古小川妹妹^u^

我的头像可爱吗?

【忍迹/冢不二/藏谦/真幸酱油】相遇彭贝利11

前言:根本不知道自己写了什么鬼,说好的TF这一章推剧情呢,不存在的。所以这一章没出现的CP就不打tag好了。

主要是为忍足侑士下一章倒大霉做好准备(这插曲又是哪来的我晕)

旅行回来根本不知道自己在写什么了我晕,大家凑合看吧,总之,战线又拉长了。

-------------------------------------------------------------------------



【那迹部先生有没有可能也在彭贝利订婚呢?】


迹部已经不记得自己是怎么把幸村的问话搪塞过去的,总之那日之后迹部比起之前是更加看不见人影了。幸村一开始倒是没在意,后来听不二抱怨总不见迹部的人,却也不敢作声,只是偷偷把自己的猜想跟真田说了,别看真田平时一副气宇轩昂生人勿近的模样,跟幸村关起房门说悄悄话的时候,倒指责起幸村问得过于直白把这位年轻人吓到了。


【你的嘴巴总是比你的脑子先一步行动。】真田换了睡袍坐在床边,听着坐在镜子前梳头的幸村给他讲白天里跟迹部聊天的事情。


幸村放下了梳子,没有起身,只是转过身来看着真田。


【若不是这样,当初也不知道是要拖多久我们才能订婚。】他的目光像是利剑一般,盯着真田,倒是弄得真田的面上有些窘迫的绯红。


幸村轻轻哼了一声,又转了回去继续对着镜子梳头,直到在镜子里发现自己的伴侣来到了他的身后。


真田握住幸村的手,拿过他手里的梳子帮他接着梳了起来,他小心翼翼地,生怕自己手里没有轻重把人弄疼了。幸村知道他总是行动要不言语多,也就没说什么,十分享受地眯起了双眼。


【你是怎么看出侑士喜欢那位迹部先生的。】真田又接着问道。


【我刚刚不是说了吗,侑士吩咐了管家,让迹部去决定宴会用的桌布花色,而且我还听管家说,就连之前的菜单,信函样式,都是问了迹部的意见的。】幸村回答道。


【那又能说明什么?除此之外,我看侑士也没有对他很特别的。】真田显然是对这些家事不擅长,听了幸村一顿叨唠也没明白个所以然来。


【所以说你真是不管家事,不知晓这其中的厉害之处。】幸村拍了拍真田的手示意他停下来,又道【昨天谦也也在家,那为什么不让管家去问谦也呀?】


【话是这么说......可要万一不是真的,你这样问岂不是很尴尬?】


【我那时不是以为他们两已经暗地里订婚了嘛!】


【这种没体面的事情,侑士怎么会去做,而且那位迹部先生,看着就是一位正派人物......】真田倒是义愤填膺地给两个年轻人辩护了起来。


【是是是,弦一郎,你说的都没错,可你知不知道侑士让迹部先生做的是什么事,我当然就直接往那方面想了呀。要知道你母亲在我们两订婚后,结婚以前,这些家事是问都没问过我的意见的。当然了,我并不是说你母亲的做法是错的,恰恰相反,侑士这么做才是不寻常的。现在静下来想想,那位迹部先生,看着年纪太轻,估计同你一般,根本没接触过家事,多半是侑士让他做什么他便应承了去的。】


【原来办个宴会都有这种讲究......】真田耸了耸肩,他在军校毕业后就到兵营里供职,家长里短的事情鲜少过问,也怨不得他不了解。


幸村站了起身面对真田站着,又补充道【也许这事我要单独跟侑士谈谈,如果他们已经私下订了婚,最好赶快公开,不然惹人猜疑也不好。】


说罢,真幸二人便回床睡去了,而在外处理完佃户们的账目的忍足侑士却刚刚回到彭贝利。


忍足尚未来得及解下披风,彭贝利的书房女仆便已经候在了门厅的台阶下,看到忍足进门,立马迎了上来。


通常这个时候,除了守夜的佣人,彭贝利的佣人们都已经回到各自的房间睡下了,再有什么事情也都是先汇报了管家,再由管家来通报自己。忍足觉得奇怪,但也不知道发生了什么事,于是皱着眉头问道【有什么事吗?】


书房女仆是一位面善但瘦弱的女人,这样的事情显然她也是第一次遇到,慌张之下便忘了去找已经睡下的管家夫人,选择自己守在门厅里等待主人归来。


【请您跟我到藏书室去看看吧,迹部先生他......】


【他怎么了?】未等书房女仆把话说完,只听见迹部的名字,忍足便慌张地问道。


然而书房女仆并听不出来忍足的语气是慌张,误以为自己主人着急的语气是动怒的表现,她连忙对忍足说道【请您随我来吧。】说完便想要在前面带路。


可忍足走路的速度瘦弱的女仆如何能赶得上,他疾步往书房的方向走去,连披风和手套都还没有解下,等到书房女仆走到藏书室的时候,彭贝利的主人已经在藏书室里找到了睡着的迹部景吾。


彭贝利的藏书室非常大,书架一列列的排开去,只空有一些地方摆上扶手椅和茶桌供人在里面看书。湖区的夏天本就比其他地方凉快,入夜以后甚至有些许寒意,藏书室的窗子半开着,流入一股寒气,桌上的蜡烛灭了几根,剩下的也快要烧到了尽头。


