古小川妹妹^u^

我的头像可爱吗?

【楼诚】春来花未开1

现代AU,性别ABO的设定。OOC是我的,楼诚是大家的。

这是一个刚分化没多久的坤泽喜欢上大哥的故事……..

明楼23岁,明诚16岁,明镜27岁,明台13岁,年龄差与原著设定不变,第二性别除了明诚是坤泽,其余姐弟三人都是乾元。

----------------------------------------------------

 

 

【阿诚,放了假就回来。】

【也许会很忙,也许会去实习。】

【那好,学业为重,去了那边,好好照顾自己。】

【知道了,大哥。】

明楼在夜半时分惊醒了,他又梦到了他们分别时的场景,即使四五年过去了,那场景还是在他脑子里挥之不去。

那天明诚去机场,是明楼一个人去送的。

其实明楼本和明镜,明台一样,都被阿诚拒绝了去机场送行,明镜跟明台把阿诚送上车,由司机送去机场,明楼没有出来,他站在落地窗前,打算目送他离开。

当车子驶出了明宅的大院,明楼才忍不住冲了出去,直接开车点火,冲去了机场。

司机把明诚送到了机场,明诚便让他回去了,明楼在人群里找到明诚的时候,他正一个人推着行李,排在换登机牌的队伍后面。

明楼叹了一口气,慢慢走到明诚的身后。

明诚这个人极敏锐,不管是对声音,气味……明楼还距离他近身五六步的地方,他便立即察觉出来者何人了。

但是他不想回过头去,他不想再面对明楼,他的大哥,也是他懵懂的心中爱慕的人。明诚装作什么都没感觉到的样子,低头盯着自己手上的护照。

明楼最终站在了他的身侧,明诚还有一年高中就要毕业了,这两年他抽条长高了很多,已经快要和明楼一般高了。他们俩按着习惯肩贴着肩站着,还好明诚没有很抗拒地站看,明楼舒了一口气。

两人都没有交流,到了这个时候,明楼也不能再说什么。

那天晚上之后,他不知道明诚怎么跟明镜说的,明镜就一口答应了送明诚到巴黎去,一个才分化没有多久的坤泽,没有家人的保护,要一个人到异国他乡去生活。然而更奇怪的是,这之后明镜竟然也没有问过明楼半点意见,雷厉风行地给明诚安排好了一切,直到前两日明诚在屋里打包行李,明台说漏了嘴,明楼才得知他的这个决定。

在那样一个晚上以后,明楼当然问也不必问,就能猜到明诚离开的理由,他所担心的,是明诚还要不要回来。

他不想失去明诚,这个自己从鬼门关上解救回来的弟弟。

犹豫了半天,明楼终于开口说道:

【阿诚,放了假就回来?】

【也许会很忙,也许会去实习。】

【那好,学业为重,去了那边,好好照顾自己。】

【知道了,大哥。】

一直到送明诚到了安检口,两人都没再说过话。

【保护好你自己。】明楼很想把明诚搂进怀里,但最终也没什么动作,拍了拍他的肩膀,明诚点了点头,转身进了安检。

 

 

四五年的时间,明诚从未主动跟他联系过,他在巴黎的一切消息,均是明台跟明镜向他转述。明楼有时犹豫再三,也会给明诚写信息问问他的近况,明诚也会回复,都是明楼问什么,他就答什么,从不在自己的事情上多说两句。


明楼还记得阿诚才去巴黎没几个月,有一次他回到家,明台也周末正好在家,刚进了起居室就看见明台抱着个电话在讲个不停,好像有什么很热闹的事情一样,明镜坐在一旁,报纸摊在了沙发上并没有看,她含着笑意注视着明台,仿佛眼里是明台和明诚都在她跟前,偶尔也插上两句嘴。明楼猜出多半是明诚打了电话回来,便不去打扰,自己坐在了明镜旁边,拿起报纸,兴致缺缺地读了起来。

【阿诚哥,大哥回来了,你跟他讲两句……】

明台突然不由分说地把听筒扣上了明楼的耳朵。

明楼却听见那边来不及收去的声音

【不用了明台,我得挂了……明台!】阿诚好像急了。

【阿诚。】明楼的声音如同往常一样,平稳得没有波浪。

那边没有了声音,一切都安静下来了。

【阿诚?】明楼又唤了声,他知道明诚还没有挂电话。

【大哥。】这是几个月以来他们第一次听到对方的声音。

明诚不知道自己都说了些什么,推说有功课要做,匆匆忙忙地挂了电话,明楼也只得依他。明台去厨房晃了一圈寻来一叠蜜瓜,正想接着跟他的阿诚哥讲电话,却看见电话已经被明楼挂了。

【大哥,我就出去寻了点吃的你怎么就把我电话挂了,我还没说够呢。】明台不满地坐在沙发上,拿起蜜瓜开始吃。

明楼还不知道怎么应付这家伙,明镜却拿起茶几上的杂志卷成一卷往明台脑袋上轻轻一敲【阿诚要去做功课,哪有时间陪你在这里扯东扯西的。】说完又恨铁不成钢地多敲了一下【你啊!你要是在功课上也像阿诚那样让我省心就好了。】

【是是是,阿诚哥厉害,为了去读综合理工还跟大姐说提前一年去,考BAC,为了上一所好的prepa……唉,Polytechnique,那是人读的吗,都是疯子……】

【再说让你大哥打你,别吃了,快去复习。】明镜说着就要抢走明台前面的那盘子蜜瓜。

【哎哎哎,姐!好好好,我去复习,我去复习。】明台赶紧吃完最后一块,溜出了起居室。

明诚匆忙地挂了电话,说是要赶着去复习功课,明镜也知道,这缘由里,真假参半。她看看明楼,叹了口气说【阿诚慢慢会好的,你也不必着急。】

明楼点了点头,然而心里却不像他面上表现得那么有信心。

 

----------------------------

当然是未完待续啊

不要怪大哥,大哥那时候还并没有喜欢上阿诚,阿诚对大哥也是青春期的那种懵懂的崇拜与爱慕。

几个词条解释:

Polytechnique:巴黎综合理工,全法最牛逼的工程师学校,就是偏心要让阿诚上这所学校,当然因为我自己考不上.......

prepa:工程师预科,两年制。

BAC:法国高中毕业会考,类似于我国高考。

评论(2)

热度(4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