰,想了想还是将人头发弄乱一些】出去散步,大哥这发型过于正式了

【明长官】明楼【楼诚】18:32:14

@明诚【楼诚】 哎,散步也不能头发乱啊。赶上碰着不明就里的熟人,还以为我怎么了呢……【赶紧对着镜子把头发又弄整齐。拉起人的手快速走出去】走走走【直接从人口袋里摸出车钥匙,把人推到后座。后座昨晚故意落下的文件夹下面,有自己昨天在银楼买的对戒。自己拉开驾驶座开车】今天我开车。

【明秘书】明诚【楼诚】18:38:19

@明楼【楼诚】 就当明长官被我打劫了,哎哎哎大哥你慢点,时间不还早吗?【被拉着上了车坐好看人开车,对着后视镜也整了整自己的头发,手摸到个什么东西拿起来看看是文件袋,估摸着是人又马虎了】这个文件怎么落在车上了【左右看看自己的公文包不在身边,想着散完步得记着带回去】

【明长官】明楼【楼诚】18:42:10

@明诚【楼诚】 【看人坐在了文件袋本来的地方,暗笑等会你就要被盒子硌屁股了,只是抿抿嘴笑了笑,把车开出了明公馆】

【明秘书】明诚【楼诚】 18:47:32

@明楼【楼诚】 看了文件袋一会放到一边,皱着眉头从腿旁边拿出一个小盒子,瞥着前面人开车开的认真,往后面靠了靠打开盒子,一对戒指安稳地躺在里面,挑挑眉想着这趟出差跟汪曼春的表面功夫倒是做的到位,连戒指都买好了,合上盖子放回原处】

【明长官】明楼【楼诚】19:30:05

@明诚【楼诚】 【开到市街上,一架电车穿街而过,趁着空档,回过头去看人安稳地坐着,心里嘀‘’咕难道阿诚没发现,不可能啊,他既然能发现文件袋,怎么可能没发现戒指的盒子。‘’,另挑了话头说】那个文件昨天下车的时候忘记拿了,不是什么太重要的东西,明天上班直接带去办公室就行。除了文件袋,后面没什么东西了吗?【电车开走,踩了油门继续往江边开去】

【明秘书】明诚【楼诚】19:54:18

@明楼【楼诚】 左右看看除了文件袋也只有那个戒指盒了,拿在手上吸一口气】还有一个给汪小姐的礼物【小声嘀咕】文件袋能忘,戒指能忘,这还能记得些什么?【越过座椅把戒指盒放到副驾驶上重新坐好】明天可得记着拿好

【明长官】明楼【楼诚】20:01:48

@明诚【楼诚】 【看人把戒指丢到了副驾,也不言语,把车子开到了地方。拿了戒指】下车。【江边天还没有完全黑,太阳发出最后一缕余光】

【明秘书】明诚【楼诚】20:04:04

@明楼【楼诚】 把文件袋也放到副驾驶上才下了车,关好车门微微眯眼看着天空】今天来的倒是时候

【明秘书】明诚【楼诚】) 20:29:12

@明楼【楼诚】 哎【没头没脑地突然被套上个戒指,还没反应过来又被劈头盖脸的说了几句,看着人背影又看看手上的戒指,盒子里还有另外一个略微大一些的,低头笑着明白过来人意思,把剩下的一个戒指从盒子里拿出来又将盒子收回口袋里,几步追了上去站在人面前】这戒指你总不会给我一个人买了两个吧?

【明长官】明楼【楼诚】20:46:04

@明诚【楼诚】 哼【停了脚步,看着人,还是背着手】你一人愿意带两个,那我也没有意见。

【明秘书】明诚【楼诚】20:49:33

@明楼【楼诚】 暗自腹诽到这个时候倒变扭起来了,看看周围三三两两的人没注意这边,往前走了两步将人手从后面拿出来套上另外一个戒指】这可真不浪漫

【明长官】明楼【楼诚】 20:52:49

@明诚【楼诚】 【趁着人给自己戴上戒指的空档,强忍着嘴角的笑意】这事儿啊,要怪就怪你自己。你说,你是不是在车上的时候就已经偷偷看过盒子里的东西了?别以为我没看见你的小动作,后视镜里面看得清楚得很。你看见的时候,难道心里一点想法都没有?

