古小川妹妹^u^

我的头像可爱吗?

【夏尚】文艺30题(的前15题)

夏尚—文艺30题(的前15题)


CP:桐岛夏也X芹沢尚


前言:第一次写free,初次给了夏尚,他们之间总是有一种很美好的空气,虽然只在剧场版出现过了,看完之后对他们的感觉念念不忘。第一次写不晓得有没有OOC,并且私设了尚在国中毕业以后去了东京念高中,不过关于桐岛夏也和芹沢尚国中毕业以后的去向,剧场版里并没有多做交代,故自由发挥。嗯,30题先写了15题,日后应该会补完剩下的15题吧,不过夏尚真的是冷门,只能自己产粮了。希望遇上一起萌夏尚的小伙伴,就酱吧,谢谢收看。


1.前后桌

夏也和尚大约是没坐过前后桌的,他们同校的时光仅仅是国中的那三年,但一直不同班。仔细计较起来,两人唯一前后桌的一次是大学生运动会的时候,各校代表在礼堂开会,尚坐在夏也后面,他一眼就认出来夏也的背影,却没敢拍他,完了散会,夏也站起来,转身一回头,脱口唤道【尚,是你吗。】


2.走廊拐角

夏也走路的脚步声很特别,也可以说是,对尚来说,很特别。尚走路的声音比较轻,不容易被察觉,不同于夏也有点霸道的脚步声。尚背靠着墙,这里是夏也来找他的必经之路。脚步声由远及近,尚突然从墙后面闪了出来。

【尚,吓我一跳。】夏也摇了摇头,却笑了。


3.夏与蝉与风铃

尚的卧室是二楼,窗子临街。街边栽下的树,已经长到了窗子的高度。

南风将蝉鸣与风铃声吹入尚的房间。

【尚】他听到楼底有人唤他,趴在地上看书的尚不由得弯起了嘴角。

从窗子往下看去,夏也站在南风中,傍晚的余辉洒在他的脸上,他嘴里叼着跟雪糕,手里挥舞着另一根。

【尚,我们去海边游泳。快下了,雪糕要化了。】


4.虹

岩鸢的池子是露天的,夏天的雷雨说来就来。

夏也和尚坐在旁边的棚子里避雨,有一搭没一搭的聊了起来。

不知道聊了多久吧,雨渐渐停了。夏也走出棚子。

【尚,是彩虹呢,双道的。】

尚跟着走了出来【据说看到的人会有好运气。】

【那我希望是下周我们能顺利游进全国大赛。】


5.车站月台

国三结束的时候尚一家搬去了东京,夏也送他到了车站。

【我们还有机会在一块游泳吗?】

【会的,夏也。】

【那我等你。】


6.雨中的紫阳花

尚跟夏也说过自己很喜欢看雨中的紫阳花,夏也问为什么。

【只是因为好看而已吧。】



7.图书馆窗边书架后

夏也有时候偷懒躲在图书馆睡觉,不巧被尚瞧见了。

尚没有叫醒他,只是倚在窗边的书架后静静地看书。

于是夏也睁眼的时候就是这样一幅画面,连窗外投射进来的光也显得那么柔和。尚察觉到夏也似乎醒了。

【你醒了?】


8.素描簿

两个人对作画一事都是苦手。有一天夏也心血来潮的要把游泳部每个人的样子画下来,尚好奇地凑过去看。

对着素描簿上的一堆火柴小人笑出了声。


9.碎花窗帘

尚一直很想问一个问题,虽然有些失礼。那日只有夏也和尚两个人在家,他还是忍不住问了。

【夏也,你房间怎么用的是碎花窗帘?】

【我妈买错布了,郁弥不肯用,那我就凑合着吧。】


10.虫鸣

游泳部暑假组织课外活动去露营。

两人躺在草坪上。

【夏也,你眼里看到的是什么?】

【星空,大地,还有虫鸣。】

【难道不是听到的吗?】

【不,我能看见虫鸣描绘出的五线谱。】

【还是那么喜欢胡思乱想。】


11.落叶与公园长椅

高中到了东京,尚常常是一个人上下学。高中的第一年过得很快,暑假回来之后就要入秋了,尚在回家的路上必经一个公园。

踩在落满黄叶的道上,脚下是窸窸窣窣的,落叶被碾压过得声音。

有时候尚也会在边上的长椅上坐一坐,几次拿出信笺,又放回了书包。

纵有千言万语,不知道从何说起。


12.空无一人的泳池

尚去了东京以后,夏也也没有直升岩鸢的高中,因为那个学校没有游泳部。

那天训练完了以后,夏也自己留下来加练了一会,整个泳池只有自己划水的声音。

从你国三诊断出有视网膜脱落开始,泳池里就只有我一个人了。

如果有一天,我也离开了水呢?


13.情书

尚在东京的高中里,出色的他渐渐受到了同学们的欢迎。

收到女生们表达爱慕之情的情书,自然也就不是什么意料之外的事情了。

尚到学校的时候,抽屉里又是一封。

他没有拆开,手上把玩着信封出神。

【如果我也给你递了情书,是不是我们早就在一起了呢?】



14.信箱的底层

那天是新年,东京下了挺大的雪。芹沢家的信箱已经被塞满,尚拿了钥匙去开信箱。

里面的东西滑落了一地。

底层是一个信封。

尚好奇的打开了,里面是一张贺卡,没有署名。

贴着一枚樱花瓣,一枚薄贝壳,一枚红叶,一根小枯枝。

【岩鸢的四季已经过完,又是新的一年。】


15.对准你的镜头

夏也一直都不喜欢拍照,只有集体照的时候才肯乖乖的站好看镜头,一直到大学了还是如此。

尚在大学里的游泳部还负责宣传工作,没有比赛任务的时候就拿着相机给部员们拍拍照。

【这个男生不就是那个学校个选手嘛,挺厉害的。】

【真是巧了,怎么每张照片都有他入镜。】

【不过长得真好看呢。】

尚来到部里的时候,部员们拿着刚洗好的照片互相传看。

【尚,你来啦,你看这个男生,真巧呢,每次都进了你的镜头。】

是桐岛夏也,金棕色的头发和眼睛,都映在照片的角落。他在喝水时,戴泳帽时,热身时,和同伴说话时。

【是呢,真巧。】

真巧,这一切都是,我想念的。


-----tbc maybe------

评论(9)

热度(2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