古小川妹妹^u^

我的头像可爱吗?

终于收到了上错床可惜边角压坏了

【忍迹】新婚

相遇彭贝利 番外

老规矩上车打卡未成年自粽。

链接打不开知会我一下。


新婚之夜




有兴趣了解前面的故事请打开




有想看其他CP番外的可以先评论留个言,不然番外应该就只写忍迹了。

【忍迹】相遇彭贝利 番外

我只是放个预告片而已。
婚后生活x
我的abo设定终于派上用场

番外一写完放心跳坑

晚点发
—————————————— 

忍足和迹部的婚礼定在了夏天快要结束的时候,天气不再炎热,已经带了点秋天的凉爽,整个彭贝利都还在夏粮丰收的喜悦之中,同时他们迎来了彭贝利的新主人。

 自忍足与迹部一年前订婚,忍足便开始了对彭贝利的改造,他搬出了以前睡的卧室,换到了两间主人房的其中一间。忍足曾经写信去问迹部,自己的房间想要装饰成什么样子的,迹部回信说以后慢慢改也可以,忍足把母亲以前睡的床和妆台等一切家具都搬到了储藏室收好,给迹部换上了从城里定的铜制的四柱床和暗红色的墙纸。

 一年之前迹部第一次来到彭贝利的时候,觉得自己与忍足能走到这一步简直是无稽之谈,不过一个月的相处,他渐渐倾心于忍足,又解开了从前在罗辛斯时候的误会,这才最终定下了终身之约。 

婚礼很盛大,忍足家和迹部家的亲朋好友均赶到了彭贝利祝福二人,两人应酬了一日的宾客,等到日落的时候,宾客们终于散了去。 忍足搭着迹部的手,两人略有些疲惫地爬上了楼梯,往二楼东边的走廊,一直走,走到了尽头。

 尽头是他们两的卧室,门对着门。

 忍足指了指右边的那一扇门。 【这是你的屋子。】又指了指左边【我就在你对面。】

 迹部大概是对新环境和新身份尚未适应,他疲倦,又有些错愕地左右望了望,没接忍足的话。

 【今天……你很累了。】忍足把迹部的身子转了过来面对着自己,他亲了亲迹部地额头【你现在该回去好好地睡一觉。】 他给迹部打开了卧室的门,女仆早已在屋子内点上了蜡烛,迹部试探着走了进去。

 忍足替他把卧室的窗关上【晚上湖上会刮风,关上窗子会比较好。】他又走到坐在床边的迹部面前,拉住他的手【我就在对面的房间,不要怕。】 

【嗯,晚安。】迹部回答。 

忍足亲了亲他的额头离开了。
————————

欲知后事如何
还有下回分解

古小川

真的觉得rps是对演员本人最大的恶意
有些人嘴上说着:我圈地自萌,不打扰真人。
其实你已经在造成伤害了。
各种铺天盖地的文,p图(指演员不在角色内的造型的p图)
虽然演员本人和家人不一定会看到。
但你既然在公共平台发布了,就总有人会看到。
试想一下,演员的家人,特别是小孩,在学校被人指指点点:你爸爸是同性恋,你爸爸跟那个谁谁谁才是一对……
你让人家小孩怎么想?
换做是你自己的小孩在学校被人这么说呢?你心里什么感受?
说什么不打扰真人的都是扯淡。
你开始在谈论这些的那一刻,就
已经造成了伤害。
(演员本人自己炒作cp的除外,你自己都愿意炒了,将来造成什么影响当然自己负责)

【楼诚即戏整理】摊牌后的二人

楼诚与大姐摊牌以后,大姐只是让两人吃了一顿饭,并未表态。

楼诚二人惴惴不安了几日,于是...... 

 @明家小管家 明诚

 @苏七染青瓷 明镜

(以下戏录均为语C即戏,如有BUG欢迎指出)

----------------------------------------------------------

明楼 2018/07/29 20:34:06

阿诚【站在房门口叫人】


明诚【楼诚】 2018/07/29 20:34:27

 【开门】大哥


明楼 2018/07/29 20:38:17

【门突然被打开,站得离门口太近,躲闪着往后退了一步,见人站在门口】周末过得真快。


明诚【楼诚】 2018/07/29 20:41:32

 是啊,明天又得上班了。【将门开大些】大哥进来坐会?