【明秘书】明诚【楼诚】20:55:41

@明楼【楼诚】 倒是我的错?【将手放回口袋里吹着江风】在车上的时候我的确是看到了盒子,还以为是买给汪曼春的【往前走了两步】你倒是早说啊,突然来这么一手

【明长官】明楼【楼诚】21:02:25

@明诚【楼诚】 我本来计划得好好的,在车上你发现了戒指,问我是什么,然后呢,我也就顺水推舟,给你表示表示。【斜了人一眼】我如果真的要跟汪曼春到了求婚的地步,我会不提前跟你说?这个事要我说,作为爱人,你没有爱人的觉悟;作为同志,你没有同志的信任。还说我不浪漫,嘿,要是提前说了,那还怎么浪漫了?

【明秘书】明诚【楼诚】21:09:32

@明楼【楼诚】 我……【被堵的语塞瞪大眼睛】行行行,明长官做的对,是我反应迟钝了【拿出盒子看看记住店名,也不知道这人买这个花了多少钱,明天得去店里问问价格】不过明先生,我也没说你是要跟汪小姐求婚,做做戏不得要个道具?【笑着看看手上的戒指】在这么个风吹的江边【揉了两下眼睛低头】倒是出乎意料的浪漫

【明长官】明楼【楼诚】 21:18:35

@明诚【楼诚】 【低头看了看手上的戒指】要买道具也是打发你去买,我还亲自去了?要是给汪曼春买,两个素银戒指能完事?怎么着【笑了笑】怎么着不也得买个欧洲那边时兴的大宝石【一直藏着的笑意再也憋不住,嘴角上扬】走吧,我们散散步,天快黑了。【暮色四合,江边的灯火慢慢亮了起来】是挺浪漫的,没比从前的塞纳河差。

【明秘书】明诚【楼诚】 21:45:48

@明楼【楼诚】 想象人手上戴个大宝石,倒还挺有趣,清清嗓子跟上去走在人身侧】那可不是小数目,大哥要是打发我去买可得记得给我报销费用。【在灯火下又看看手上的戒指,也不知道是不是就是求婚的意思,刚想笑又想起大姐那关至今还没有过,看着旁边的人,就再戴一会,上车就摘下来】这戒指就算是素银的也得收好了,一对也值不少钱

【明长官】明楼【楼诚】 21:58:32

@明诚【楼诚】  希望事情不会发展到那一步吧。你整天就是钱钱钱,你哪次去买东西,钱不从我账上出。咱们从海关捞出来的那些钱,大多都折成了药品,弹药送到了前线。眼下战事那么吃紧,恐怕往后,我们也得勒紧裤腰带过日子了。【砸砸嘴】可惜这枚戒指只能戴今晚,回家了就得摘下来。【看周围没人,拉过阿诚的手】虽然素银戒指不值钱,你可要保管好了,这戒指一辈子,我只送一次的。

【明秘书】明诚【楼诚】 22:03:55

@明楼【楼诚】 能戴这一晚也就够了,我可不贪心【跟着看看周围,放心地握紧人的手】怎么就不值钱了?等了这么久才等来的,那些时间跟感情可比钱还宝贵啊【碰碰人手上的戒指】这一辈子我也只收一次的,两不亏

【明长官】明楼【楼诚】(22:08:47

@明诚【楼诚】 【天色已经完全黑了下来,已经走出来江灯照影的地方,周围黑暗得很,唯有阿诚一双眼睛闪闪发亮。情不自禁地捧着人的头朝着那双眼睛吻上去。停留了两秒钟,怕周围有人,即刻放开了。】我们已经走得有些远了,回吧。

【明秘书】明诚【楼诚】 22:15:35

@明楼【楼诚】 伸手覆上自己的眼睛,左右看了两下确定没人看向这里,吻了人嘴唇后摆手往回走】走走走,再往前走的话就看不见路了,上车记得摘戒指,回去我开车【想是风吹的有些久,脸上的温度有些高。摸摸手指上的戒指先摘了下来收进贴身口袋】

