古小川妹妹^u^

我的头像可爱吗?

【忍迹忍/日岳酱油】小宿舍轶事3

小宿舍轶事3
前言:在大巴上手机码字,进入了捷克都是丘陵,绕弯绕得我头晕眼花,将就一更,将就一看吧。
本次更新日岳戏份较多,但是主吃忍迹也别着急,看到末尾有惊喜,耶!
——————————
17.

话说迹部领着岳人同学到日吉学弟那儿当面致谢时候,岳人同学突然意识到日吉同学可是英文系的学霸,于是拐了弯抹了角的跟日吉同学交换了微信,并借口自己【四级考了两次都没过】的理由隔三岔五地在微信上骚扰骚扰日吉同学。
我们日吉宝宝是个正直而又热心助人的好孩纸,对于岳人学长的求助也是耐心地一一解答,毕竟遇到自己专业的问题,日吉也就顺便刷一波成就感了。
其实岳人一开始也没想要撩日吉来着,他只是纯粹想要抱个大腿把自己的四级过了,虽然同宿舍三位大神的英文应试水平也还不错,然而他们轮番上阵给岳人同学言传身教后依旧没有收获,岳人就想着要自己找出路。
这一来二去的岳人觉得不好意思,他想请日吉出来吃个饭或者喝个奶茶道谢但又突然脸皮薄。迹部笑他平时没个害臊这时候怂了,又看他为此是辗转反侧,便提醒他可以宿舍聚会去森林公园烧烤的时候邀请日吉来,反正谦也也会来,人多不尴尬,岳人一拍大腿说好主意,就屁颠屁颠地给日吉发信息去了。
那次烧烤大家玩得很尽兴,日吉起初知道迹部和忍足之间的关系时候还有点点惊讶,感觉就是好奇宝宝打开了新世界的大门,白石蹲在炉子边烤鸡翅,漫不经心地在说了句【男生女生反正不都是人嘛,喜欢哪个不行呢,大家自由平等博爱嘛。】遂想通,然后自然而然地接受了这种设定。
烧烤回来了以后日吉跟岳人的联系频繁了起来,平时看着表情老气横秋严肃正经的日吉也渐渐地开始会主动约岳人出去吃饭,虽然整个“约会”过程中基本都是岳人在说日吉再听,但是日吉高兴。
岳人也挺高兴的,日吉的长相和气质还有性格其实是他的type,这事儿他悄咪咪地跟忍足说过,但忍足也说他看不出日吉是直的还是弯的,于是乎就这么拖着吧,抱着大家能处一日算一日的心态,岳人并不会因为摸不清日吉的心意而拒绝他的邀约。忍足跟他说,如果有一日日吉找到了小女友,就免了这个心思,把他当作小学弟好了。所以岳人即使垂涎日吉的美色,也在心里有所保留,并没有放任自己去喜欢他。


18.

圣诞节的之前一周的时候日吉照例给岳人补习英文,那天他看起来似乎不大平静。
这时候天气已经挺冷了,但是这个城市的初雪还没有到来,岳人穿着一件暗红色的高领毛衣,坐在暖洋洋的咖啡厅里,跟日吉并排坐在落地的玻璃窗前的高脚凳上,双脚勾着垂吊在半空,一前一后地晃来晃去,埋头应付着那些令人头痛的英语文章。日吉穿着一件白色的衬衫,套着一件深灰色的毛背心,他双手捧着咖啡杯,歪着脑袋,视线全部集中在岳人的身上。
如果从窗外的玻璃窗看去,整个场景温暖而明亮。
他犹豫不觉了很久,突然他捧着杯子的双手紧了紧,鼓起勇气问道【岳人学长平安夜晚上有什么安排吗?】
日吉的语速很快,这是他下了很大的决心才问出口的话。岳人本来正聚精会神地读着文章,他本来听见了日吉的问句,但又不敢相信,便回过头来看着日吉。
【你问我什么?我没听清。】
日吉转过头,盯着自己手里的杯子,又小声地问了一遍。
岳人挺惊喜的,虽不是什么情侣间的约会但是美男相伴,自己何乐而不为呢,他立马爽快地答应了。
岳人回宿舍后告诉everybody自己平安夜晚上有约了,迹部和白石和谦也是不知道岳人看上了日吉这回事的,原本正勾肩搭背在电脑前研究刀塔攻略的三人均目瞪口呆地望着岳人,只有倚在床上看小说的忍足笑着说了句【那祝你玩得愉快呀。】

19.