明楼2018/07/29 20:52:25

好【笑着点了点头,进了人房间,自己找了把椅子坐下】


明诚【楼诚】 2018/07/29 21:00:37

 【坐在人对面】大哥怎么突然过来了?


明楼 2018/07/29 21:08:48

没事我就不能来吗?今天是周末,我不跟你谈公事。【把一条腿搭在了另一条上,手撑在膝盖上。】阿诚。【又挪了挪背,在靠背上找了个舒服的位置靠着,才又说道】我这些天总觉得心里哪里不踏实。



明诚【楼诚】 2018/07/29 21:20:49

 【身体前倾】大姐那天回来之后到现在一句话也没跟我们说过,心里肯定还憋着口气。还有明台,他现在还什么都不知道,依他的脾气万一知道了,又得一顿折腾。【长叹口气】我心里也是七上八下的


明楼 2018/07/29 21:24:01

大姐那边,木已成舟,无法再改变什么,她说什么我们都得受着。倒是明台……【微微叹了一口气,搓了搓掌心】倒是明台,他要是知道了,我倒是真不知道要去怎么面对他。


明诚【楼诚】 2018/07/29 21:29:53

 明台那边,我想要不还是先瞒着,等到哪天他回来了我跟他谈谈。我怕他一时接受不了【说完看了看人】换了谁也难以很快接受这件事情。 


明楼 2018/07/29 21:44:43

【把椅子挪近了些,犹豫了一会,把手搭在人手背上】只要明台不回来,大姐就不会去说。从那天晚上大姐的态度,我倒是真的看不出来她到底想怎么样。【把人的手翻面,用手指扣住】不过…【抬起头来与阿诚对视】大姐比你看得清楚,她在你回家之前,她就问我跟你是不是有了兄弟之外的情感。我当时没有确定你的心意,又不愿大姐再胡乱猜忌,只能推说没有。我自己都没有察觉,我是不是不经意间……做了什么,说了什么,竟然你也没察觉,却让大姐察觉了。


明诚【楼诚】 2018/07/29 22:07:49

 【低头看看扣在一起的手,又扣紧一些】明台总是要回来的,早做些准备也好应对。【想起那日自己在门外听见的那些他只把自己当做弟弟的话】若不是大姐逼着我去相亲,我对大哥的心思这辈子也都会压死在心底了。那几日就该想到了,大姐突然对我们的婚事那么上心,逼得又紧……那日大姐提起,大哥在书房睡着的事情,【与人对视】或许是那次之后起的疑心


明楼 2018/07/29 22:15:04

有时身在其中,离得太近,反倒是看不清了【轻轻地笑了一声】幸好这不是在工作中漏看了什么,不然就是毙命的……你常常说我睡着了会说梦话,其实我也不知道自己说了什么。可能老话说的在理,是日有所思 夜有所梦吧。醒过来了以后,却又刻意地去忘记那些梦境,粉饰太平。


明诚【楼诚】 2018/07/29 22:28:22

 早些年大哥爱说的经常是一些我也听不懂的专业词,梦里都还惦记着学业。后来,也难得听到了。【跟着笑】日有所思,夜有所梦,像这样能够牵着大哥的手,从前我连梦都是不敢做的。


明楼 2018/07/29 23:01:47

你是现实主义者,就算在法国生活了这么多年,你的大脑你还是没有法国人那些浪漫主义给侵蚀。【本来放在他膝盖上的手,紧握着的姿势不变,拉到了自己的膝盖上。】我没想到,也从不敢去想,会主动把情感说出来的会是你。不管家里人往后怎么说,怎么想,既然我们两已经这样了,阿诚【看着人郑重地】我就不会再把你放开。好了【松了一口气地笑】时间不早了,明早还要上班,我下楼了。


明诚【楼诚】 2018/07/29 23:07:22
 放心吧大哥,再苦再难的路,我们也都会一起走。【从椅子上站起来先一步打开房门】大哥晚安,早些睡。


mitori太太的画册终于回来了。

楼诚对我来说真的是一个很二次元的东西。
跟靳东王凯演员本人没有什么卵太大的关系。
求极端粉放过二次元。
明楼和明诚都是纸片人,谢谢。

世界杯赌球输了100万的明楼站在高压电线上准备了结残生,赢了100万的阿诚全程吃果围观。
“大哥,不就100万嘛,有什么想不开的。你输了一百万我赢了一百万,咱们家不还是一分钱也没少吗?”
“你说的好像很有道理。”
阿诚把大哥从电线杆上抱了下来。
(强烈推荐大家用搜狗楼诚皮肤!每天都要被萌化了!)

