古小川妹妹^u^

我的头像可爱吗?

【忍迹/冢不二/藏谦/真幸酱油】相遇彭贝利10

前言:

好久不更新这个了希望大家剧情还能接的上orz


#地名注释:

画眉田庄:已故忍足夫人的陪嫁,由忍足侑士继承,转赠给了忍足谦也,距离彭贝利20英里。

尼德斐庄园:白石家的老巢。

罗辛斯庄园:忍足的外祖,梅桓公爵家。【传说中的墙壁都贴金的巨型地产】


#身份注释:(此处划重点啦)

其实这篇文里面的设定就是,忍足家是好有钱好有钱好有钱的生意and地主人家,只不过没有爵位,但是忍足老妈的娘家是公爵,so忍足家几位小朋友的出身还是很牛逼的。

白石家:白石爹妈也是比较有钱的地主而且在城里还有产业,而且年轻时期主要在城里活动,所以在城里的上流社交社会有一定地位,然而白石藏之介比较牛逼的是他是自己在城里读书的时候,才华横溢到惊动了王室然后召他觐见。

迹部家and手冢家and白石家情况差不多,只不过手冢去过城里读书,迹部在家自学成才orz。

不二家:不二家是南边的地主,家境也和手冢他们差不多,他爹妈过世以后他是唯一继承人,但是不二未满21岁,也就是未成年,所以由他的叔父婶母代为管理财产。他的叔父婶母也没有小孩,将来他们的财产也全部由不二继承。

幸村and真田家:幸村是忍足的姑表兄,那也就是讲幸村他老妈是忍足家的女孩=有钱。真田家比较复杂,他祖父是军人,有侯爵位,但是继承者是他大伯,真田的老爹在军队也有军功后来被王室封了伯爵,真田就成了伯爵位的继承人。

好复杂orz大家看懂了吗?


#人物年龄更正,由于一开始我写的时候压根没考虑后来剧情的发展,所以人物年龄的设定上出现了一点BUG,现在在此更正重复一遍。


忍足侑士28A ,忍足谦也20B,忍足翔太15A,忍足惠里奈30O

迹部景吾23O ,手冢国光23A ,不二周助21O ,白石藏之介23B

幸村精市30O,真田弦一郎30A


谦也和白石.......!有!钱!收我做小三怎么样?

以下正文

--------------------------------------


【那你什么时候才打算考虑你自己呢?】


忍足只是半玩笑半认真的这么一问,迹部的脸上就受不住了,他假装没有听懂忍足的话,说是还没向谦也道喜,说完便红着脸飞快地跑出了忍足的书房。


他才一出门就撞上了正要敲门的管家,管家扶助了快要跌倒的迹部,而迹部连一句谢仍未来得及说,自己便脸红着跑得没影了。


管家扣了三声门,过了两秒才得到了忍足的回答,进去后却发现忍足的脸色也如同迹部一样色彩缤纷,尽管他已经克制地在管理自己脸上的表情了。


【侑士少爷,是有什么喜事吗?】管家和蔼地笑着,忍足侑士是她服侍着长大的少爷,纵使忍足平时总是一张扑克脸示人,但忍足细微的一颦一笑,她仍然能够敏锐地观察得到。


【谦也先生和白石先生订婚了,就在刚才,白石先生来征求我的同意,我点头同意了。】忍足没有再掩饰自己的笑意,他是发自心底的为谦也能够找到白石这样优秀的伴侣而感到高兴。


管家双手合十在胸前,感叹道【感谢老天!彭贝利可许久没有这样令人高兴的事儿了。白石先生可是出挑的人才,我听说他在城里也是颇有名气的。】


【是的,白石家本来在城里就还置办有些产业,但他更多的是因为在城里念书的时候以完美的才华而惊动整个王城,他十八岁那一年就因为才华出众已经得到了宫里的召见了。】忍足又补充道。


【那依您看,白石先生未来很有可能被宫里封爵了?】管家问道。


【封不封爵位的都是次要,关键是谦也与他在性情方面很是投契,而且我认为他也能守得住白石家的产业,再加上母亲从外祖家继承的,他们以后要管理的产业可不少,谦也虽然这两年长进许多,仍是不够沉稳,有白石在他身边,想来也没什么问题了。】


