古小川妹妹^u^

我的头像可爱吗?

一场婚礼带回的记忆碎片4

上一章的地址

http://victoirehuang.lofter.com/post/1d40798f_a2ad6c8

第二章

http://victoirehuang.lofter.com/post/1d40798f_7811d76

第一章http://victoirehuang.lofter.com/post/1d40798f_7811d73


第四章4-1(本章未完会尽快补上4-2)


前言:年更,这真的是年更,下一次更是什么时候,我不知道,但是这是我写网王同人开的第一个坑,虽然我不能做出什么保证,但是我很想坚持写完。

没记错的话这是15年在实习的时候开的坑了,大约是四五月左右,最初是在春日泽上发布的,但是我现在却连春日泽的账号and密码都全部忘记了。前些日子还有妹纸来问我这篇文,超级感动的还有人能够记得。这个第四章之前的一千多字大概是去年这个时候写的了,不知道为什么今晚就很想把他填完。这篇文最初写的时候并没有大纲,就想着想到哪里写到哪里好了,然而现在也真的就这么天真的做了。最后谢谢记得这篇文的妹纸,谢谢各位看官前来按小红心,某感谢万分。


--------------------------------------------------------------


自那日手冢拜访茶馆之后,不二便再也没见过他。并非手冢故意躲着他不来,而确实是手冢自己也有需要忙活的事儿。而幸村呢,忙着谋职安顿,也不在茶馆呆着,每日早出晚归也没空和不二说上几句话就倒头睡了。茶馆的生意算不上糟糕,但也不是很热闹,这样一来,不二就无聊了。

虽然这种终日清闲淡然的生活是自己一直所想要追求的。但就好比原本风平浪静不起一丝波澜的湖面被人砸下了一个大石块,想要平静却不得了。

所以不二现在的状态可谓是又无聊又不甘寂寞又想要找些什么来填充生活。

可能是自己甘于寂寞太久了。【噢你这个老男人。】不二自己吐槽自己。

有一天晚上幸村回来得比较早,两人在一块吃晚饭。幸村说自己工作的事情终于有了定论,在东京的一所艺术学校谋得了一个美术教师的职位,但是离茶馆路途遥远,这几日就要计划搬走了。

【你走了我就更无聊了。】不二晃了晃高脚杯里的红酒,摇头摆脑地说道。

幸村扑哧一笑,这些日子他专注于求职的事情,并没有去多想自己和真田的事情,现在求职一事终于圆满完成,幸村的心情不错,至少要比刚回国的时候好了很多,这个时候他倒是有兴致与不二开开玩笑。

【没关系,依我看,接下去你不会无聊的。】幸村笑着安慰。

【此话怎讲。】不二偏偏头,表示疑惑。

【那个人还会来找你的,我觉得。】

噢,那个人啊,不二耸耸肩。其实不二心里是偷偷期待着手冢能够再来找他的,只是他自己不承认罢了。

【他爱来不来。我对老男人没兴趣。】

【你也是老男人,怎么能嫌弃人家。】幸村眨了眨眼。


没过几日幸村就在学校附近找好了房子,他行李不多,收拾收拾就搬走了。

可是老天也看不下去了,这个闲人。幸村前脚刚走,后脚就有人找上门来了。

白石出现在茶馆门口的时候,不二其实是拒绝的。这个关西老男人左挎一个包右挎一个包,胡子拉碴,两眼乌青。

噢,我完美帅气的小白石君去哪儿了?

被岁月的杀猪刀杀了,不二暗暗下了定论。

【怎么想着来投奔我了?】白石安顿下来以后,不二弄了两杯拿铁,和白石在中庭处坐了下来。

不二觉得茶馆可以改名为201宿舍收容所了。

【说起来可能有些好笑。】白石的笑容有些疲惫,自嘲【我在和我太太闹离婚。】

啥?不二惊讶的张了张嘴。白石虽然从前没有和不二说过他和太太的事情,不二却也知道两人从恋爱到结婚生子,一直都是感情很稳定的。白石这个人,性格温厚,不爱去计较,虽然凡是爱追求完美,却也不去逼迫别人,相处起来还是很舒服的。

不二没有接话,脑子有点宕机。白石看不二眼神里流露出的疑惑和担心,喝了口咖啡,接着说道【我和她并不是感情上出现了什么问题。说到底也是我自己的问题。其实这几年她就一直颇有怨言,只是她不怎么表露出来。但我也没办法,研究室的工作,我想尽力做到完美。】

白石一直在药厂的研发部门,参与药品的研发工作,忙起来的时候,三天两头泡在研究室里不迈出大门一步都是有的。也是因为工作忙碌的缘故,白石和太太结婚了好几年也没有要孩子。

【原先家里只有我们两个人的时候,因为我泡在研究所,她就总是经常一个人在家。】白石轻轻摇了摇头,又叹了口气【后来女儿出生了,本想着能我能多在家,陪着女儿一起。谁知道我当上了项目负责人,待在实验室的时间就更多了,因为更多的事情需要亲力亲为。凡事做到完美,这个观念在我当上负责人以后更甚。殊不知我这么在事业上要求着自己,却......】