【楼诚】明家小剧场·楼诚表白篇

转发混更。

苏七染青瓷:

【感谢收看今日明家小剧场】


【本小剧场由 @古小川妹妹^u^  @明家小管家 友情出演】


【其中可能有部分台词借鉴原剧或乐乎优秀楼诚原剧向同人文】


【双向暗恋助攻,可能有OOC】




— —  2018-7-15  — —


明楼【楼诚】  13:29:17


 @明诚【楼诚】 你快来保护我x


 


明诚【楼诚】  13:29:57


 掏枪x怎么了大哥


 


明楼【楼诚】  13:30:41


 【摁住】不用掏枪,是大姐【颤颤巍巍指着】你挡着我就好x


 


明镜【镜风】  13:31:04


你是要拿枪对着我?!!/


 


明诚【楼诚】  13:31:36


 大姐啊……【往后退几步】大哥你先挡一会


 


明诚【楼诚】  13:31:52


 怎么会呢大姐


 


明镜【镜风】  13:32:32


那你摸后腰干嘛?莫非【看两个人拉在一起的手】


 


明诚【楼诚】  13:33:26


 【跟着视线往下看了看马上松开】我……我这裤子大了些,往上提一提


 


明楼【楼诚】  13:33:50


 【看了看裤腰】最近瘦了?x


 


明镜【镜风】  13:34:28


订做的裤子怎么还会大,裁缝干什么吃的,马上给我换一家重新做


 


明诚【楼诚】  13:35:22


 可能是x


 


明诚【楼诚】  13:35:51


 不用的大姐,我再多吃吃就胖回来了x


 


明镜【镜风】  13:36:47


不对啊,你这裤子,为什么料子跟马甲不是一套的?


 


明楼【楼诚】  13:37:24


 一会让法租界里那个法国裁缝来给你重新量身,再做两套夏天的衣服x


 


明诚【楼诚】  13:38:32


 【低头看看】哦穿错了,这两个不是一套,我去换


 


明镜【镜风】  13:38:43


明楼,你拿着阿诚的外套做什么?【看看明楼手上的外套和阿诚身上的裤子,怎么看都是一套的】


 


明诚【楼诚】  13:38:53


 谢谢大哥x


 


明楼【楼诚】  13:40:42


 我正要给他穿上啊【义正言辞】阿诚昨晚落枕,自己动不了x


 


明镜【镜风】  13:41:29


可这件外套不是你昨天穿的吗?阿诚,你怎么穿你大哥的衣服?怎么回事?


 


明诚【楼诚】  13:42:24


 我外套落在办公室了,外面风大,不得已借大哥外套穿穿x


 


明镜【镜风】  13:43:24


可是…裤子…【不行我要冷静一下】


 


明楼【楼诚】  13:50:21


 是阿诚把干洗的衣服拿回家的时候放错地方了吧x


 


明镜【镜风】  13:51:27


【非常怀疑的目光望着他们俩,突然觉得哪儿哪儿都不对劲】


 


明楼【楼诚】  13:52:28


 【看大姐神色异常】大姐?【拿手在她眼前晃了晃】


 


明镜【镜风】  13:53:39


你们…你们两个…【一个惊人的念头在脑子里显现出来,把自己惊到梗住,只能使劲摇摇头】我有点头疼,我先去躺一会


 


明镜【镜风】  13:53:51


[图片]


 


明诚【楼诚】  13:54:11


大姐,你还好吧


 


明楼【楼诚】  13:55:01


 您怎么了?我扶您回屋。【又回头】阿诚,给苏医生打电话。


 


明诚【楼诚】  13:55:35


 好好好。【快步跑去打电话】


 


明镜【镜风】  13:56:38


【看着明楼,想问他,又不敢,左也不是右也不是,难道他们真的…这…这…太阳穴抽痛】


 