【那您打算让他们什么时候举办婚礼?谦也少爷成婚之后,可就要搬离彭贝利了。】管家说起这个,仍有些不舍。


【母亲陪嫁的画眉田庄距离彭贝利也不过二十英里,那块地产我打算留给谦也,至于等到翔太以后结婚的时候,再重新为他置办一座庄园也不是不可以的......不过我估摸着谦也和白石都更喜欢城里的生活,白石家在城里有房子,我想他们以后多半会在城里生活,再说,白石虽然不是独生子,但他还有尼德斐庄园可以继承,就是尼德斐里这里有点远。】


管家用手绢捂着嘴笑了,又对忍足道【您也想得太远了,翔太少爷今年不过十五岁,那谈婚论嫁都是好几年以后的事情;比起这个,您还是想想您自己吧。】


【那你什么时候才打算考虑你是自己呢?】


忍足又在脑子里回放了一边自己刚才追问迹部的话,还有迹部答不上来,羞怯慌张而逃的样子。


要等到那个人开始考虑他自己,我才能考虑我自己呀。忍足很想这么回答管家,但是想想还是作罢,有些事情不必太早说出来,加上在曼菲尔德时候向迹部求婚遭拒经历,忍足其实对自己也并不是那么的有信心。最初在彭贝利遇到迹部的时候,忍足只是希望自己能在迹部跟前能在表现得好一点,让他对自己在罗辛斯的时候产生的糟糕印象有所改观;然而通过这段时间的朝夕相处,忍足发现自己一直隐藏在心底的情感并无半分改变:迹部景吾仍然是他想要追求的伴侣。


既然心底的愿望已经藏不住,忍足在迹部面前的表现也就更加直白。在他二十多年的人生当中,迹部是他第一个想要追求的人,然而毫无感情经历的他,一开始就用错了方式,再加上两人阴错阳差第一次在狩猎围场中的相遇,那也就注定了他们两个道路充满了戏剧色彩。


迹部一路快步地小跑下了楼,一直听到客厅里传来了另外几个人欢快的说笑声,他才开始放慢了步子,扶着楼梯踱步走下楼。


手冢和不二刚从外面回来便碰到了一起下楼的白石和谦也,白石立马与他们分享了这个喜讯,不二和手冢连忙向他们二人道喜,接着不二又开始向两人盘问起来,是谁主动提出的求婚等等问题;白石和谦也虽然有些不好意,却也一一老实作答;手冢脸上的表情看起来比平时略略生动些,但其实他也是好奇这些问题的,偶尔还附和两句,整个客厅里都是快活的空气。


谈笑间是白石先看见了台阶上的迹部,由于刚刚一路的奔跑和害羞,迹部还微微喘着气,其他几个人也朝他看了过来。


【迹部,你怎么一个人?】白石笑问道。


【我是来向谦也道贺的!】迹部没有回答白石,但是却面红着为自己辩解道。


【噢,刚刚在书房时候你不是和侑士在一块儿嘛,还以为你们会一块儿下来向谦也道贺。】虽然白石也不知道是什么缘故迹部一个人下来,但他也是有心逗逗自己这位不坦诚的朋友。


【原来你跑到忍足书房去了,怪不得这些天总不见你呢。】不二瞧着迹部的神情也猜出了个大概,跟着白石一块儿挤兑他。


迹部干脆扭头不理这两个拿他找趣儿的人,走到谦也跟前上前拥抱了他并祝他跟白石幸福。


谦也向迹部表示了感谢,机灵的他却话锋一转【可是,侑士呢,他怎么没和你一起下来?】


迹部可没想到谦也会追问他。


迹部灵机一动想到了忍足没来的理由,却急于解释被自己呛了一口,导致了口齿不清【他,他他他,刚才管家上去找他去了!】


【噢。】四个人纷纷点头,却面上都摆出一副“那你着急什么呀”的表情看着迹部,诡异的表情让迹部觉得好像是自己做了什么坏事,气得只想跺脚,还好这个时候忍足侑士下楼来了,四个人才收起了刚才的表情。


【谦也,恭喜你。当然,还有藏之介,再一次祝你们幸福。】忍足低沉稳重的声音在迹部背后响起,但也掩饰不住自己的喜悦之情,他一贯严肃的而高傲脸上浮现了一个亲切又幸福的笑容。


