古小川妹妹^u^

我的头像可爱吗?

【忍迹/冢不二/藏谦】相遇彭贝利3

3。

虽然是相应迟主席的情人节更新,但没啥特别的,而且还晚了两日,就是普通的~~一次更新而已。



前言: 不二上线啦~~~现在就差谦也啦,不着急,慢慢来。

地名注释:

兰顿:手冢一行人住的旅馆名称,距离彭贝利三英里远。

沙托鲁:不二的老家,手冢外祖家。



迹部一回到自己的房间,方才那些因为打趣手冢而带来的轻松气氛便顿时消散得无影无踪了。在夏天这样的季节一个半天的出行让他略感疲惫,他瘫倒在床上,因为上午的对彭贝利的拜访所产生的复杂情绪又全部将他整个人笼罩了起来。


迹部盯着四柱床顶的帷幔,整理着自己混乱不堪的思绪。老天,自己今早上的样子一定看起来非常的狼狈,忍足侑士一定会把他当成一个轻佻的人,不然最后的那一段路程,他为什么都没有同他说上几句话呢,还沉着一张脸,与他们在罗辛斯会面时毫无分别。但是面对他的两个朋友白石和手冢的时候,又是另一番模样了,他是多么愿意与他们交谈呀!还有,迹部猜想,忍足侑士也许是看上了白石,不过说实话白石也确实够得上彭贝利庄园的主人这样一个身份,迹部觉得要是好事真的能成,他大概是能真心祝福他们的。


噢亲爱的迹部先生,如果手冢先生知道了他的这段内心活动,他也许会想要对他的朋友再说一次,洞察力过于敏锐,容易使人想入非非。


总而言之,参观彭贝利真是一个糟糕的提议!迹部愤愤地想道,并决定在晚饭后要去白石的房间里责问一番。


其实迹部不去找白石,白石打算要到他房里找他的,忍足先生的形象与迹部信里说的完全不符,要好好问清楚才行,与此同时白石在自己的屋子里这样想道。


没过多久手冢便遣人来请两位同伴到客厅和下午茶,并说有要事相商。迹部和白石很快来到了客厅。


【说吧,手冢。是什么事?】白石挑了挑眉,给自己往茶里加了一块方糖。


【我想肯定与不二的来信有关。】迹部也附和道。


【你说的没错,迹部。不二的来信说,他将不日抵达湖区拜访一位朋友,希望我们不要着急离开,能与我们见一面,待一段日子是最好的。如果我们还在,他将会来兰顿拜访我们。】手冢解释道。


【噢这么说你打算延期我们的旅行喽?】白石接着问道。


【是的没错。这封信是两日前寄出的,根据上面时间的推算,我想不二会在明日,最多后日抵达湖区。所以我打算续租旅店的房子,而且家里也并没有什么事情让我着急返程。我想,你们要是不介意多住几日我们可以一起回去,顺便能让我正式向你们介绍我这一位朋友,如果你们实在有事耽搁不得,你们可以先乘马车回去,我自会租用公共马车返回斯蒂文顿。】手冢补充道。


显而易见,手冢的计划已经非常完备了,他的两位朋友也期待与这一位只在手冢口中听闻过得不二周助会会面,于是三人决定在湖区多逗留些日子,最后再一起结伴返回斯蒂文顿。


次日早晨,三人决定今日早上稍微在旅店稍作休息,不做出行的安排。手冢是有晨间散步的习惯的,一早便到那片种满了山毛榉的高地上去散步;迹部也是早起惯了的,不过今日窗外天气没有放晴,笼罩在灰蒙之下,迹部就拒绝了手冢散步的邀约,用过了早餐回到房间开始给家里人写信;白石可管不了那么多,看样子不到饭点决计不会醒来的了。


而实际上,不二周助是在抵达彭贝利的当日就去拜访手冢。


【兰顿旅店?你要找的人也住在这里?】当载着不二周助的四轮马车抵达兰顿旅店的时候,他的朋友,噢也就是我们彭贝利的主人,忍足先生这么问道。


噢也许手冢没有想到,彭贝利的忍足一家就是不二周助在信里对手冢提到的他要拜访的人家;而忍足没有想到的是,昨日相识的这位手冢就是他的朋友不二周助多年未见的老友。


这下可真是巧了,忍足心里暗暗想到。不二嘛,本来就是来拜访老友的,理所应当;而昨日谦也在忍足陪伴客人结束了以后一个劲儿的责问他为什么不邀请客人们进屋里用茶,并勒令忍足亲自陪他去邀请三位客人再来彭贝利做客。忍足琢磨了一下,谦也早已从自己口中听闻过迹部,而手冢看着也不像是谦也的偏好,所以看中了白石倒也不是不可能。那么至于忍足自己嘛,一切自然是不言而喻了。