明楼【楼诚】  14:07:07


 【看大姐表情又痛苦几分,先把人扶到了沙发上坐下,又对阿诚喊】阿诚,要不你直接去把苏太太接来吧。


 


明诚【楼诚】  14:08:51


 好好好,我这就去。【回头看眼大姐后拔腿往外跑】


 


明楼【楼诚】  14:10:43


 【给大姐摁了摁额头】大姐,阿诚很快就回来了。@明镜【镜风】  


 


明镜【镜风】  14:12:57


【看到阿诚出去,强忍头疼抓住明楼的手】明楼,你是我的亲弟弟,你实话告诉我,你跟阿诚…你们…你们…是不是…【怎么也说不出那几个字,头疼的几乎要窒息】


 


明楼【楼诚】  14:14:57


 【看大姐又一次要试探自己是不是汉奸,有些生气】大姐,您如今还是怀疑我?正如我刚回上海的时候给您的答案一样。我是中国人,是您的家人。阿诚也一样


 


明镜【镜风】  14:17:10


【太阳穴一阵抽痛,禁不住攥紧明楼的手】我才不是问这个,我知道你不会真的做对不起家国的事,我自己的弟弟,这点信心我还没有吗?我是问你,你跟阿诚…你…【再怎么说都是未嫁女儿身,太难出口了】


 


明楼【楼诚】  14:21:31


 【错愕不已】我……跟阿诚?大姐您在说什么?阿诚跟您说了什么?【唯一能想到的就是阿诚去相亲前被大姐叫上去谈话】


 


明镜【镜风】  14:23:38


【看到明楼焦急里带着慌张掩饰的表情,心里什么都明白了,不禁悲从中来红了眼眶,半上说不出话来,只能怔怔地落泪】


 


明楼【楼诚】  14:24:44


 大姐?您哭什么啊?【焦急地语气】


 


明镜【镜风】  14:25:41


【自己的弟弟,还能不了解吗?】是你对阿诚……?阿诚他…他知道吗?


 


明楼【楼诚】  14:28:42


 【一脸不解,虽然自己对阿诚有别样的情愫,却从未表露半分,甚至在阿诚面前也没有流露过。也不知道大姐怎么会察觉。但此时,只能矢口否认,因为这种情感,不管对谁来说,造成的影响都是致命的】我对阿诚?【语气坚定】大姐,阿诚是我的弟弟,跟明台没有区别。


 


明镜【镜风】  14:32:40


明楼,这些年,你觉得我一直忽略了你,我关注明台比你多……可是,你是我亲弟弟,骨子里留着跟我一样的血,我看着你长大,你每个眼神我都知道你在想什么…我确实对你关注不够,之前我竟然一直没看出来,还以为你一直不肯结婚是心里想着汪家那丫头…现在想想,你几时拿真心看过她…回想起来,我让阿诚去相亲,你的眼神你的表情…明楼,姐姐每日混迹商场,都要跟什么人打交道,这一点察言观色的本事都没有,怎么能活得下来,你还一定要瞒我吗?家国之事姐姐信你不逼你说,可这样的事,你也不能给姐姐一句实话吗?【眼泪止不住落下来,也不知是心疼弟弟的隐忍多些还是担忧明家的未来多些,心如刀绞一般】




明诚【楼诚】  14:41:33


 【赶去苏医生家却发现苏医生不在诊所,找了家靠谱的诊所开了些药又往回赶,拿着药站在房门外听到那句只是他的弟弟后站了一会,明知道结果的话从人嘴里说出来却还是狠狠打了自己一巴掌,自嘲痴心妄想,转身去厨房倒杯热水】


 


明楼【楼诚】  14:45:15


@明镜【镜风】 【听完大姐的话差点要落泪,咬着后牙槽,忍着没让眼泪留下来。纵使大姐说的都是事实,但是对于阿诚的感情,打定了主意,不会再让第二人知晓,只能再次否认。】大姐,我没有瞒着您任何事。这件事你也别去问阿诚。【自己害怕大姐去问了阿诚,得不到自己期待的那个答案。】您千万别去问阿诚。更重要的是,如果敌人利用了这一点,不管是用阿诚来要挟我,还是用我来逼着阿诚,这都是致命的大姐您知道吗!