之后客厅里的话题重心就又回到了刚订婚的恋人身上,一直到众人用完晚饭各自回房,除了不二偶尔胆敢正面侧面的忍足侑士与迹部之间的事情,却也都被迹部三言两语糊弄了过去。忍足不是听不懂不二的话,只是一切事情都未尘埃落定,他要尊重迹部的意见,便不敢开口多说什么;然而迹部的每一句话,每一个表情,全被忍足看在眼里,对此他不知道自己是该高兴还是不该高兴。


次日早饭的时候忍足收到了一封信后就吩咐所有人不要出门,因为有客人要来,而自己却不知道跑到哪里去了,没和迹部单独说一声,连午饭也没有回来用。然而到彭贝利以来迹部已经习惯于由忍足领着他进餐厅,于是今日迹部只好一个人一个人去了餐厅,看起来有些没精打采。众人看迹部情绪不高,也没再拿他来打趣,刚吃过午饭,不二为了让迹部找点事儿做,便邀请他来牌桌上对战,玩起了二十四点,手冢端着杯咖啡在旁边观战,而白石和谦也则是站在窗边说起了甜蜜的悄悄话。


【谦也少爷,先生们。】管家进来行了个礼【真田先生一家到了。】


【藏之介。】谦也摇了摇白石的手臂【走,我们快出去迎接他们。】说完两人就先牵着手出去了。迹部他们也丢下手里的牌,跟着谦也白石一道到门廊上去了。


门前的台阶上,彭贝利的佣人们早已全部出来列成了队站好,管家站在了队伍的最前面。等到谦也一众人走到台阶底下的时候,三辆全是栗色壮马拉着的四轮马车就驶入了通向宅子前那一条宽阔的林荫道。


第二辆马车正好停在了宅子的正前方,迹部注意到那一辆都要比其次两辆看起来更为精美华贵,车厢也更宽敞,想必这一辆定是载着真田伯爵家的人了。每一辆马车前后都共有四名马车夫,他们都穿着统一的枣红色制服,看上去精神极了。当车子停稳当了,后面的两名车夫便立马跳了下来,摆上了脚凳,再打开了车门。


忍足最先从车里下来了,跟着忍足下来的是一位剑眉星目的高大男子。迹部承认,忍足侑士虽然气宇轩昂,然这位身先生的身材较忍足的更为健硕,眉目间的神色也更威严,想必定是忍足提过到过的真田伯爵的继承人,真田弦一郎。真田下车了以后,转身将手伸给了车里的人,一位还穿着披风的先生,扶着真田的手下了车,想来便是忍足的表兄幸村精市了。除此之外,剩余的几架马车便是装载着行李,还有真田的秘书和随从们。


幸村精市与自己一贯严肃的忍足侑士不同,面上总是带有淡淡的微笑,不过他眼神中那种拒人千里的感觉倒是跟自己第一次初次见面的忍足感觉挺相似的。


谦也先迎了上去亲热地和与自己的表兄打了个招呼,其余的人也分别向彭贝利的这两位贵客致礼,一众人便一起回到了客厅。


真田替幸村解下了披风递给了站在一边的管家,管家行了个礼退下后又吩咐客厅女仆赶紧端来茶水。迹部仔细观察了彭贝利的佣人们,可能是因为真田和幸村的到来,倒是要比平日里更谨慎的样子。


迹部心里暗自琢磨着,可能这才是忍足家的人本来的样子吧,如此一来那位威严的伯爵继承人倒是与幸村相配得很。但又想到谦也在这种环境下长成如此开朗且不拘小节的性格,想想也真是奇怪。


而这边忍足已经向真田和幸村介绍起了白石,幸村在来的路上已经接到信得知谦也订婚的事情,正想着要好好见见谦也的订婚对象。刚才匆忙间没注意到这个人就是白石,只觉得并不面生,真田提醒了他一句【我们在宫里觐见陛下的时候与白石先生见过面,那已经是五年前的事情了。】


幸村恍然大悟,对着白石语气也更亲切了些【竟想不到如此有缘,早就想着与白石先生在绘画上多多切磋,只是我不大到城里去,故而见不得白石先生,没想到这下倒成了一家人。】幸村身边的真田也在一旁点头表示同意,两下里又少不得互相客气的恭维了几句。