【明长官】明楼【楼诚】22:18:28

@明诚【楼诚】 【看人用急切地口气来掩饰紧张,在人身后笑出了声。三两并步跟了上去走在人身边,走回车边等着人给自己开门】

【明秘书】明诚【楼诚】 22:21:29

@明楼【楼诚】 拉开车门等人坐进去,坐在驾驶座上发动车子往回开】

【明长官】明楼【楼诚】22:25:13

@明诚【楼诚】 【家里黑乎乎一片,没人在家。进了屋子也没开灯,把人摁在了门板上,压低了声音】现在你可以放心的亲我了。

【明秘书】明诚【楼诚】) 22:31:09

@明楼【楼诚】 黑乎乎的反倒生了几分胆子】这可是大哥说的【反手将人按在门上吻上去】

【明长官】明楼【楼诚】 22:38:56

你这是要啃了我?【把扑上来的就啃的人推开了一点,背靠着门,一只手臂圈住了阿诚的腰将人拉近。轻柔地吻了上去,一会才松开,与人额头相贴着。两个人从未如此靠得近,往时的亲昵,都只存在一瞬就放开。黑暗助长了胆量,更将平时压抑于心口的爱意,如同开闸了一样,迸发出来。】你以为谁都跟你似的,亲个嘴像要吃了人

【明秘书】明诚【楼诚】22:46:53

@明楼【楼诚】 平复了一会呼吸,贴着人的额头也有些发烫,心道再待下去得出事,往后退了两步】经验缺乏,不像大哥之前有经验,看来以后我还得多练练才行【黑暗中知人也看不见自己,抬手摸摸自己的嘴唇带着笑意】可不能再被大哥笑了

【明长官】明楼【楼诚】 22:52:13

@明诚【楼诚】 好啊,这个陪练我很乐意。【摁下了门边的开关打开了灯。看了看屋里的挂钟】时间不早了,上去洗澡睡觉吧。【看了看戒指,不舍地从手上摘了下来。】只有一个盒子,你一起收着吧。锁在我书房里也可以,分开放的话,哪天要是我们暴露了,被发现了反而不安全。【又盯着戒指看了看,最终还是塞到了人手里】

【明秘书】明诚【楼诚】22:58:23

@明楼【楼诚】 我可没说要让大哥做陪练啊【看着手里的戒指,从贴身口袋里取出自己的那一枚一起放进盒子里摆好,又看了几眼才合上盖子】放我房间吧,没有什么人进去倒也安全。【将盒子放进口袋往楼上走】大哥晚安

【明长官】明楼【楼诚】23:12:15

@明诚【楼诚】 你站住!那你打算找谁做陪练,啊?【站在楼梯口】

【明秘书】明诚【楼诚】) 23:13:16

@明楼【楼诚】 回过身看人】我看书看电视,总能学会

【明长官】明楼【楼诚】23:16:25

@明诚【楼诚】 三十年代电视中国还没有电视台x

【明秘书】明诚【楼诚】23:17:08

@明楼【楼诚】 那我就看书,溜去楼上】x

【明长官】明楼【楼诚】23:18:34

@明诚【楼诚】 亏你还是学理工科的呢,你们学校不会没给你们开实验课吧?

【明长官】明楼【楼诚】23:25:28

@明诚【楼诚】 【懒得理人,回屋洗澡】

 

【明秘书】明诚【楼诚】 23:27:00

【关门睡觉】

【明长官】明楼【楼诚】23:27:37

今天楼诚到此结束x


图一灵感来源于图二
《一个明楼女友/男友粉的自省》

论赵启平改行

早上要睡醒之前梦见了老王演了什么剧,然后和他在一个什么咖啡厅里一起接受采访。前面什么blabla不记得了。记者问粉丝的愿望在你们这里有什么永远不可能实现。
老王:睡我。
我立马转头:你以为你谁啊?
然后老王就开始看着我盒盒盒盒盒。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