 


明楼【楼诚】  14:47:42


 【听到人回来的声音,拍了拍大姐@明镜【镜风】 ,压低了声音,严肃地看着大姐】大姐我跟您说的您都记住了?阿诚回来了,此事不要再提。


 


明镜【镜风】  14:50:38


致命?!明楼,你家里外面的事都骗姐姐就不要我的命吗?!我是你姐姐,爹娘都不在了,就剩我们两个人相依为命…阿诚明台都小,我能靠一靠的也只有你,为什么你就不能给我句实话呢?姐姐在你眼里就这么不值得信任,你对我说句实话就会被外人知道拿去利用?!你把姐姐当成什么人?!!【眼前一黑差点失去意识】你告诉我,你对阿诚…有没有做什么不可挽回的事?!


明楼【楼诚】  14:55:03


 明楼不敢【拉住了大姐的手】大姐,您不要再逼问我!我与阿诚,什么都没有,所以更不可能对他作出什么不可挽回的事情。【不敢看人】您还给阿诚安排了跟金老师见面,您看,您也盼着他成家立业,我又何尝不是?我跟阿诚说了,如果他成家,我就让他回来打理家业,不再与我一同在外过让您提心吊胆的生活。


 


明镜【镜风】  14:58:39


【听到门声,知道阿诚回来了。控制住发抖的手,却怎么也控制不了声音仍然发抖】好,你说没有,我不逼你,阿诚的事我交给你,我不管你用什么办法,阿诚年底之前要结婚,过了年就回家里公司来!


 


明镜【镜风】  15:00:28


【深呼吸,又加一句】他要是不肯,那就你回来吧,我身体不好,不知道还能撑过久,你们两个,总要有一个让我死能明目


 


明诚【楼诚】  15:01:57


【控制住发抖的手敲门】大哥,药买回来了。


 


明楼【楼诚】  15:04:18


 【刚想驳斥大姐的话,听到了敲门声,起身去开门】阿诚,苏医生呢?【看了看手上的水杯和药盒】快进来。


 


明诚【楼诚】  15:06:27


 苏医生不在诊所。将药和水递给大哥后看下大姐】大姐您还好吗?我再去给苏医生打个电话。


 


明镜【镜风】  15:09:52


【虚弱地看看阿诚,突然满心不忍,叫住他】阿诚,你不用打了,我还死不了,我问你一句话,你老老实实答我。


 


明诚【楼诚】  15:10:12


 大姐,您说。


 


明镜【镜风】  15:10:32


你对金小姐印象究竟如何?


 


明楼【楼诚】  15:10:38


 【瞪了人一眼,吼了一声】大姐!


 


明镜【镜风】  15:11:00


【瞪向明楼】你闭嘴!


 


明镜【镜风】  15:11:26


阿诚,你说实话,你对金小姐印象究竟如何?


 


明楼【楼诚】  15:11:32


 大姐您好好想想您答应了我什么!


 


明诚【楼诚】  15:11:52


 【不明所以地听着大哥吼了一声】金老师,是个好女孩,识大体,大姐费心了。


 


明镜【镜风】  15:12:04


我什么都没答应你,你对我一句实话都没有,我没你这样的弟弟!


 


明镜【镜风】  15:13:43


好,金家小姐对你十分钟情,人家姑娘家脸皮薄,不好说什么做什么。既然你对她印象也这么好,咱们不能被动了,我去准备聘礼,下个礼拜,你跟我去金家提亲


 


明镜【镜风】  15:15:31


@明楼【楼诚】 @明诚【楼诚】 既然你们口口声声都说长姐如母,那我就行一次父母之命,给阿诚做了这个主!


 


明楼【楼诚】  15:17:22


 【闭上眼睛叹了口气,发现事情到了无法转圜的地步,心跳得厉害,不知道怎么隐隐生出些期待,期待阿诚能够拒绝】


 


明诚【楼诚】  15:18:22


 大姐!【慌乱中下意识看下一旁的大哥,见人没有反应后皱着眉头】金小姐的确是个好姑娘,只是我对她,没有男女之情,还希望大姐替我跟她道个歉。


 


明楼【楼诚】  15:21:22


 【站到了阿诚身边,拉着人随时准备跪下】大姐,您真的要逼着阿诚去完婚?