忍足走到了迹部身边,又道【这两位是藏之介的朋友,同他一道来夏季旅行的,迹部景吾和手冢国光。】比起白石,忍足对迹部的介绍很简单


【这位呢是不二周助,以前你们应该见过,不过那是很多年前了,估计你们也认不出来了。】忍足最后才介绍了不二。


【上次见面你可还是个小孩子,的确认不出来了。】幸村倒是上前拍了拍不二的肩膀。


由于旅途的奔波,这一日幸村和真田很早就回房歇下了,未与众人多做交谈。而往后几日,迹部不是躲在藏书室里看书就是待在自己房间里写写画画的,除了吃饭喝茶,并没有再与幸村和真田碰面。闭塞世界里的迹部,并不知道自己对于真田夫夫二人身上那种生人勿近的气质多半是源于自己主观的臆想和判断,而他也不知道,手冢碰到了真田倒是找到了为数不多愿意和他玩西洋棋的人;而幸村也同白石,有谦也还有不二搭乘小马车围着彭贝利的大湖边晃悠,遇到了心仪的景色便停下来支起了画板;而忍足呢,还是和往常一样一个人忙忙碌碌的。


这天迹部自己在房间里待不住了,一个人在花园里散散步,幸村独自在一楼的廊子上支着画板画画,他看到迹部走近,向他招了招手示意他过去。迹部出于礼貌,也决定过去跟幸村打个招呼。


【早就想同迹部先生聊一聊,只是一直都不见你。】幸村放下画笔,到旁边的小桌上招呼迹部喝茶。


【我比较怕热,不大爱出来活动。】迹部只得找个借口为自己开脱。


【谦也订婚的事情真令人高兴,迹部先生与白石是从小认识的吗?】幸村找了个话题与迹部聊了起来。


【是的,从小认识,我们都住在一个教区里。】


【说来也真是奇怪,忍足家的男孩子们第一个订婚的居然会是谦也,这倒是我没有想到的。】幸村慢悠悠地说道【去年的时候,我记得谦也写信给我说,他们的舅母,罗辛斯的梅桓夫人倒是想把自己的侄女三浦小姐介绍给侑士,但却没有后文了。】


【家长里短的事情,谁说得准呢。】迹部听到罗辛斯便有些不自在,便随便找了句话搪塞了回去。


【不管怎么说,侑士是忍足家的继承人,总要找到一位合适的才好,其实三浦小姐倒也算是门当户对了......】幸村自顾自的说了起来,当然,幸村并不知道忍足和迹部之间的事情。但他这副为自己表弟的婚事操心的神情,倒是和迹部替白石和手冢操心的时候非常相似。


迹部只在一旁听着幸村絮絮地说着,表面是聚精会神,还偶尔点头表示同意,然而心里却有一阵说不出的不舒服。


这时管家来了,她身后两名女仆手上抱着两卷东西。


【迹部先生,我想来问问您,晚宴时候桌布要用哪一种。这些都是布样。】说着两名女仆便打开了手里的布卷,递到了迹部的跟前。


迹部一下子还没反应过来,也没去看女仆手里的布样。管家又道【侑士少爷吩咐过,凡是他不在家里的时候,关于舞会的事情,都请您来拿主意。】


幸村顿时恍然大悟,一副了然于心的样子看着管家,使了个眼神。


管家做出为难的样子【这个桌布请您快点决定吧,这样我也好让人翻找出来洗干净。少爷今日又到画眉田庄去处理事情了,还指不定什么时候回来。】


等迹部选完桌布,管家离开后,迹部本也想要告辞回房,幸村却突然挑起来另一个话题。


【啊,说起来,谦也和白石在彭贝利相遇可算是一见钟情,最后结成良缘。但是迹部先生可能还不知道吧,彭贝利可真是好地方。】幸村颇耐人寻味的看着迹部,看迹部疑惑的样子,便不在卖关子【我和真田也是在彭贝利认识的,那时候我们十岁。等到我们十八岁的时候,也是在彭贝利订的婚。】


迹部不明白幸村为什么突然跟他谈起了这个。


【那迹部先生有没有可能也在彭贝利订婚呢?】



10完。


又是潦草收尾啊我晕。



评论(19)

热度(3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