【不能在工作与家庭之间找到平衡点吗?】不二接话。

白石笑笑【你说对了,不二。】又道【其实我妻子还是非常理解我的,虽然心里有怨言却也一直没有发作。但是上个月,女儿因为肺部感染半夜里突然发烧了起来,我当时在实验室忙着,手机没有电了也根本不知道。等我发现家里人在找我的时候,已经第二天下午了,女儿送进了医院住院。】

【从那次的事情以后,妻子就一直在和我冷战,不肯原谅我。】白石把头埋进了撑起的手掌间,默默地叹了一口气【后来因为在医院照顾女儿一个星期,实验项目进度被拖延并且直接影响到了后期的生产,虽然......但毕竟我是主管,我肯定要负全责。】谈起工作的事情白石反而语气没有那么沉重,又接着道【所以我现在是工作丢了,我妻子不肯原谅我。这才上东京来的。】

【所以你是打算和幸村一样,在我这儿好吃好喝的住着,顺便找个工作,到了时候就又把我撂在这里孤家寡人了咯?】不二看白石心情沉重,换着法儿开解他,白石如此窘境,不二作为朋友自然是要给老伙计搭把手的。但是不二清楚,白石家庭的紧张关系只是一时的,白石并没有犯下原则性的错误,她的妻子只是觉得这么多年早已消磨尽了与白石之间爱情的火花,白石在家庭和事业间找不到完美的平衡点,又让他们之间的亲情濒临破裂。唉,有家庭的中年男人,不二也兀自摇了摇头,谁都不容易。

【什么?幸村在这儿住过,他回来了吗?】白石为自己的事情忙得焦头烂额,压根不知道幸村已经从法国回到东京的事情。

【嗯是的,虽然我没问他什么理由,不过目前看来是结束了法国那边的工作,要在东京发展了。就在你来之前几天,他刚找到了新住处搬走了,不然我这茶馆又可以变回从前的201宿舍了。】

【201,多怀念啊!】白石长长地叹了一口气,他单手撑着下巴,视线好像凝固在了中庭里不二的一盆仙人掌上。

【看你这样儿,你还打得动网球么?】不二看着白石颓废的样子真想踹他一脚。

白石收回了视线,耸耸肩,抿了一下嘴巴摇头道【打倒是还能打,体力当然是大不如前了,其实到了我们这岁数工作忙得很多人都是亚健康的状态,你还记得忍足谦也吗,以前四天宝寺和我们一块儿的,现在跑到美国当程序员去了,工作不分昼夜,饮食不规律,去年有一次假期在大阪见到他,哪里还看得出当年也是个网球少年。要说还能打的,我看也就只有你们青学的手冢了,他打了那么多年职业网球,现在也才退役不久,我想还没有退化太多吧。对了,你跟他中学那会儿关系挺好的,你跟他还联系么?】白石不了解不二跟手冢之间的事,只是随口问了一句。

这下子不二倒不知道该如何回答白石了,他说有联系也不是,没有联系也不是,所以他回答白石说【没怎么联系吧。】

【这也是意料之中,毕竟人家可是世界冠军。】白石附和了他两句,不二就赶紧让白石回房好好休息了。


白石这样的知识精英在哪里其实都容易找到饭碗,毕竟这个时代经济倒还不算萧条,没过多久白石就找到了一份在药妆研究所的新工作,不过与幸村不同的是,他工作的地方离茶馆不远,白石想要在茶馆附近的居民区给自己租一个小公寓,以免给不二添麻烦,不二摆摆手说你开心就好,反正你在我这儿住着也不会打扰到我,有了工资就上缴伙食费。

也许是常年一个人过着清净日子,现在反倒让不二觉得有白石这么个舍友挺好的。如此一来白石也就不着急了,要找到一间称心如意的房子才符合他追求完美的性格。

自从那天不二跟白石说了跟手冢没联系以后白石也就没太放在心上,这日不二到家居城去挑选一批新的咖啡杯,白石暂时给他充当一天掌柜的。正当白石在收银台后面一手搅拌着一杯摩卡一手翻阅着报纸的时候,门口的风铃提示着有人进来了。

【欢迎光临】店里新招来帮工的小孩儿上前迎道。

白石有一瞬间怀疑自己是不是提前老花眼了,他眨了眨眼睛,看到来客问道【请问不二在吗?】


【老板出去了】那小孩儿答道,【诶,您是......您是手冢先生吧?!】

这下白石确定自己没有提前老花眼了,他连忙走出柜台,向手冢走去【手冢君,好久不见了。】

手冢看了白石几秒,带着询问的口气【你是...大阪四天宝寺的白石君?】

白石很惊讶手冢还能记得他,但白石不知道的是自从国三的那次全国大赛半决赛,白石将不二击败了以后,白石藏之介这个名字就被手冢永远记住了。不过白石的容貌变化有点大,加上多年未见,手冢才犹豫了几秒。

白石请手冢到中庭去坐,那边现在没有客人,并给手冢端了一杯红茶。

【手冢君怎么会突然来了?】白石主动问道,就他个人来说,他也是挺好奇的,明明上次不二才跟他说过他和手冢没有联系了,现在去突然找上了门,但看样子两人事先没有联系过,要不然手冢就会知道不二今天出门了,但如果这样的话,手冢怎么会知晓茶馆的地址呢?