岳人挪到忍足床边,那边三个人从惊吓中恢复过来以后又接着盯着屏幕研究刀塔技术去了,外放开得老大老大声的。
忍足看岳人做贼似的猫腰过来,就知道他一定有悄悄话要跟自己讲,连告诉迹部都不让的那种。
忍足索性合上了书本,坐起身来用眼神问道【是不是你约的人家?】
岳人看到忍足颇为玩味的笑意,斜了他一眼,坐到了床边小声说【是日吉先提出的……】
【喔( ゚д゚)】这倒是令忍足有些惊讶,但又不得不羡慕岳人的幸运,当时自己可是暗恋了迹部多久,又正面侧面的敲击了迹部多久才得来迹部的一句表白。而迹部跟日吉的类型那可差的太远了用脚趾头想想都知道。
忍足听着岳人兴奋地絮絮叨叨地在和自己说了什么,双目却盯着电脑桌前迹部的背影出神,思绪回到了他们确认关系的那一晚。

20.

那天晚上迹部借着自己喝高了要忍足背着他从体育场一路到了酒店房间,刚进了房间忍足要把他放在床上的时候,他勾着忍足脖子的双手一使力把忍足拽到了床上,然后趁着忍足还没反应过来,就一个翻身把忍足压在了下面。
【喂,忍足侑士,你是不是喜欢我?】迹部跟忍足贴得很近,他嘴里全是酒气。
忍足觉得他不清醒,不想理会他,翻手就想摁过他【你老实睡觉!】忍足的语气严厉了起来。
迹部不依不饶,忍足根本扭不动这个人,所以迹部仍是把忍足压在了下面,双手野没个轻重摁得忍足的肩膀直发疼。
他把脑袋又凑近了一些,低到两人的嘴唇都快要相碰,迹部湛蓝的眼睛死死盯着忍足,就连视线里带着的锋利都像钉子,把忍足死死地禁锢在他身下。
迹部的声音又低沉了些,喝酒又在操场吹了冷风,他的声音还带着些嘶哑,但这个声音在如此近的距离对忍足说话,不由得让忍足的脊椎骨由下至上的像被一股电流电击了一般似的发麻。
他说【忍足侑士呀,你喜欢我吧……我知道你喜欢我,别问本大爷怎么知道的,本大爷就是知道,而且从本大爷没搬进宿舍以前就知道了,谁让你上大课时候老盯着我看呢……本大爷有那么好看么?唔……本大爷觉得你比较好看……】迹部摁着忍足的手松开了一边,五指张开插进忍足的发根揪了一下,忍足再次感觉自己的尾椎一阵酥麻,身上也无法自控地微微颤抖了一下。迹部嘴上是得意的笑,食指打着圈卷忍足的发尾玩,嘴里依旧喋喋不休【软软的头发,弯弯的眉毛,紫色的眼睛……】迹部每说一处,他的手便滑到那儿摸一摸,想要亲上忍足的睫毛,忍足立马闭上了眼睛。
忍足像是掉进了这种诱惑似的,任由迹部的抚摸和亲吻落了下来。他过热的掌心紧贴在忍足的脸颊上,额头相抵,语气完全没有了之前喝高了胡闹一般的意味,迹部一字一句地问【忍足,你是不是喜欢我?】
【嗯。】
【好巧,本大爷也喜欢你。】
不得不说这个回答着实在忍足的意料之外,平时在宿舍的四个人里他可以任由岳人跟他胡闹,跟白石勾肩搭背,也从来不知道他的性向,虽然两个人上下铺的也是相处愉快,但迹部从没对他流露出一点别的意思,而忍足自己觉得他已经把自己爱慕的情感封闭隐藏得很好了。
在这场内心封闭与洞察锐利的较量中,忍足输了,他只能给迹部一个正面的回答,并在内心祈祷迹部明天酒醒过来不要什么都不记得了。
忍足刚想睁开眼睛看看这个人,嘴唇却被迹部突如其来的吻给封住了,迹部的吻太霸道,简直拧着一股劲,让忍足无从反抗,忍足几次尝试入侵迹部的地盘却都被他更加疯狂地压制回来。
忍足拧不过迹部,索性就绝对地服从他了,转而从侧面对他动手动脚,当迹部的腰在忍足的爱//抚下沉醉酥软的时候,他用力抵着忍足的双肩,扯开了与自己缠/绵/的双唇。
而此时两人除了脸,身体里其余部位,也都紧贴到了一起。迹部感到忍足火热的下身起来了,与自己同样有反应的地方紧紧相贴,忍足盯着自己的眼神也是前所未见的炙热。
他慌忙地一个轱辘爬起身,迹部是喝高了,但他压根没喝醉,看到场面变得如此一发不可收拾,这也是他没预料到的。
他跪坐在床上,看看忍足,又左右张望,完了结结巴巴地来了一句【我……我不知道怎么做的……】
说完便顶着绯红的双颊一溜烟跑进了浴室,只剩下床上错愕的且仍在欲//火中煎熬的忍足。
【迹部景吾!你真怂!】
忍足想骂又吐不出来话,在心里骂了一句,朝着紧缩的浴室门口砸了一个枕头。

———————————
未完

评论(10)

热度(3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