 


没有男女之情?没有男女之情你们聊的那么开心是在聊什么?【深吸口气平静一下】好,没有男女之情,没关系,刚刚我跟你大哥说的你也听到了,年底你要回家里公司来,在那之前,你必须先成家。你对金小姐没有男女之情,我们就继续安排,知道你有男女之情为止。找不到也没关系,多少夫妻连面都没见过也能过一辈子,男女之情,成了家再慢慢培养也是一样的!




明镜【镜风】  15:22:21


不然你这个做大哥的先给他立个榜样?


 


明镜【镜风】  15:24:43


【被噎了一下,居然被气得笑了】哟,你可真是长本事了啊…好啊,那你就把她娶回来啊,不入族谱,做个妾没什么大不了


 


明镜【镜风】  15:25:33


@明楼【楼诚】 喜帖照发,酒席照办,她进我明家门,我还怕整治不了她吗?


 


明楼【楼诚】  15:25:59


 【知道自己说错了话,跪在了大姐面前】大姐,我刚刚说的是气话。父母之仇,明楼岂敢忘。


 


明诚【楼诚】  15:28:21


 大姐,您这是何必?我与金小姐聊的都是些时事,并无其他。大姐,您能替我做这几次的主,难道您让那些姑娘也在我这浪费时间?【看跪在地上的大哥】大姐,大哥他是气话


 


明镜【镜风】  15:28:34


【冷笑】咱们明家家大业大,别说娶一个妾,就算娶十个八个,谁还敢说三道四不成?我本不是那么因循守旧的人,可你明大公子一表人材才貌双全,给你做妾也辱没不了谁


 


明镜【镜风】  15:29:47


【斜眼看阿诚,继续冷笑】我的弟弟,谁能嫁是谁八辈子修来的福气,浪费时间?她们做梦都会笑醒,浪费谁的时间


 


明镜【镜风】  15:31:57


【气到极处,索性一横心,说出等闲万万说不出的违心之言】哪怕你们一辈子没感情,能为我明家留下一儿半女,我明家白养着这位少奶奶,也未必没人愿意


 


明楼【楼诚】  15:34:00


 【看大姐把话说绝,自己却如何也说不出劝阿诚答应大姐的话】大姐,父亲没有纳妾。我如果破了这个例,让明楼如何对得起父母亲。


 


明诚【楼诚】  15:35:13


 大姐,没有感情,哪来的子女。【索性跪在大哥身边】大姐,您这是在逼我。


 


明镜【镜风】  15:35:24


【恨不得一巴掌扇在明楼脸上,终究还是没舍得,声音一下提高】你敢说出娶汪曼春的话来,就不怕对不起父母吗?


 


明镜【镜风】  15:37:07


我是在逼你,不只在逼你,也在逼明楼…你们,你们一个两个骗我,什么事都瞒着我,我苦力支持这个家,放弃了自己的一切,是为了什么?!就是为了你们这样骗我吗?!


 


明镜【镜风】  15:41:01


我咬牙撑到今天图的什么?家国罹难,明家的家业,说不定哪天说散就散了,你们当我真的在乎明家有没有后吗?到头来,我只有你们兄弟三个。你们俩又做着…又做着那么…辛苦的工作…我贪心,就盼着你们能过的好,万一哪天我不在了,你们也能有人照顾…【泣不成声】


 


明楼【楼诚】  15:42:05


 明楼知错,大姐,我刚刚那是被你逼得着急了口不择言。【突然想到了什么】大姐,我看等年底阿诚替您管了家业,倒是您该给自己找个伴了。【拉住了大姐的手】


 


 明镜【镜风】  15:42:37


你胡说什么?


 


明诚【楼诚】  15:42:41


 【心下一惊,自己瞒着大姐的事情除了工作,也只有大哥这一件了。看人这架势应该也不是工作问题,想起刚刚听到大哥说的与自己之间什么也没有,只怕是自己对大哥的心思被大姐摸清了,咬咬牙】大姐,我跟大哥什么也没有瞒着您。


 


明楼【楼诚】  15:43:14


 【听了阿诚的话心如死灰】


 


明楼【楼诚】  15:46:41


 【甩了一下头让自己从阿诚刚才的话中回过神,对大姐质问】跟着您保护您的人说,您三番五次与王天风见面,大姐,那您是不是又有什么瞒着我们呢?


