古小川妹妹^u^

我的头像可爱吗?

【忍迹/冢不二/藏谦/真幸酱油】相遇彭贝利12

前言:
许久许久不更新,还有小伙伴们在看吗555
那就再重复一次这个隐形的性别设定吧。

忍足侑士28A ,忍足谦也20B,忍足翔太15A,忍足惠里奈30O

迹部景吾23O ,手冢国光23A ,不二周助21O ,白石藏之介23B

幸村精市30O,真田弦一郎30A



本来这一章想直接写舞会拉快冢不二的进度条没想到为了忍迹线又磨磨唧唧了一章的篇幅orz祝大家阅读愉快^-^

—————————————————


彭贝利夏季的丰收舞会可是湖区这一带一年一度的大事,今年更因为要为了庆祝忍足家二少爷的订婚而更加隆重。忍足在拟定宾客名单的时候不仅把往年都来参加舞会的邻里请了来,更在名单中添加了一些住得远的亲戚。
迹部正在忍足的书房替他抄写最后一批宾客的邀请函,忍足自己则坐在旁边的矮桌椅上处理公文,两人互不打扰,书房的窗子开着,时不时有丝丝凉风吹入。

【精市,这件事我不知道该不该和你说……】窗下真田说话的声音由远及近,似乎是真幸二人正在进行早饭后的散步。
【怎么了?】幸村的声音也传了进来。
【昨天晚上我不是到厨房找水给你,我才出房门就碰上了侑士在走廊上……】真田说话的声音越来越小,迹部听不清他后面的内容,索性放下了手里的鹅毛笔,直到两人的脚步声越来越远,迹部听清楚了最后一句【我记得那个方向是迹部先生的房间……】

迹部没有重新拾起笔,他甚至没发现自己在注意听窗下的两个人讲话的时候自己的视线已经又桌上的请柬转移到了忍足的身上。心灵感应一般,这时忍足也从公文中抬起头来朝他看了一眼。迹部没说什么,双手慌乱地在桌上摸索着鹅毛笔,蘸了蘸墨,才又开始抄写起来。

真田和幸村的话只要迹部听见了忍足就不可能没听见,他从迹部看他的眼神便猜到迹部已经知道了真田是在说自己昨晚送他回房一事。其实就是从迹部屋子外离开回房的时候在走廊上被真田撞见了,其实本来也没什么,只不过忍足做贼心虚,他不敢再抬头看迹部,也不敢想迹部猜到了几分。

唉,自从迹部住到了彭贝利,自己总是忍不住去做那些不合规矩的事,忍足在心中暗暗埋怨自己:与他共乘轻便马车;让他参与料理家务;甚至昨晚忍不住想要抱他回房间……

其实不仅忍足在心里反省着自己的行为,迹部又如何不知这些都是独身青年已经越界的举动,然而自己还是接受了。更令迹部困惑的是,在罗辛斯的时候,明明自己这么讨厌这个人,甚至连他的求婚都一口回绝了,为什么现在的自己却能接受他的种种,就连昨晚他抱起了自己也没有加以叱责。明明是自己早已对他说,就算世界上只剩下你这个选择,也不愿意与你结为伴侣,现在却无法拒绝他的亲昵。

迹部想得出神,手里的羽毛笔往请柬上落下大滴大滴的墨渍。

【老天……真是糟糕……】迹部回过神,直拿手绢往上摁,想把墨渍吸干,可是于事无补,倒弄得自己手掌一团乌黑。

【怎么了?】忍足被迹部这边弄出的声响给打断了思考,看迹部一阵手忙脚乱,把他的手从桌上拉开,说【我让人打水到这里来让你洗。】

说完就摇铃让书房女仆来收拾桌上的残局。

忍足又从自己口袋里掏出手绢给迹部细细地擦手上的墨水,迹部脑子里突然回放了一边刚刚自己正在想的那些事,又觉得两个人这么拉着,一会书房女仆还要进来,便不自然地挣开了忍足的手。

忍足的手还僵在半空,这时书房的门被推开了,迹部听见声音以为是女仆来了立马回过身,让自己背对着门口,却不料进来的是幸村。

【精市,早安。】忍足冷静地说道,他把手绢又揉成一团放回了自己的口袋里,完全地收起了刚才那一副错愕的样子。

幸村刚推门进来的时候是看到了迹部把手从自己表弟的手里抽开的那一幕,正感到不解,迹部就调整好了自己脸上的表情,向往常一样对幸村道了声早安,又说自己手被墨水弄脏了,搞到盥洗室去清洗干净,说完便自己推开门出去了。

【早饭的时候没见你们。】幸村对自己表弟说道。
【天亮得早就醒得早,先到书房来了。】忍足也坐了过去,他预感到自己这位表兄大约是有话要对他讲,便说【迹部一会还会回来,我们到起居室去喝茶吧。】
【好。】说完两人离开了书房。

其实幸村也不知道如何对自己的表弟开口,虽然他们自幼亲密且自己是兄长又早就成婚,但忍足侑士好歹是一个将近三十岁的人,是一家之主,幸村还真拿不出十年前的风范对着忍足就是一顿说教,当然了,忍足这二十几年的人生当中一直克己复礼,从未做过什么出格越界的事,幸村也就没有多少说教自己这位表弟的经历。

然而在幸村旁敲侧击的问话中,他还是清楚地了解到了忍足并未与迹部订婚这一事实。

但是他也不能仅根据昨晚真田在走廊上碰到了忍足这件事就推测忍足与迹部做了什么,所以他决定从另一件事开口【虽然彭贝利的事情我不过问,但是迹部先生既是客人,你这么一股脑地把筹备舞会的事情推给他是不是不妥?】

忍足也自知理亏,也不反驳【谦也和翔太还小,而且从没有处理过这些事的经验,今年农庄和城里的生意实在繁忙,我都快顾不过来了,这才决定请迹部帮忙的。】

幸村扫了忍足一眼【谦也不小了,如今订了婚,转眼就要成家了。倒是你,放着个现成的弟弟不让他去张罗,再怎么不成,白石总可以帮他,迟早要是一家人。你让迹部出面,在家里都是无所谓,邻里听见了这种事,难免要议论,你这头又没有和人家订婚的打算,我是担心迹部先生的名誉。】

【谁说……】忍足忍不住反驳,但讲了一半却又把话藏了起来。他的心意,他本来打算谁也不告诉的。

【嗯?】幸村直视着忍足的双眼等他说下去。

【以后再说吧,我会注意的。】忍足也看向了幸村,无奈地笑了笑,末了忍足只能这么对幸村这么交代了。毕竟自己被拒绝了一次,虽然眼下迹部对他并不抗拒,但是他真的无法确定自己有没有第二次机会。

接下来的几日忍足明显收敛了,然而他对待感情方面真的是个死脑筋,矫枉过正,他对待迹部的态度又显得过于冷淡,旁人看在眼里也是一头雾水,但是不敢问两人之间是发生了什么。迹部就更郁闷了,他不知道忍足是不是因为那天在书房自己那个不自然的躲避让忍足心生不快,从而对自己又恢复了在罗辛斯的时候那般高傲的态度。

【那些都是假象,忍足侑士一点也没改变。】迹部在睡前忿忿地想道。

在两个人尴尬疏离地相处中,这个他们共同精心准备的彭贝利每年最大的夏季丰收舞会还是如期而至了。

12完。
———————
后语:下一章再不写舞会这篇文就不用些了orz

不出现的CP就不打tag了。

评论(21)

热度(2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