古小川妹妹^u^

我的头像可爱吗?

【忍迹/冢不二/藏谦】相遇彭贝利1

【忍迹/冢不二/藏谦】相遇彭贝利1


前言:本文属性如下:

迟姨高定文定制内容先不说可能会走偏ORZ那酱紫丢脸就丢大发了。

这只是一篇对《傲慢与偏见》粗制滥造的模仿。

但是又奇葩滴引用了ABO世界观,但不会着重强调这方面,主要是想借用男男and男女and女女都是可以毫无压力的在一起的这一种祥和滴世界。

So,那我们还是先分配一下性别and年龄吧。由于完全架空所以人物年龄and关系有出入。

本章出现人物

忍足侑士28A ,忍足谦也20B,忍足翔太15A,忍足惠里奈30 O

迹部景吾23O ,手冢国光23A ,不二周助23O ,白石藏之介23B

不要问我为什么有O这种不公平的设定,开车水平不够,AO来凑。

谢谢观看。以下正文。


1。


马车驶入了彭贝利庄园,这是西南湖区这一带最大的庄园了。迹部知道庄园的主人是谁,所以对这个地方一直闭口不谈,一直到了昨晚,在游览了湖区所有的景点之后,迹部与他的两位旅伴坐在会客室里谈论次日的行程,白石突然提议道:


【忍足家族的彭贝利庄园闻名遐迩,距离这儿只有三英里地,我们不妨前去一观。】


迹部听到彭贝利下意识地想开口反对,他们的另一位旅伴手冢却道【嗯,只剩下一日的日程,确实没有比这更好的去处了。】


迹部一看,连手冢都赞同了这个提议,心里暗叫不好,故作着镇定,连忙开口【或许人家主人在家呢,我们被拒之门外怎么办。】


白石似乎没察觉迹部的异动,又道【方才在楼下和旅店老板打听过了,说是忍足家的人都到海边消夏去了,还得过两日才回来。况且,就算忍足家的人在,庄园里的花园,树林和湖泊也是也是欢迎大众参观的。】


【嗯,这个倒是听不二谈起过,彭贝利的花园的设计高雅不失情趣,我也有兴趣一观。】手冢跟着补充道。


至此,迹部再无话可说,第二日只得乖乖地跟着两位旅伴乘着马车前往彭贝利。


马车越驶近彭贝利的宅子,迹部心越是跟着马车晃动的节奏一样,左右摇摆,虽然他昨晚在临睡前已经说服了自己一万次,主人不在家。他只是托着腮看着窗外划过的碧水红花,旁边两位旅伴交谈的声音只是从耳边擦过。


【迹部,下车了。】迹部回过神来的时候,白石已经率先下了车,手冢看他毫无反应,喊了他一声,原来车子已经停稳在了宅子之前。


白石上前询问从宅子里迎出来的管家,主人是否在家,是否可以参观。管家说主人不在,得明日才回,同他的两位堂弟一起,还有几位宾客。


噢,幸好我们的旅程一日也未耽搁,迹部心里松下了一口气,转而便放松了心情,全身心地投入到庄园的参观中,不管怎么说,这总归是一幢设计杰出的建筑,值得好好去欣赏。


这样一来,三人便跟着管家一起进了宅子。健谈又好脾气的白石很快与管家攀谈了起来,管家一一介绍着这些吊灯,装饰,壁炉的历史;手冢话不多,却偶尔针对这些设计和历史向管家提问,管家也乐于逐一解答,仿佛介绍得越多,他的脸上便越多光彩;迹部跟在后头虽不说话,却气度不凡。三位风度翩翩举止文雅的年轻人很快赢得了管家的好感和尊重,管家的话匣子愈发打开。


【你们的主人时长在家么?】白石问道,这时他们刚刚走出用于宴客的餐厅,拐上了另一边的楼梯。


【噢,这恐怕比我所期待的要少,先生。自从惠里奈小姐出嫁以后,侑士少爷在家的时间少了很多。不过我很欣慰谦也少爷去年从学校里毕业了以后还是陪伴在侑士少爷的身边,替他分担一些事物,在外应酬。早些时候,家里大小的事情,只有侑士少爷一个人在忙碌。翔太少爷在城里的寄宿学校,只有夏日和新年的假日才能回来。】


【或许侑士先生找到了一位伴侣,便能在彭贝利安定下来了。】白石笑道。


管家推开了一扇门,边领着他们进入一间房,又道【噢,这正是我希望的,先生。可是,老实说,不知道哪儿有这么出色的年轻人能配得上侑士少爷呢?】管家轻轻地摇了摇头【他是那么的年轻,出色,又那么善良。】


【您一定非常庆幸有这样一位主人。】白石恭维道,眼睛却稍稍斜着瞅了瞅迹部的反应。


管家欠了欠身【是的,非常庆幸。我知道外人总传言侑士少爷为人高傲,冷漠,待人不亲切。噢,少爷其实是比较内向的,不愿意与生人交谈,侑士少爷的母亲,是公爵的女儿,与生俱来的气派,自然不怒自威。可是,我从侑士少爷五岁便开始在彭贝利庄园,为忍足家族服务,侑士少爷是我看着长大的,再了解不过了。不过,相比之下,谦也少爷便比他活泼多啦。】