 


 明镜【镜风】  15:50:37


【虽然早料到会被问到这个,但还是惊了一下。想到明楼连这个都问出来,更肯定自己的猜测。这个弟弟,若不是被戳到痛处,绝不会慌又抬出汪曼春又逼问王天风…在看阿诚偷眼看明楼的眼神,突然心如死灰,禁不住长叹一声】你们两个,还真是有默契…明楼,既然你问了,我就告诉你,我是认识那个人,虽然他的名字你说了我才知道,但他这个人,我两年前就认识了。我跟他的事,也没打算瞒你们,只不过眼下我自己有别的事要担心,没来得及跟你们提罢了…你也不必一副抓到我把柄的样子…




明镜【镜风】  15:55:15


【说完一大段,喝了口水,头疼反而轻了些,转脸看阿诚】阿诚,你没有事瞒我?那好,我问你,你跟金小姐说你有心上人了是吧,什么时候能带来给姐姐和你大哥见见?


 


明诚【楼诚】  15:59:07


 大姐,我……【本想说那是为了诓金小姐的,可若是说出来大姐怕是不会轻易放过,只能先应下】知道了大姐。


 


明楼【楼诚】  15:59:55


 大姐,您认识他,您又不认识他?那您怎么就与他频繁见面了?!【看大姐把话头转向了阿诚,手握成了拳,紧了紧,故作轻松笑问】是吗?阿诚同金小姐说自己有心上人?我倒是疏忽了,亏得阿诚日日在我身边。


 


明镜【镜风】  16:01:02


好,既然如此,你今天晚上就带人来吧,只要那人是正正派派的人家,我就不会阻拦你们


 


明镜【镜风】  16:02:28


至于我和那位王先生的事,等阿诚的事情解决了,我会告诉你,你不用急,我说了不会瞒你,便不会逃避话题,我不是你


 


明诚【楼诚】  16:04:32


 大姐,我喜欢的那个人已经明确表明过他对我并无他意,是我一厢情愿罢了。您让我怎么把他带过来?


 


明楼【楼诚】  16:05:02


 我……【无言辩驳,只能把谎说到底】我还是那句话,我没事瞒着您


 


明镜【镜风】  16:05:11


我们明家二少爷要请人吃个饭还有人敢不赏脸吗?


 


明镜【镜风】  16:05:45


【冷哼几声】明楼,你是真不拿我当姐姐了,是吗?


 


明楼【楼诚】  16:35:22


 大姐,如果此事有一个结果,明楼一定不会瞒着您,但是您去问我那些莫须有的事情,我怎么回答您呢。


 


明诚【楼诚】  16:39:04


@明镜【镜风】 大姐,您再给我些时间,要是今晚硬拉他过来,我跟他以后也不用见面了是不是?


 


明镜【镜风】  16:41:56


【听了这话,几乎是失笑了,倒不答阿诚,转向明楼】阿诚是跟了你太久,这玲珑心思都被你占了么?还是说这上海滩里,还真有我明镜想请还得“硬拉”来的人?!


 


明楼【楼诚】  16:44:45


 【有些难以置信地看向阿诚,问】原来你还真的心上有人,看来是我疏忽了。【跪好了看着大姐】大姐,您别操之过急,既然阿诚说给他些时间,您也不急于在今晚非要见到那个人不可。


 


明镜【镜风】  16:45:28


你这话说错了,我还真是非见不可的


 


明楼【楼诚】  16:48:18


 【为难地看着两人】


 


明镜【镜风】  16:48:20


@明诚【楼诚】 我晚上会在荣顺馆订好位子,恭候你这位大人物的大驾,我倒要看看,究竟是谁敢连我明镜的面子都不给


 


明诚【楼诚】  16:49:23


【低头握紧拳头不做声】


 


明楼【楼诚】  16:50:02


 【看着阿诚,温言】走吧,我陪你去请,大不了以我的名义请就是了。大姐,我们能起来了吗?