并不明亮的烛光晃在迹部脸上,他的呼吸很均匀,但因为周围的空气的寒意而一个劲的往椅子里缩。忍足两手撑在椅子的扶手上,嘴里喃喃道【又在这儿睡着了......】


他解下披风给迹部盖上,又去把那扇半开的窗子关了起来,书房女仆还在一边听候主人的吩咐。


他们走到了藏书室的门边,忍足压低声音吩咐道【送一些热茶来吧。】


书房女仆行了礼,便照忍足的吩咐下去办了。


这时书房就只剩下他们两个人了,这里安静得似乎都能听得见花瓣掉落的声音。忍足走近了迹部睡着的扶手椅,本想借着昏黄的烛光,在一旁坐下来好好看一看心里暗自爱慕的人,等到迹部自己醒了,再送他会房间。当他刚想坐下,就看见迹部身子却又往椅子里缩了些,虽然他盖着披风,但必定是之前开着窗户睡有些着凉。


忍足这下子就为难了,他不想把迹部叫醒,扰了他的清梦,一时间又不知道如何是好。他的眉头更紧了一些,似乎想到了什么主意,却又自己否认掉了。


他犹豫地伸手将迹部的肩膀扶起来,胳膊环过迹部的肩膀让他把脑袋歪在自己的肩颈处,又用另一只胳膊勾住了他的膝窝,将整个人抱了起来的时候......


迹部睁开了眼睛。


照理说,陌生的气息与自己如此贴近,人醒过来的第一反应就是把自己与这种气息拉开距离;然而迹部睡眼都没完全睁开的时候,他就察觉出来身边的这个人是忍足了,忍足的心一下子悬到了嗓子眼,抱着迹部的双手都有些颤抖,却不敢贸然把人放下,就这么僵持着。


迹部人没有完全清醒,声音很小,还有一些迷糊,他似乎还没有意识到自己被眼前的人抱了起来,只是仍带着困意地问了他一句【你回来啦?】


忍足轻轻嗯了一声算是回答。


老天知道,忍足看似平静的嗯了一声,花费了多少力气开克制自己内心的激动与喜悦。迹部半清醒间开口问的这句话,让忍足一扫白日里处理各种事物带来的倦意。


感觉迹部在他的怀里又要睡了过去,忍足紧了紧抱着的人,但这个动作却让迹部意识到自己被忍足抱着的事实。


迹部伸手推了推忍足,似乎并没有感到太意外,也没有觉得太难为情,他的声音也清醒了些对忍足说道【把我放下来吧,我可以自己走回去的。】


【好。】忍足便轻轻把迹部放了下来【我送你回去吧。】


迹部点了点头算是应允,挽上了忍足递上的手臂。出门的时候两人碰上了送茶来的书房女仆,忍足便吩咐她把茶直接送去他屋子就好。


从藏书室到迹部住的客房有一小段距离,彭贝利的走廊总是点着蜡烛,灯火通明的,两人的脚步并不快,却也一路无话。到了门口的时候,忍足替迹部打开门,迹部先是走了进去,想想应该说些什么,又折了回来,双手撑在门框和门边上,看着忍足。忍足一直都没走,本打算看迹部进屋后就替他关上门再离开,没想到迹部又折了回来。


两人隔着门框与门边拉开的那点间距对看着,忍足十分耐心地在等着迹部开口。


【晚安。】迹部犹豫了半天,他低下头,也没看忍足,小声地向他道晚安。


【嗯,晚安。】忍足回答,视线却从未离开过迹部。


【我看你走了我再关门。】迹部又道,他还是没看忍足。


【好吧。】忍足同意了迹部的这个要求,虽然迹部还是没在看他,但自己也只能转身离开。


听到忍足离开的脚步声后,迹部才肯抬起头来,目送忍足的背影消失在走廊的拐弯处的时候,他才轻轻地关上了门。


而忍足刚一拐弯,这边房间的方面就突然嘎吱打开了。


走廊上本只有自己的脚步声,忍足确实被吓了一跳,披着晨衣的真田端着烛台从房里走了出来,看见忍足在这里也是惊讶。


【弦一郎,怎么了?】忍足先缓过神来问道。


【精市想喝水,屋里没茶水了,估计上夜的佣人睡着了,怎么拉铃都没见人来,我正要到厨房去给他拿一些。倒是你,这个时候你怎么在这里。】


彭贝利主宅的西厢是客房,忍足侑士的屋子在东面。每天晚上上夜的佣人,则专门有一间屋子,主人一旦摇铃就能听见。


真田显然是想到了睡前幸村的那一通头头是道的分析,既然幸村明日都要找自己表弟来盘问,自己索性不要再过问了,于是未等忍足解释,又拿出兄长的慈爱模样催促道【很晚了,快回屋睡吧,我去寻了上夜的佣人吧。】


【好的,那晚安了。】


两人互相道了晚安,忍足便往东厢那边去了,虽然被真田撞见让他内心有些紧张,感觉像是循规蹈矩的孩子突然犯了错被大人揪到了一般,但是多日来与迹部难得的这点独处时光让他的内心感到无比的轻快。


明天的事情,那就明天再去说吧。



------------------

11完。

评论(20)

热度(3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