古小川妹妹^u^

我的头像可爱吗?

一场婚礼带回的记忆碎片5(未完)

第五章


等到周末结束的时候,白石从大阪返回东京,整个人像是从头到脚的变了,容光焕发,连眉角眼梢都带着喜悦。用不着多问一句,便可知白石家的危险信号解除了。


是了,自从那日手冢正式表明心意以后,不二仍未给手冢一个正式的答复,不过他并不拒绝在这样一个晚上手冢来陪他吃晚餐,所以当白石回到茶馆的时候,是不二和手冢两个人在一块儿等着他回来吃饭的。


【从现在到暑假大约还有三四个月的时间,到了暑假,我爱人和女儿就可以到东京来陪我,你们知道的,她是一名小学教师,好处就是能和学生们一块放假。】白石边帮忙摆碗筷,边说道。


手冢走到白石身边,拍了拍他的肩膀【那你们全家可还得这么分居几个月。】


【那也没有办法,学校的工作不可能说辞就辞,现在没到学年末,也不方便进行人事调动,就算是她调来东京陪我,但是东京的学校哪是那么好调动上来的;至于我这边,新的工作刚干了一个月,也不可能这么不负责任的辞职了。】


【那你们计划以后怎么样?现在只是短时间的分居倒还好......手冢你让让。】不二端上了最后一道菜,手冢连忙在桌子上给不二挪出一个空位,不二放下菜,摘了隔热手套搁在一边【短时间的分居还不要紧,你女儿现在还那么小,小孩儿长时间不在爸爸身边会没有安全感的。就像我,像裕太。我爸在我们小的时候就被派去国外工作了并且在外待了很多年。其实以前我从来对这个也没有什么感觉,就觉得生活就是这样过了,直到去年裕太他也被公司派到国外去了,本来我爸妈的意见是让弟妹和侄子留在国内,但是裕太死活让公司给家属争取了个陪伴签证,全家就一起去了。后来我想了想,大概是小时候的事情让他觉得不安吧。】


【那天晚上我跟我爱人谈到很晚,关于我们三个人的未来,我们大致讨论出两个解决方案。一是她重新到东京找工作,当然我们还得给孩子重新找幼儿园,对于她们两个人来说重新适应跟大阪完全不同的环境都是一个困难,虽然东京人也讲日语。】白石耸了耸肩【但这个方案的好处是我们不必分居两地,不出意外每天都能见面。第二个嘛,我们研究所跟爱知大学联合弄了个项目,正在考虑驻派人选,上头有来问我的意向,毕竟我在东京这边现在也没有负责什么很具体的项目,抽调去名古屋对东京这边项目的进度影响不大。其实跟我留在东京没什么区别,只不过名古屋里大阪至少近些,回去也方便。再或者就是全家搬去名古屋,不过我认为这个选项的可能性不高,毕竟我们两在那儿都没什么人脉。】


生活总是要自己过下去的,白石虽然这么说了,但手冢和不二倒还真不能给他什么意见。


【有什么我们能帮忙的你尽管开口。】手冢对白石说道。


其实这也就够了。


不二打发手冢到冰箱里把那瓶冰镇过的果酒拿出来开了,自己到橱柜拿了几只杯子摆上,然后手冢倒酒。


【打出了大满贯的黄金左手给我们倒酒,荣幸荣幸。】心情轻松不少了的白石,又恢复了大阪人那种诙谐幽默的性格。


手冢看了一眼自己的手臂,又看看白石【左手镶黄金打球的难道不是你?】


白石先是一愣,然后笑了出来。正在给女儿往小碗里拨饭菜的白石太太抬头有些疑惑的看着他。


【你家先生从前可是手上挂着黄金都把我打赢了。】不二笑着解释道。


白石对太太挑了挑眉【早跟你说我的网球不是吹的。】这句话竟然连手冢也赞同地点了点头。


四人举杯庆祝这个难得的相聚,也同时庆祝白石家的这一场家庭危机暂时解除了警报。


白石突然想起了什么,又问不二【你不是说我来之前幸村住在这里吗?今晚怎么没叫他来,我可能都有十来年没见过他了。】


【幸村啊,他从我这里搬出去以后我就很少能联系得上他,他在东京也没什么熟人.......不过今晚的确是我忘记了。要不晚点我给他打个电话吧。】


晚饭以后手冢在沙发跟白石太太谈天,不二翻找出手机给幸村拨电话。


【通了。】电话那头传来嘟嘟嘟的响声,白石也往听筒那边凑了耳朵。


【咱们到那头去。】不二跟白石进了厨房,打开了免提。


当信号声快要断掉的时候,电话那头被接了起来。


【喂,幸村。】不二的声音似乎要比往常更加兴高采烈。


【您好,请问是幸村精市的家属吗?】电话那头传来一个陌生而又焦急的声音。


【我不是幸村的家属,请问您是?】不二隐隐有种不好的预感,他感觉自己像是掉进了冰窖一般,他稳住呼吸向对方询问发生了什么,而这时候白石也屏住了呼吸,皱着眉头在听电话那头传来的声音。