 


明镜【镜风】  16:50:17


【吵闹一场,感觉轻松不少,想到苏医生在等着自己,也确实得让她给查查自己最近心口疼的厉害是怎么回事,瞟了两人一眼】都起来吧,弄的跟出了多大事要动家法一样


 


明镜【镜风】  16:53:38


【坐起身来,整整衣领和头发】苏医生不是来了在外面等我?我跟她去诊所看看,你们也不用送我了【经过明楼的时候,很小声,却又让旁边阿诚能模糊听到的声音说道】你没有事瞒我?你那天在书房打盹一直喊阿诚的名字,眼泪都流出来了,是为什么?【说完不看阿诚,径直走了出去】


 


明楼【楼诚】  16:53:49


 【赶紧把阿诚拉起来】


 


明诚【楼诚】  16:56:49


 【借着大哥的力站了起来,听到大姐的话后不敢相信地看着大哥,喉结上下滚动了几下】大哥,先喝些水吧


 


明楼【楼诚】  17:01:10


 嗯【点了点头,语气不咸不淡地问】是哪家的小姐,我们现在就去请吧,我同你去。今晚要是请不回来,估计谁也进不了家门。


 


明诚【楼诚】  17:06:41


 大哥,大姐刚刚说的,是真的吗?


 


明楼【楼诚】  17:31:34


 【看着阿诚,淡淡地笑】我不知道,大姐不是说了我睡着了吗?【突然问道】Et toi, t’espère que c’était vrai ?(你呢,你希望是真的吗?)


 


明诚【楼诚】  17:39:04


 我......我希望是真的。但大哥也不小了,说梦话这个习惯可不好【看着人】大哥,我没有喜欢哪家姑娘,所以这人,是请不来到的。


 


明楼【楼诚】  17:46:27


 【像是一直被冰冻的心突然化了,水流一涌而出,抨击着整个心脏,尽量平静自己】那我只能回答你:日有所思 ,夜有所梦。你记不记得我们在巴黎的时候读雨果的书:Aimer, c’est savoir dire je t’aime sans parler (爱是我未开口你已懂我)。


 


明诚【楼诚】  17:52:40


 记得。【再开口时声音微颤】我也记得大哥曾经说过,长兄如父。如兄如父,我怎么能不爱你?


 


明楼【楼诚】  18:19:30


 【原来是自己会错了意,心脏钝痛,点了点头,笑】我知道了。大姐把你逼到这个份上,今晚恐她也无法了。现在我们该想想怎么哄大姐了。


 


明诚【楼诚】  18:53:37


@明楼【楼诚】 大哥,我跟金小姐之间没有什么,以后也不会有。【深吸口气】那句我有心上人是真的,并非诓她或者大姐。我……我爱他,或许是在他当初破门而入站在我面前的那刻,或许是在他掰开手里的饼喂我的时候,或许在他给我洗澡擦药问我疼不疼的时候……大哥,我爱你,在你被人捧着,喊着明长官的时候,或者在你被不明真相的人戳着后背骂是汉奸走狗的时候,我都爱你。【抬头看人】大哥,你问过我有没有想过情爱之事,可是大哥,我的家国是你,天下也是你,你要我如何再去爱别人?


 


明楼【楼诚】  19:35:24


@明诚【楼诚】 【已经坠到谷底的心被拉了上来,静静地听完阿诚的话】你知道你同意大姐去相亲的时候,我就在想,等你成了家,我就可以死了心,永远做你的兄长。你和明台都成了家,大姐也不会再逼着我,等有一天一切都伪装不下去的时候,即使我牺牲了,也没有什么牵挂。【苦笑】我本打算一辈子都不让你知道,当然我也从未敢妄想你对我有同样的情感。看来是我一直将自己困在自己的世界。【思索了一会】现在想想,其实你对我说的话,只要我稍稍留心,就能发掘线索,只不过我一直觉得那是自己的痴心妄想。更甚,在这之前,我们是兄弟家人,这样的感情终究是不为世人所容,所以我更是不敢想了……




【然后,小剧场里开始放烟花】


【再然后,明家大姐至今还没吃饭】


【要知大姐晚饭究竟吃成没有……】


【我也不知道有没有后续】


【今日明家小剧场到此结束】


【再次感谢收看】


————————————




以下广告


————————————


【谭赵】没有烟总有花(目录)


【牧川】斜阳影里(目录)


【策刀/现代AU】最酽红(目录)


【牧川/牧泽/现代AU】暗夜踽凉(目录)




想看其他故事,请戳【苏七讲故事总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