古小川妹妹^u^

我的头像可爱吗?

【楼诚】小猫

明公馆日常系列哈哈哈

还好及时刹住了车.......

因为一只小猫,明长官和明秘书终于不用再对两人的关系你猜我猜了。

-----------------------------------

1. 捡回来了什么。

明家人好像都有从路边捡回来什么的那种命。

明镜捡回了明台。

明楼捡回了明诚。

那按着长幼的顺序,该明诚捡回个什么了。

反正明家也不是养不起。

明诚把车留给了明长官公干用,自己被明长官打发走路回家,黄包车都不许坐的。

【你这是资产阶级行为!】明长官训示。

明长官,你剧本拿错了。

哦,不好意思。

于是阿诚就这么踏着上海滩的最后一片晚霞回家了。

快到明公馆的街角,草丛里的一阵动静让明诚提高了警惕。明诚下意识地去摸手枪,猫腰靠近了草丛。

【谁?】

【喵喵喵~】

草丛里跑出来了一只小奶猫。


2. 明家新成员。

明诚把小奶猫带回了明公馆。他本是在路旁等着他的主人来寻,谁知等了许久也没见。

后来来了一个来喂流浪猫的阿婆,阿婆说它本是流浪猫,小奶猫的妈妈前几天就失踪,她已经好几日没见着了,还说先生您行行好,要不把它带回去。

明诚抱着小奶猫回去了。

【哎呀,阿诚你回来啦,你手上抱着的是什么?你大哥呢,怎么没跟你一起回来?】明诚才到家,明镜便来了一串炮珠的发问。

阿诚低了头看了看小奶猫,突然担心了起来,大姐要是不许收养小动物怎么办。

【大姐,我捡了一只小猫。】明诚回话的声音都要比平时小了几分。

【欸?】明镜好奇地走到明诚身前【哪儿来的小猫呀?】

小奶猫好奇地从明诚的手臂里探出了头,直勾勾地望着明镜。

【大姐,我们可不可让它留下了?你看,它早晚的喂食我都可以负责,洗澡也是,平时就让它自己在院子里玩,还能抓老鼠呢.......】阿诚想要说服明镜。

【那当然好呀。】明镜已经伸出手去逗弄小猫了,一口答应了下来。

【谢谢大姐!】

从此,明家多了个新成员。


3. 妈妈回来了。

明楼应酬完回到家的时候被吓了一跳。

客厅里面一阵龙腾虎跃。

明长官推开门一看,台阶上四人一猫正折腾着呢。

小奶猫刚被扔进了澡盆子,一个劲儿地在那儿扑腾,喵喵叫个不停,并伴随着明诚地抚慰声,明台哇哦哦幸灾乐祸的叫声和明镜呵斥地声音。

【别叫了你,你小时候捉你洗头,你也跟它一样!】明镜拿指尖推了推明台的脑袋。

【所以我现在十分庆幸,在咱们家,终于有人代替了我的位置,今后,明家的小弟不再是我,而是他了。】明台觉得自己是解放了,天晴了。

【小少爷,您看清楚了嘛,这小奶猫是公是母的呀,怎您就确定是小弟了?】阿香忍不住打趣道。

【我说是小弟就是小弟。】明台扬了扬下巴,轻哼了一声,一转头,才看到一直站在门口被所有人无视了好一会儿的明楼。

【哎,大哥回来啦!】明台率先喊道。

明长官装模作样地假咳了两声。

阿香赶紧过来接过明长官的大衣和公文包【大少爷回来啦。】

明楼从进门一直在门口那儿站了半天,家里居然没一个人注意到他回来了,明长官十分委屈。

谁让大家的注意力都在那只被丢进了澡盆子的小奶猫身上呢。

不过不得不说的是,家里好久没有这么闹腾的生气了。

【你们一群人忙乎乎地干什么呢?】明楼的语气就像个去76号视察工作的汉奸头子。

明诚这才抬了下头,又立马低下去,给小奶猫搓澡的手没有停下来,他挠了挠小奶猫的脖子,语气亲昵地,又理所当然地说【你看,妈妈回来啦。】

一人一猫的视线都朝着明楼去了。

他们看见的是明长官一张错愕的脸。

不单是明楼,其他人也被阿诚这句话弄得一愣一愣的,而阿诚的语气,说得好似本来就应该是这样。

阿诚笑了笑,又搓了搓小奶猫的脖子【快叫妈妈。】

【喵喵~~】小奶猫配合地喵了两声,在大家的耳朵里听起来,还真的跟妈妈挺像的。

除了明楼,所有人都横七竖八地笑了一地。