对方没有回答,但是传来了很多杂音,似乎还能听到有尖细的女声在喊【血浆,血浆!】,还有各种电子仪器的响声,人群的脚步声和金属碰撞的声音。


【我是幸村的朋友,请问他出了什么事,您可以跟我说。】不二尽力用自己最淡定地声音去问对方,尽管他现在感到头皮发麻。


对方似乎是离开了一会电话,听到不二的话,又接了起来回答【那您最好赶紧到日野医院来吧,如果您能联系到他的家属更好。来了以后请直接到一楼的抢救室,他出了很严重的车祸。】


电话那头的人飞快地对不二交待完后就挂了电话。之后不二似乎像是整个人都被抽了气一般,拿着手机的手一直在颤抖,脑子突然做不出任何反应,连挂断键都没有去摁,厨房里安静得只有电话那头传来的忙音。


【手冢!】不二突然喊了一声。


【怎么了?】手冢闻声赶紧冲了进来,却看见不二跟白石两个人都面色煞白。手冢从未听过不二用这么慌张的语气来唤自己。


白石先缓过了神来,拿掉了不二的手机挂断电话,深吸了一口气又对手冢道【手冢,今晚你是开车来的吗?】


【是啊,发生了什么?】手冢点了点头,他走近了不二,握住不二还在发抖的手。


【那我们赶紧到日野医院去吧。】白石顿了顿,心里没来由地一阵绞痛,他似乎正在努力消化这个事实。


不二终于抬起了头,对手冢一字一句道


【幸村出车祸了。】


三个人立马上了车赶往医院,手冢认真地盯着路况开车,白石和不二谁也没说话。


【那幸村的家属我们怎么联系?】后座上的白石突然问道。


而这时不二还在盯着窗外出神。


【家属医院联系不上吗?】手冢问道。


【嗯,联系不到。】


手冢想了几秒钟【我联系柳吧,幸村家里的联系方式,恐怕只有他们立海的同学才会知道了。】


不二回过神来,淡淡对手冢道【你专心开车吧,我给柳打个电话。】



第五章


等到周末结束的时候,白石从大阪返回东京,整个人像是从头到脚的变了,容光焕发,连眉角眼梢都带着喜悦。用不着多问一句,便可知白石家的危险信号解除了。


是了,自从那日手冢正式表明心意以后,不二仍未给手冢一个正式的答复,不过他并不拒绝在这样一个晚上手冢来陪他吃晚餐,所以当白石回到茶馆的时候,是不二和手冢两个人在一块儿等着他回来吃饭的。


【从现在到暑假大约还有三四个月的时间,到了暑假,我爱人和女儿就可以到东京来陪我,你们知道的,她是一名小学教师,好处就是能和学生们一块放假。】白石边帮忙摆碗筷,边说道。


手冢走到白石身边,拍了拍他的肩膀【那你们全家可还得这么分居几个月。】


【那也没有办法,学校的工作不可能说辞就辞,现在没到学年末,也不方便进行人事调动,就算是她调来东京陪我,但是东京的学校哪是那么好调动上来的;至于我这边,新的工作刚干了一个月,也不可能这么不负责任的辞职了。】


【那你们计划以后怎么样?现在只是短时间的分居倒还好......手冢你让让。】不二端上了最后一道菜,手冢连忙在桌子上给不二挪出一个空位,不二放下菜,摘了隔热手套搁在一边【短时间的分居还不要紧,你女儿现在还那么小,小孩儿长时间不在爸爸身边会没有安全感的。就像我,像裕太。我爸在我们小的时候就被派去国外工作了并且在外待了很多年。其实以前我从来对这个也没有什么感觉,就觉得生活就是这样过了,直到去年裕太他也被公司派到国外去了,本来我爸妈的意见是让弟妹和侄子留在国内,但是裕太死活让公司给家属争取了个陪伴签证,全家就一起去了。后来我想了想,大概是小时候的事情让他觉得不安吧。】


【那天晚上我跟我爱人谈到很晚,关于我们三个人的未来,我们大致讨论出两个解决方案。一是她重新到东京找工作,当然我们还得给孩子重新找幼儿园,对于她们两个人来说重新适应跟大阪完全不同的环境都是一个困难,虽然东京人也讲日语。】白石耸了耸肩【但这个方案的好处是我们不必分居两地,不出意外每天都能见面。第二个嘛,我们研究所跟爱知大学联合弄了个项目,正在考虑驻派人选,上头有来问我的意向,毕竟我在东京这边现在也没有负责什么很具体的项目,抽调去名古屋对东京这边项目的进度影响不大。其实跟我留在东京没什么区别,只不过名古屋里大阪至少近些,回去也方便。再或者就是全家搬去名古屋,不过我认为这个选项的可能性不高,毕竟我们两在那儿都没什么人脉。】


