古小川妹妹^u^

我的头像可爱吗?

【忍迹】对家

【忍迹】对家


前言:没有时间解释那么多了,快上车(年龄没上线的自粽)

为避免监介,请在夜深人静四下无人的时候阅读,谢谢。

词条解释:

皇马:即皇家马德里足球俱乐部,西班牙球队。

巴萨:即巴塞罗那足球俱乐部,西班牙球队。

两队关系:水深火热。


OOC那是必须,感谢收看,以下正文。


——————————————————————


所谓对家,就是两个人喜欢的东西是正好成对立面的这个样子。如果随便在球迷的圈子里找两个人正好是对家,那很常见;但这两个人正好还是一对情侣,那估计就要是火星撞地球了。


很不幸,这种事情就着实地发生在了忍足侑士和迹部景吾的身上。两个人是在网球俱乐部里认识的,都以为对方关于运动这方面的兴趣爱好仅限于打网球而已了,互相看对眼了以后就开始牵手,约会,最后顺理成章地搬到了一起同居。直到同居的第一个周末夜晚的来临,他们终于发现......


你TMD居然也看足球?!!!


好吧,看足球看就看吧,但是支持的俱乐部这可就上升到原则问题了,两人很快地就平静地坐下来谈判,开始摸对方的底细。


【所以迹部你是皇马球迷?】


【别跟本大爷说你是巴萨球迷。】


然后异口同声【是。】


完了完了,两人都不约而同地眯起眼睛盯着对方,一时间无形的刀光剑影在两人中间划过。


于是迹部霸占了客厅的大电视,忍足猫在书房看电脑,自己看自己的球赛,对于对方进球时候的欢呼都充耳不闻。还好这天晚上只是普通的联赛,皇马和巴萨都顺利虐菜,两人看完球赛和小伙伴们热烈讨论了一番后都相继心满意足的回到卧房睡觉,相安无事。


两人又相安无事的度过了很多个周末,但是两人都清楚地知道,这一天,不可避免的来临了。


巴萨VS皇马,俗称西班牙国家德比。


在比赛日来临的两三日前,家里的气氛开始越来越紧张。比赛大约是凌晨三点开始转播,晚上九点钟的时候,迹部早早就洗漱完毕,把皇马的围巾挂在了床头,一句话也没跟忍足说,关灯就躺下了。忍足对着迹部的背影翻了个白眼,默默掏出巴萨的队旗挂在了床头,也关灯躺上了床。


东京时间凌晨两点四十五,两人的闹铃同时响起,迹部换上了美凌格的白色球衣,忍足换上了红蓝相间的巴萨队服,嗯该去打开电视机了。


于是迹部戴着皇马的围巾,忍足身披巴萨的队旗,各占据了沙发的一个角落,紧张的等待着开球的时刻。


当然,当年还是全民抗击巴萨,巴萨干爹宇宙队称霸宇宙的时候。所以这场比赛,巴萨还是赢了。


终场哨声响起的时候,迹部黑着张脸,盘着腿坐在沙发角落,看着沙发另一头的忍足早已经蹦起来傻乐了,嘴里还跟着电视机里传出的BGM高唱着巴萨的队歌。


其实换做是谁这时候都很像上去给对家两耳刮子,所以长久以来的球迷暴乱就是这么来的。迹部自然也不例外,他忍不住冲到了忍足面前,刚抬手就泄了气。


【算了,你自己慢慢庆祝吧,我睡觉了。】迹部拖着拖鞋,把地板蹭出哐啷哐啷的响声,向房间走去,甩上了房门。


迹部扯下了脖子上的围巾,趴在床上,把头埋在双臂间里,脑子里一片空白,球队失利带来的难过的情绪还笼罩在他的头顶。他听见忍足把电视机给关了,然后进了房间。


随后背上就感觉到了忍足的重量和体热,双手开始摸进他的腰间。


【keichan......】忍足的语气有些哄迹部的味道,说话和呼吸带来的热气就灼烧在迹部的后颈。


迹部扭了一下肩膀,表示这个时候不想理他,头更加埋进了双臂间。


【我错了,好不好。】忍足说话的时候,嘴唇就贴在迹部的后颈根上,说完了还蹭了蹭。


忍足这种撒娇一般的行为,要放在平时是非常能讨好迹部的,但今天这种特殊的时候,显然就适得其反了。只会让迹部觉得,这是胜者的怜悯,甚至嘲笑。


【你不要这样。】迹部没有转过身,背对着忍足说道。


迹部感觉背上的人坐起来了一点,随后自己被忍足翻了过来。忍足扯开迹部还搭在脸上的手,开始俯下身去亲吻他。一吻渐深,迹部在感觉自己快要透不上气的最后一刻,用全力推开了忍足。


忍足伸手去开了床头灯,迹部觉得刺眼,把脸转向了背光的一侧【不要开灯。】


【想看着你。】忍足顺了顺迹部的头发,又低头去寻找迹部的唇。


忍足这时才看仔细,迹部的眼圈有些红。他就这么愣神地盯着迹部的双眼看,迹部被看得难受,忍足又压在他的垮上,整个人受到钳制动弹不得,只能又把脸转向了另一边。


忍足在他的面颊上轻轻落下一个吻,再用手把迹部的脸扳了过来对着自己。纵使迹部的双手抵着他的肩膀抗拒着,不欲再让他靠近,他还是成功的吻上了迹部的眉心,嘴唇又在他的双眼周围打转。


【keichan,你眼圈红了。】


【我再也不想和你说话。】


【是嘛,可是我却想让你今晚再哭得厉害一点。】


说完忍足的手就在迹部身上开始动作了起来,不一会就觉得全身燥热,脱去了身上的球衣。但他并没有脱掉迹部衣服的意思,即使下身的衣物早已被忍足扯光。迹部想坐起身脱掉自己的球衣,忍足双手一发力,就将迹部推回到了床上。

【让我脱掉。】迹部恶狠狠地说,却没察觉自己说话都有了鼻音。


忍足今晚在家没戴眼镜,直视着迹部的目光就显得更能把人吞噬。他直接把迹部的双手拉过头顶,迹部摘掉的围巾就成了忍足的帮凶,迹部的双手被忍足绑住了。


【你太过分了。】迹部又一次开始了挣扎,【啊!】他突然高声尖叫,大腿的内侧被忍足掐了一下,但随即又是温吞的抚摸。


【你就这么穿着球衣的样子实在让我把持不住,keichan。】忍足越说声音越低,甚至低到在迹部听不清,说着那些让迹部面红心跳的话,手也探入了迹部的身后【......我会让你穿着它在我身下哭出来的......】


整个过程中忍足完全占据了主导,节奏忽快忽慢,在他怜惜的抚摸,诱惑的挑逗和疯狂的索取中,交替着,迹部已经完全沉溺,直到最后释放的时候哭了出来。


这时天际早已露出了晨光,忍足吻着迹部,让他情绪慢慢镇定下来。迹部被如此折腾一番以后早已身心疲惫,不一会就睡着了。


于是时间来到了下一次的国家德比,皇马代表全宇宙抗击巴萨成功,这一次,忍足在床上被迹部收拾得,也哭了。


所谓对家情侣,大抵都是这样的体验。






17/02/2017

古小川


PS:古小川是切尔西球迷,切尔西球迷,切尔西球迷。








评论(16)

热度(5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