古小川妹妹^u^

我的头像可爱吗?

【忍迹】关键词练习

迹部学长X忍足学弟
【冰帝男朋友】
——————————
新生合宿旅行的时候,忍足侑士才是第一次见到迹部景吾。
他左手缠着绷带吊在脖子上,另一边手却是没有闲着,指点江山一般的在那边指挥者学生会的同学从车上卸下各种器材。
忍足站在新生队伍中间,听见身后传来的窃窃私语。
【冰帝男朋友终于现身啦!】
冰帝男朋友?
这的确是忍足不能理解的一个词汇。
自己的母语真是太难了,他暗暗想到。
忍足的双亲都是学者,今日这个学校有感兴趣的课题了,他们就停留下来进行研究,短则数月,长则数年,直到进入冰帝就读国中以前,忍足从未在回到过日本生活,就连他那不算得流利的口语都糅杂了关西和外语的口音,所以他的日语不太灵光,也不足为奇了。
分配好了宿舍以后,大家开始自由活动。合宿旅行安排在一个依山傍水的度假别墅群,连带着有各种球场和娱乐设施,大家很快撒了欢玩得火热一片。
忍足语言不大灵光,又是陌生的环境,便不大愿意开口讲话,还好跟他同宿舍的是个同样话不多的男生中川。
忍足带了网球拍来,他问中川会不会打球,中川说不会但是很有兴趣,两人这才开始慢慢地一言一语聊了起来向网球场走去。
网球场这时候已经聚集了一些人,他们大多数都穿着灰白相间的秋衣,有点在热身,有的已经在场上对打了起来。
忍足和中川站在铁丝网外的小门前看着,正准备要进去,就听得里面一个男生喊道【部长来了!】
所有的人都停下了手里的动作,朝着忍足他们站的门看着,忍足被盯得有些发慌,正转身想看看发生了什么,那个手上缠着绷带的人便走到了他的身前。
那个人要足足比他高出一个头,金色的头发在阳光下让忍足感到有些刺眼,他扬起脑袋看着那个人,没想到那个人却笑了。
【一年级的小鬼,想进来打球吗?】
你才是小鬼。
这个忍足还是能听懂的。
忍足心里愤愤,但是却不自主的让出了位置,那个人用没有受伤的手拉开了铁网门,示意他们进去。
那个人跟着他们两后面进了球场,差不多整个球场的人便整齐划一的鞠躬喊部长好,有几个看着像是三年级的随后便围了上来七嘴八舌地问【迹部你的手还痛不痛?】之类的话了。
忍足好像有点理解为什么人家称迹部为【冰帝男朋友】了。
其他人也都继续打球,忍足跟中川找了个空地比划了起来。
那个手上缠着的人朝他们走了过来,在旁边看了他们一会。
中川运动神经不错,已经有模有样地跟忍足对打了起来,倒是忍足,被那个人看得失误连连。
一局终了,那个缠着绷带的人走进了场内,显示纠正了中川握拍方式,又用没受伤的手给他示范了几个挥拍动作。等他跟中川说完,对球网对面抱着拍子站的得一动不动的忍足喊道【小鬼,陪我打几球!】
【喂迹部,不要命啦!】场边不知什么时候站了几个三年级,其中一个反戴着蓝帽子的男生冲他喊道。
迹部冲他挥了挥手里的拍子,表示没事,又喊道【你先发球。】
忍足的眼睛微微眯了起来,他极认真地发了一个球。
两个人对打了起来,虽然忍足打得很认真,但迹部应付起来仍是神色轻松。他们没记分,迹部打了几球就被他的朋友们赶下了场,走的时候迹部说【小鬼,回到学校以后希望在网球部见到你们。】
白天玩累了,到了晚上忍足和中川没有参与同学们的夜谈会,直接回宿舍睡觉。两人关上灯就睡得天昏地暗。
忍足对光比较敏感,熟睡间他感觉到宿舍里有光亮,他迷糊地睁开里眼睛并发出了一声【嗯?】的鼻音。
虽然那个人听到了声音立马关掉了手里的手电筒,但是忍足还是看见了他手上的绷带。
忍足听到那个人离开前还轻轻地说了声【晚安。】
第二天早上起来忍足跟中川到餐厅吃饭,迹部已经吃好了,依着门口的柱子在跟人说话。
忍足跟中川规矩地问早,迹部笑着点了点头。他们刚走开,迹部他们又聊了起来。
【看你黑眼圈,早上还起来跟我们晨跑,怎么不多睡会。】
【本大爷有什么办法,昨晚不是负责查夜么……】
原来昨晚真的是他,忍足心里一咯噔。
他好像理解【冰帝男朋友】这个词了。

评论(5)

热度(3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