生活总是要自己过下去的,白石虽然这么说了,但手冢和不二倒还真不能给他什么意见。


【有什么我们能帮忙的你尽管开口。】手冢对白石说道。


其实这也就够了。


不二打发手冢到冰箱里把那瓶冰镇过的果酒拿出来开了,自己到橱柜拿了几只杯子摆上,然后手冢倒酒。


【打出了大满贯的黄金左手给我们倒酒,荣幸荣幸。】心情轻松不少了的白石,又恢复了大阪人那种诙谐幽默的性格。


手冢看了一眼自己的手臂,又看看白石【左手镶黄金打球的难道不是你?】


白石先是一愣,然后笑了出来。正在给女儿往小碗里拨饭菜的白石太太抬头有些疑惑的看着他。


【你家先生从前可是手上挂着黄金都把我打赢了。】不二笑着解释道。


白石对太太挑了挑眉【早跟你说我的网球不是吹的。】这句话竟然连手冢也赞同地点了点头。


四人举杯庆祝这个难得的相聚,也同时庆祝白石家的这一场家庭危机暂时解除了警报。


白石突然想起了什么,又问不二【你不是说我来之前幸村住在这里吗?今晚怎么没叫他来,我可能都有十来年没见过他了。】


【幸村啊,他从我这里搬出去以后我就很少能联系得上他,他在东京也没什么熟人.......不过今晚的确是我忘记了。要不晚点我给他打个电话吧。】


晚饭以后手冢在沙发跟白石太太谈天,不二翻找出手机给幸村拨电话。


【通了。】电话那头传来嘟嘟嘟的响声,白石也往听筒那边凑了耳朵。


【咱们到那头去。】不二跟白石进了厨房,打开了免提。


当信号声快要断掉的时候,电话那头被接了起来。


【喂,幸村。】不二的声音似乎要比往常更加兴高采烈。


【您好,请问是幸村精市的家属吗?】电话那头传来一个陌生而又焦急的声音。


【我不是幸村的家属,请问您是?】不二隐隐有种不好的预感,他感觉自己像是掉进了冰窖一般,他稳住呼吸向对方询问发生了什么,而这时候白石也屏住了呼吸,皱着眉头在听电话那头传来的声音。


对方没有回答,但是传来了很多杂音,似乎还能听到有尖细的女声在喊【血浆,血浆!】,还有各种电子仪器的响声,人群的脚步声和金属碰撞的声音。


【我是幸村的朋友,请问他出了什么事,您可以跟我说。】不二尽力用自己最淡定地声音去问对方,尽管他现在感到头皮发麻。


对方似乎是离开了一会电话,听到不二的话,又接了起来回答【那您最好赶紧到日野医院来吧,如果您能联系到他的家属更好。来了以后请直接到一楼的抢救室,他出了很严重的车祸。】


电话那头的人飞快地对不二交待完后就挂了电话。之后不二似乎像是整个人都被抽了气一般,拿着手机的手一直在颤抖,脑子突然做不出任何反应,连挂断键都没有去摁,厨房里安静得只有电话那头传来的忙音。


【手冢!】不二突然喊了一声。


【怎么了?】手冢闻声赶紧冲了进来,却看见不二跟白石两个人都面色煞白。手冢从未听过不二用这么慌张的语气来唤自己。


白石先缓过了神来,拿掉了不二的手机挂断电话,深吸了一口气又对手冢道【手冢,今晚你是开车来的吗?】


【是啊,发生了什么?】手冢点了点头,他走近了不二,握住不二还在发抖的手。


【那我们赶紧到日野医院去吧。】白石顿了顿,心里没来由地一阵绞痛,他似乎正在努力消化这个事实。


不二终于抬起了头,对手冢一字一句道


【幸村出车祸了。】


三个人立马上了车赶往医院,手冢认真地盯着路况开车,白石和不二谁也没说话。


【那幸村的家属我们怎么联系?】后座上的白石突然问道。


而这时不二还在盯着窗外出神。


【家属医院联系不上吗?】手冢问道。


【嗯,联系不到。】


手冢想了几秒钟【我联系柳吧,幸村家里的联系方式,恐怕只有他们立海的同学才会知道了。】


不二回过神来,淡淡对手冢道【你专心开车吧,我给柳打个电话。】

-------------

争取今晚更完吧,写不下去了要崩溃。














评论(2)

热度(1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