【我想这个地址没错。】不二看了看信封背面留下的地址【而且,我写给手冢的信,他也都收到了。】


【手冢?手冢国光?】忍足略微惊讶,他也完全没想到这个事情怎么会那么巧。


【老天,你认识手冢吗?】不二也感到惊讶。


【是的,他昨天来参观了彭贝利,和他的两个朋友一起,我们聊了一会,他好像对钓鱼很感兴趣。】忍足解释道。


【嗯,他不但对钓鱼感兴趣,而且还很擅长。】


两人边说边下了马车,由门房递上了拜访的名片。


小女仆敲门进来的时候,迹部正坐在窗下给家里写信。迹部看了眼递上的名片,立马搁下笔去隔壁的房间将白石推醒,自己又匆忙收拾了一番,才让女仆去回信见客。


不一会儿女仆就领着忍足和不二来到了客厅。


事前迹部和不二从未见过,虽然两人与手冢都相识已久,但区别就是,不二知道手冢会十天半月就要给迹部写信,但迹部却是隔三差五听手冢念起不二。这么一来忍足倒是成了在场的唯一的中间人,不得不由他来为两人做介绍了。


看得出来,迹部和忍足都要比昨天碰面时候镇定了许多,但似乎都是为了让自己保持一种镇定的情绪,两人除了日常的寒暄,就再也找不出其他的话头来了。


还好白石没有让客人们久等,不一会就从房里出来了,客厅里的气氛才变得没有那么尴尬。


【那么,您现在还住在沙托鲁吗?】白石问道。


【是的,我不太愿意离开乡下。城里的生活令人眼花缭乱,老实说,这倒不如乡下的生活来得安逸自在。】不二回答。


【沙托鲁得益于它的自然环境,你们拥有最优美的山脉和森林,令我十分向往。那时候手冢经常给我来信,说和你到森林里去散步,看见了可爱的独角仙......】白石的眼神开始放光,露出向往之色。


迹部想在心里翻个白眼,可爱的这个形容词是白石自己加上去的,他敢打包票手冢的信里绝对没有用可爱的这个字眼来描述他看见的独角仙。


【确实是呢,手冢回去了以后,我确实到森林里散步的次数不如那会多了,可能是一个人无法激起到户外活动的欲望。我更宁愿在室内读书,打理花草,偶尔参加乡邻里的舞会。】不二耸了耸肩。


【我同意,让我一个人到树林里散步我也觉得没意思,我可不像迹部,总是喜欢一个人逛,上回还误闯了别人家的地界......】白石突然意识到自己说的那个别人就是正坐在眼前的忍足侑士,突然止住了话头,心虚地瞥了一眼迹部。


【然后呢?】不二压根不知道这其中的情由,只是单纯好奇后面发生的事。


白石还不知道如何开口说下去,正绞尽脑汁想办法找个话头掩盖过去,一旁端着茶杯,像是要准备喝茶的迹部却仿佛毫不在意地说【然后被别人赶了出来呗。】说完,他就举起茶杯,低头啜了一口,好像并没有看到忍足时不时投来的目光。


还好手冢终于散步回来,打破了这种略微尴尬的气氛。


【抱歉,让你们久等了。】手冢在回到旅店门口的时候就看见了那辆有着号衣车夫的四轮马车,门房告诉他忍足先生和他的朋友来拜访他们。


【手冢,太久不见,都有些认不出了。】不二笑眯眯地起身,跟手冢打招呼。


手冢知道不二今日抵达湖区,但总以为不二要到明日才能来旅店找他,所以在门房提到忍足先生的朋友的时候,他并没有想到是不二。所以他在看见不二的时候,着实惊讶了一下。


两位老友亲亲热热地打了招呼,但遗憾的是拜访的时间不宜过长,才说了没一会话不二和忍足便要告辞了。不二和忍足商量了一下,最后由忍足出面邀请手冢三人,次日中午到彭贝利用午饭,并一起进行上次约定好的钓鱼活动。手冢看两位都朋友点了头,就答应了忍足的邀约。


不二心情愉快地坐上了回程的马车,并开始满怀期待着明日的到来。


3完。




评论(1)

热度(3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