他们来到了一间挂满了人物肖像画的房间,忍足家的家族谱便挂在此处,每一位忍足家的人,都有一幅属于自己画像。


白石接着与管家攀谈【谦也少爷似乎是去年才刚刚入社交场合吧?】


【是的,去年从圣詹姆士学院毕业了以后,侑士少爷便把他带了出来。谦也少爷的琴弹得很好,说话更风趣些。】


迹部和手冢跟着管家和白石的后面,一副一副地看过去,每一幅肖像的下边,都有一块镀金的名牌。


迹部在忍足瑛士和夫人的画像前驻足,凝神端望。忍足侑士几乎完美的继承了父母双亲外貌的优点,捏合出更胜一筹的容貌。而管家和白石他们已经边说边来到了忍足侑士的画像前。


【是不是非常的英俊?】管家望着画像,颇为得意的问道。


【是的,非常英俊。】白石回答,连手冢也跟着赞许地颔了颔首。


【但愿侑士先生能找到一位伴侣,让他不要那么忙碌,安定下来。】管家再次提起这个话题。


【迹部,你可以来给我们说说,这个画得像不像。】白石转过身招呼迹部过来。


【这位先生与侑士少爷认识?】管家转而看向迹部,眼神里多了一份敬意。


【略有所识。】迹部欠了欠身子。


【您难道不认为我们少爷非常英俊吗?】管家或许是上了年纪,对于自家少爷的恭维,永远听不腻烦。


迹部面向着忍足侑士的画像,仿佛在于画上那双灵动的双眸对望,【那是自然。】这样一句回答脱口而出,丝毫没有察觉到,自己的脸颊已经渐渐漫上了红晕,贴在裤缝的掌心也有些许汗珠。


他以为自己可以更加镇定。


管家带领他们到对面的那一堵墙接着介绍其他家族成员,嘴里还在絮絮叨叨【真不知道侑士少爷出色如此,怎么一位伴侣才是称心如意的,我真的很期待彭贝利庄园的另一位主人......】


白石与管家交谈的声音渐渐落到了身后,迹部仍对着那副画像站着。


【我本来可以成为庄园的另一位主人呢。】迹部突然轻笑了一下,心里骂了自己一句。


接着便是藏书室,乐房,露台,他们足足花了一个多小时才把宅子对公众开放的部分参观完,一路下来管家对三位年轻人好感倍增,又很亲切地给他们介绍园丁,让园丁领着他们接着参观花园和湖泊。


正在这时,一架疾驰的有篷马车由远至近,迹部的心跳似乎和马蹄奔踏而来的频率达到了一致。


不会的,大家都说他至少明天才会回来,迹部一边手已经不自觉的握拳,却目不转睛地盯着驶来的马车。


马车在宅子前停了下来,下来了两位青年。管家和白石他们早已走下了宅子前的台阶,只剩迹部一人还站在台阶上。


这下迹部真的怔住了,忍足侑士真的回来了,他的神态与他们上次在罗辛斯分别时别无二致,肤色却因为到海边度夏的缘故成了健康的小麦色,看上去反而更加神气英俊。


忍足看见迹部出现在彭贝利宅子的台阶下的时候,愣了足足有两秒钟,以为自己出现了幻觉,然后才不可觉察地呼了一口气,抖了抖衣袖,三两并步迈上台阶走到了迹部跟前。


【我...】忍足一时语塞,不知道说什么话来面对迹部,总不能对他说欢迎来到彭贝利吧,噢,这对迹部来说是多么地讽刺。


【我与两位朋友结伴,来西南湖区,夏季旅行,你知道。】迹部率先开口说道。


【噢,这是自然。】忍足看起来还是非常地局促,他努力让自己正视迹部,迹部却总是躲开他的目光。


【你呢?】迹部没话说了,便反问忍足的情况,如此状况下,让对方多说自己少说,总是有利的。


【我与家里人刚从海边消夏回来,有些事要安排,我和谦也便提前一日回来了,没想到......】


【是啊,没想到吧。】迹部心里开始懊恼接纳了两位伙伴的提议。


本来有个人追求你,希望你成为彭贝利庄园的另一位主人,现在却以参观者的身份前来,多么难堪。


但忍足没说完,也没敢说出口的话是【没想到能在这里见到你,真的是太激动了,太惊喜了。】


还站在马车边的谦也还有迹部的两位旅伴早已四下里左右打量了起来。


谦也了然,管家疑惑,白石好奇,手冢冷静。


这其中关系错综复杂,更是不为人所知。


敏锐如忍足,背后的这些向他们二人投来的目光他隐有察觉,而迹部却只顾着自己低着头,想着应付忍足,无暇分心。


忍足侧了侧身子,往台阶下望去,用尽量轻松的口吻又向迹部道【那两位是你的朋友吗?】


白石和手冢看到忍足朝着他们看过来,皆用手碰了碰帽檐向忍足致礼,忍足也跟着回礼。


迹部点了点头回答【是的】,开始往台阶下走,二人一直走到了台阶的最后一级,忍足又道【能介绍你的朋友让我认识吗?】


【有机会吧。】迹部淡淡道,又向忍足欠了欠身【告辞了。】


忍足没有说话,只是跟着欠了欠身,看着迹部转身走开的身影,双眸闪过一丝复杂的情绪,看见管家迎了上来,又立马恢复了本来的那副神情。


1完。




评论(14)

热度(4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