【看来我要整肃家风了。】明长官气鼓鼓地往自己房里走了。

客厅里又再次爆发出一阵笑声。


4. 整肃家风。

明诚抱着洗得香喷喷的小奶猫去了明楼书房。

调戏归调戏,明秘书看明长官愤愤甩手回房,还是担心他的情绪的。

【过来。】看到明诚进来,沙发上的明楼威严地发号施令。

明诚轻轻把小奶猫放在地上【玩儿去吧。】

小奶猫有些怕生,就这么趴在明诚的拖鞋上不肯走。

明诚蹲下身推了推,又摸摸小奶猫,轻声细语【去玩儿吧,爸爸一会儿就回来。】

小奶猫这才愿意从明诚脚边离开。

【爸爸?】身在一堆公文后的明长官挑了挑眉。

【小猫是我捡回来的,我当然是爸爸了。】明诚坐在了明楼身边。

【那我怎么就是妈妈了呢?】明长官在期待着明诚会对自己说些什么。

【我,我开玩笑的。小猫只会叫妈妈,让他叫您伯伯他也叫不出来呀。】明诚摊手。

【那难道他会叫爸爸吗!】明楼质问。

【我们爷俩,心有灵犀,语言这种东西太苍白。】明诚把明楼堵了回去。

【能耐!你两心有灵犀,你有本事让它叫我妈妈,那你让他叫明台一个叔叔试试?】明长官很生气,自己没有得到想象中的答案。

明诚这下只能哑口无言。

明楼谈了口气,他本以为阿诚终于承认了他们的关系,这才有了爸爸妈妈一说,要是阿诚乐意,自己当个‘妈妈’,明楼也是不介意的,谁曾想,阿诚只是在开玩笑,出他的洋相。

明楼觉得自己快要被气死了,啪的就把公文甩在桌上,决定回房睡觉。

他一言不发地自己进了房间,阿诚见状赶紧跟了进去,拉开衣柜找出明楼的睡衣。

他一方面担心自己玩笑开大了,另一方面又担心自己这个玩笑开得是一厢情愿,明楼提的那事儿,说不定他已经改变主意了。

是啊,也许他改变主意了。

阿诚的手上的睡衣落了下来,手就这么搭在衣柜的门把上。

明楼脱去了上衣,半天没见人递过睡衣,气鼓鼓地回过身,就看见了阿诚一副失神地模样。他放轻了脚步走到了明诚身后,慢慢地把人转过了身来。

明诚地眼神有些躲闪。

明楼就蜻蜓点水般地明诚的唇上啾了一口,立马放开。

【大哥。】明诚抬眼看了身前的人,立刻张开双臂搂上了明楼的脖子,用力地吻了下去。

明楼只能接招,他又惊讶又欢喜,双手不自觉地搭在明诚的腰侧,一个不防,明诚用力一转身,明长官就被明诚压在了衣柜的穿衣镜上,裸露地背后贴上冰凉的镜子让明楼忍不住哆嗦了一下。

但亲吻是没有停止的。

明诚这么主动,明楼也就任由着他来了,闭着眼睛接受着明诚的亲吻。

明诚的双手撑在衣柜上,明楼上身光着,扯松了领带开始解明诚的衬衣扣子。他也没有耐心,才解了两颗,手就迫不及待地干脆扯出了衬衣下摆把手伸了进去,在他的背上逡巡来回。

【明楼......】阿诚太主动,太用力,人又在明楼手上,结果自己率先在这场角逐中败下阵来。

他离开了明楼的嘴唇,扯出了点距离,明楼身后的穿衣镜中照出自己发红的脸。

明楼正要一鼓作气把人抱回床上。

【喵~~】他们都忘了小奶猫还在房间里,此时正坐在他们的不远处看着他们。

明诚腿都软了。

察觉到明诚想要推开自己,明楼赶紧把明诚抱起。

【没脸皮了你!放我下来!】明诚赶紧推开明楼。

明明是那个人先主动的,这下却被骂了没脸皮,明长官却又没办法,只能看着人把刚刚自己解了的扣子又扣了回去。

等阿诚一切收拾停当,明楼已经穿好了睡衣坐在了床沿,但没有钻进被子里,整个过程中两人都一语不发,但明楼的视线就没从阿诚的身上离开过。

明诚赶紧抱起了小猫,看着表情复杂的明楼,他回过头,眼神却是垂着的。

【就算我留下......那我总要先把小东西抱回房间了才是啊!】然后快步离去。

明楼的脸上这才慢慢露出了笑容,兴奋地在床上滚了两圈。

看来今晚明长官终于成功地整肃家风了。


完。


评论(2)

热度(8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