古小川妹妹^u^

我的头像可爱吗?

【忍迹】以吻封缄

一口气写完没检查并不想负任何责任嘤嘤嘤,不喜点叉。

【OA】以吻封缄


忍足不知道迹部何时学会了弹吉他。


并不是非常精通,就是有事没事的,时常拨弄,嘴里还轻轻哼着什么调子,忍足离得有些距离,听不清。


这个时候的迹部通常意识不到有人在注意他,自顾自的,怡然自得。


高中的最后一个暑假就要来了。


七月末的东京由雨季进入了热季。午后的太阳位置很高,没有云,大地被炙烤得通透。


学生们也是时气所致,变得懒怠,一个个的趴在课桌上不想动弹。午休的时分的校园,除了蝉鸣,没有什么喧嚣。


忍足侑士却不是,暑热并没有让他觉得困乏,他一个人在走廊上逛,漫无目的地。


走廊的尽头隐约有琴声,忍足的脚步不由自主地寻着乐声而去。忍足要走近时,门里的人开始唱了起来。

【Thoughwe gotta say good bye …...for the summer.......】


忍足放慢了脚步,每一步都迈得很轻,不似偷偷摸摸,只怕任何声音破坏掉了这份安静中,他的歌声。


【DarlingI promise you this.】


迹部的声音很轻,从门内传来。忍足自是立即分辨出来。


【illsent you all my love, everyday in the letter.】


他唱得很漫不经心,又似在乐声中自言自语。忍足轻轻倚靠在门边,嘴里哼的调子,与门内的人应和了起来。


【Sealedwith a kiss......】


似乎是拨错了一根弦,琴声戛然而止,歌声亦然。


门内听见一阵悉悉索索的响声,忍足忍不住去叩门,谁知手方抬起,门从里面开了。


【忍....忍足?】里面的人,对门口站着个人,完全没有预料到,着实吓了一跳。


本来站在门边儿上的忍足,一时间也没反应过来门自己开了,还有那个人惊讶的声音。


他自个儿也被吓了一跳。


一时间两人都在平复自己,无话。


【那个.......】忍足低头看着自己的鞋尖儿,刚开口。


迹部好似没听到,兀自稍稍提高了音量【你,你站在门口怎么不进来呀!】


忍足抬头,对上迹部有点着急的表情,不知从何开口,慢慢地扯了扯嘴角,算是微笑【我听到你在弹琴,没打算打搅你。】


迹部不太见得忍足这种要笑不笑的样子,他明知道这只是忍足害羞的表现,却觉得他是要疏远了自己一般。


迹部翻了个白眼儿,不去看他,嘴里嘟囔一句【装神弄鬼。】


忍足缓缓伸出一只手,眼睛看着迹部那垂在身边却又不知往哪儿摆的手,仿佛所有的注意力都在这上面。


他试探性的勾了勾,没有拒绝。


他把五指伸开,滑进迹部的指尖。


怕捏紧了他,可能会疼,不敢使上力道,就这么握着,温润的贴在上面。


迹部一使力,十指紧扣。


最终还是迹部握紧了他的手。


而忍足却感觉手心的汗都要冒出来了。


【我们一起走走吧。】迹部提议道。


【好。】忍足偏头冲着迹部淡淡笑了笑。


两人并肩往校园那处,栽了藤蔓的长廊上去。


迹部就这么和忍足拉着手,还好,暑热实在难耐,没人顶着烈日走出教学楼,一路上倒也没人。


忍足却觉得背后直冒冷汗。


才确定不久的关系无人知晓,也不敢让人知晓,也实在是,无需让人知晓。


迹部大约是能感应到忍足的内心活动吧,一个劲儿的拽紧。才走到藤蔓下,忍足已经感觉自己的衬衫有些被浸湿。


【那个,你们班把大学志愿书发下来了么?】两人在阴凉的廊子中站了会儿,迹部才慢慢开口问道。


【嗯,发下来了,你呢?】忍足答道。


【你怎么打算?】迹部没有回答忍足,问题直指自己所关心的。


【不晓得,不是说暑假结束后上交嘛。】


【你......】迹部语塞。


【迹部你呢?比起漫无目的的我,迹部一定有了明确的目标了吧?】忍足明明一副完全不着急的神情,语气却突然明快了起来。


我想和你在一起,一直在一起。我的目标很简单,但我知道无法实现。


【很好奇,20年以后的我,20年后的迹部,20年后的我们,会是什么样子。】忍足又道。


或许20年后的忍足和迹部,会庆幸他们当年的决定。

各奔东西,各奔前程。去做自己想做的事情,实现自己的抱负。


只要心是在一起。


【忍足,你......不用顾虑我,你做什么决定,我都.....】


【我都支持你。】忍足将迹部与自己相握的手,紧了紧。


转头迎上的是迹部会心的一笑。


两个人在一起,只要心在一起,就算有空间的距离又何妨?爱情不是生活的全部,大好的青春,本应就是各自闯荡,相互扶持,何须终日厮守而挥霍光阴?


【所以,抱歉了迹部,我暑假得回家和父母商量志愿的事情,怕是没太多时间留在东京。】


似解开心结一般,迹部放声笑了起来。忍足不解,偏头看着他。


迹部摆摆手表示没什么,复又正了正神色,道【我知道,我也得去英国那边探望爷爷,顺便考察一下学校。】


除了爱情,我们的人生中,还有亲情。


忍足和迹部都很清楚的认识到这一点。


【对了迹部,你刚才唱的什么歌?】忍足突然想到什么似的,眨了眨眼睛,问道。


【原来你在门外偷听,怪不得弦断了。】迹部佯怒。

【Yes,it's gonna be 】


【Acold longly summer.】


【ButI feel the emptiness......】


忍足顺着迹部刚才没唱完的,接了下去。


【停!难听死了!】迹部脸上泛起了红晕,也不晓得是不是太热的缘故。


忍足轻轻笑了起来,抬手看看表【午休快结束了,我们回去吧。】


迹部随即站起身,忍足却没有,手还牵着她的。


【你会给我写信吗?每天】忍足仰着头,问迹部道。


【是,我还巴不得每一封信都以吻封缄呢!】迹部破罐破摔的回了句嘴,嘴边是不住的笑意。


迹部将忍足从凳子上拉了起来,两人松开一直紧握的手,说说笑笑走回了教室。


【Solet us make a plegde, to meet in september.】


相思满腹托鸿雁,望团圆。


歌的结尾这么唱道。


分开终有再见的时候,不论是小别或是长时间的分离。


两人都有了心里准备。


我和你在一起,并不是要束缚住你。


而是让彼此的心在一起。





réaliséau 29/08/2016

古小川









评论(5)

热度(2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