【其实并没有什么重要的事情,只是想来邀请不二下周末到我的新家吃个便饭。】手冢回答道,新家当然是个借口,其实手冢更想今晚碰碰运气,看能不能与不二共进晚餐,没想到却杀出来个白石。

【噢,不二今天到家居城那边去了,采购一些新的杯子,不如你等等他吧。】白石看了看手表,又道【他已经出门好几个小时了,我想应该快回来了。】

手冢点头答应,今晚的晚饭没戏,但下周的事情该说还是要说的,手冢听从了白石的建议,留下来边喝茶边等不二回来。

【白石君呢,白石君今天怎么来不二这里了?】手冢也试着挑起一些话头。

【噢不二没和你说么,我在这里住了一段时间了......】白石把自己的境遇简单的跟手冢说了一下,虽然有点潦倒,但也不是什么见不得人的事。【我当然还很爱我的妻子,更不用提我们还有一个女儿,我到东京来只是想让我们双方都冷却一下,留出空间给对方思考,如果她一直跟我这么僵着,我留在大阪每天对她死缠烂打也是无用。】

【确实是个令人头疼的问题,家庭与事业之间的平衡点。】手冢接话道。

【手冢君也会被这个问题困扰么,真看不出来。】

【当然没有发展到组建家庭的地步,但是因为事业而放弃了这些,我想我是亲身经历过了。】

当然白石是不会联想到手冢说的就是他跟不二的事情,以为是其他人,也就没有好多问。手冢又说【所以白石君,既然已经有了家庭,那就多珍惜家庭吧,事业完美不完美其实只是你心中的一个度量而已,不要得不偿失啊。】


【手冢,你怎么来了。】不二的声音在手冢背后响起,两人都未察觉不二什么时候走进了中庭。

【下午好。】手冢回答的声音有些僵硬,不知道是不是话说多了嗓子哑的缘故。

白石是个灵醒的人,他立刻察觉了两人之间的不自在,就连忙上前接过不二手上的箱子,说【我去吧台让小弟把这个洗了,你们慢聊。】


当然那晚手冢还是和不二一起吃了晚饭,虽然一旁有亮闪闪的白石在照亮着他们,其实只是白石一时下了厨多嘴问了一句手冢要不要留下来吃饭而已。


很快到了下一个周末,白石和不二前往手冢的新宅赴约,其实也就是手冢到大学里给人当网球部指导,然后顺便回炉深造蹭个课什么的,但是校方觉得世界冠军降临简直是无限的贴金,就赶紧给手冢置办了一间公寓。公寓不是很大,今日青学的老友们能到的都拖家带口的到了,还有青学网球部聚会的常客柳教授,再加上白石,满满的坐了一屋子。张罗那么一大桌人的饭不是件容易的事情,平时主厨当仁不让的必定是河村,但是今天英二却站出来说要给成日里待在厨房的阿隆解放,跟大石商量了黄金搭档再战厨房,在来两个帮手桃城和海堂也就是了。乾博士往英二身边凑了凑说自己也想帮忙,众人不寒而栗,最后白石说【还是我来吧,反正我的毒手已经拆了。】又挥了挥早已不缠着绷带的左手。但总而言之毒手要比乾汁令人放心多了,相信在座的各位肯定都是这样想的。


五个老爷儿们在厨房里风风火火的忙活着,乾博士和柳教授还时不时来厨房门口探头探脑,最后都被英二轰了出去。


【英二学长,一会你做炒虾仁的时候,做一些不放甜辣酱的,我儿子最近喉咙容易发炎。】桃城一边打着鸡蛋一边说。

【OK没问题,大石,是不是这个季节小孩子都特别容易生病呀。】英二问道。

【春季嘛,细菌传播得快,我们家洋娃娃前两周还皮肤过敏了,现在才好利索,不然今天我也不敢带她出门。】大石一边和面,打算做一些苹果派。

【我女儿也是,春季容易皮肤过敏。】在一旁削苹果的白石接了一句嘴。

【诶,白石也有女儿了吗?我们居然都不知道!】英二听到小孩,立马兴奋了起来。

【嗯,快满四岁了。】白石擦擦手【要看照片吗?】

【当然要!】大家都围了过来,又赞叹白石的女儿如何可爱,希望下次聚会能带她来,白石只好点头笑笑,接着英二又开始催促海堂快点跟未婚妻完婚早点,也生个漂亮女儿。


白石意识到自己从来没那么想念自己的家人,也许是时候回去跟妻子谈谈了,不管怎么说,家庭是两个人共同经营的,问题是要解决不能逃避,孩子虽然小,但大人发生了什么他们其实是可以知道的。


第四章未完


后语:春日泽账号找到,同步更新中。



评论(12)

热度(1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