古小川妹妹^u^

我的头像可爱吗?

【忍迹/冢不二/藏谦】相遇彭贝利7

相遇彭贝利7

前言:本章藏谦戏线没怎么出现orz然而他们很快要修成正果了我猜。

-------------------------------------------------------


天气阴沉了一天,到了傍晚的时候雨又开始下起来了,天一下子黑了下去,女仆进房间来给迹部点上了蜡烛,告诉他晚饭准备好了,随时可以去餐厅。迹部起身到窗口望了望楼下,丝毫没有马车经过的影子,心里有那么一瞬间感到不安,他吐了口气,打算去叫白石下楼用餐。


【手冢还没回来吗?】当两人挺着背脊,端坐在餐桌前认真地对付着那块羊排的时候,白石随口问道。


【早上出门的时候说是天黑前会回来。】迹部皱了皱眉头,今晚的羊排过了火候,有点硬,迹部一用力,银制的刀叉划过描花瓷盘,摩擦出尖锐刺耳的声音。


迹部把自己心里担忧的情绪传染给了白石,但好歹白石还是比较冷静,他把自己盘子里分切好的羊排摊给迹部,再从他盘子里拿过那些迹部对付不了的。


【今天天黑得早,马车走得慢也是正常。】白石的口吻平淡地说道,很快他又把话题转移向了湖区的社交季节。两人就这个问题讨论了一会,迹部顺便就忍足谦也的事调侃了白石几句,白石不以为意。


【相信我吧白石,我的眼光准没错。】迹部又给自己补充了一句。


【随你怎么想好了,我还不认为我需要和忍足家的人刻意攀亲。】


【那是谁没见到忍足谦也之前还一个劲的跟彭贝利的人说,忍足谦也如何如何,久闻大名之类的话。】


【我不否认他优秀,况且多恭维几句没什么损失。】


【那你不喜欢他?】这个问题迹部很早就想问了,原本上午在白石房里就想问他这个事,谁知道反倒被白石反将一军,净光讲了自己和忍足侑士之间那些事。


【老天,迹部,我和他才认识几天?如果你要跟我举一见钟情的例子,我看你和那位兄长倒比较合适。】


【那倒不如说是两相生厌。】迹部自己却笑了起来,到了晚餐结束迹部还是没得到白石的正面回答。


待两人用完晚餐,天已经完全黑了下来,雨有越下越大的趋势,在屋子里都能清晰地听到雨滴的声音。两人在客厅里玩了一小时的牌,看着窗外越下越大的雨,这下子连白石都坐不住了。


【差个人去问问彭贝利好了,说不定手冢先送不二回去,雨太大了回不来呢。】迹部提议道。


白石还是决定亲自去一趟彭贝利,他吩咐了马房备好了马,这种天气再找车夫驾驶的公共马车是不可能的了,白石只能选择自己骑马去。


在白石走后迹部是坐立不安,快到了睡觉的时间他也没有像往常一样换上寝衣,放下窗帘,靠在床头读书,然后睡觉。相反,迹部现在穿戴齐整,干坐在扶手椅上,他没有强迫自己通过阅读什么东西来让自己冷静,只是在烛光下对着未燃起火苗的空壁炉发呆,脑子一片空白。


也不知道这样坐着有多久,传来一阵拍门声,迹部回过神来去开门,外面依旧是倾盆大雨,是酒店的看门人,他持着烛台,烛火却不明亮,后面跟着一个人,披着防雨的斗篷,迹部看不清。


【彭贝利的忍足先生,先生。】看门人对迹部说道。


迹部先是愣了两秒,眼睛不由得睁大了,看门人侧了个身子让忍足走到迹部面前,他才意识到要把门打开让人进来。忍足递了小费给看门人,便随手把门从身后关上了。很显然,忍足的到来让迹部大吃一惊,白石已经跑到彭贝利去了,他这时候过来干什么?


即使忍足穿着防水的斗篷,还是身上的衣服还是湿透了,在客厅的毯子上一串串水珠弄湿了地毯。迹部这才意识到忍足应该也是骑马来的,指着盥洗室,整个人还没从惊讶中缓过神来,语气不稳,对忍足说道【盥洗室在那边,我给你找干的衣服。】说完便到房间里去了。


忍足收拾妥当从盥洗室出来的时候,看到迹部一个人坐在厅里,才发现原来只有他一个人。


【迹部,怎么只有你一个人在,白石呢?】忍足问道。


刚刚忍足在换衣服的时候迹部就纳闷,为何白石到彭贝利去了,忍足还要跑来兰顿,现在看来是两方根本都不知道,而在路上错过了。


【白石到彭贝利去了,你不知道吗?】迹部觉得还是问一下比较好。


【我从彭贝利出来的时候并没有看见他,看来我和他错过了。】忍足顿了顿,他选择在迹部身边的另一张椅子上坐下,保持着不近不远的距离,他看着迹部的侧脸,语气更加严肃【可是,如果我早知道白石要到彭贝利,那就更要来一趟兰顿了。】


【这又是为何?】迹部不解。


【我不能把你一个人留在这里。】忍足看着他的眼睛,两个人的目光在摇晃的烛火中相碰。


很快迹部就躲开这个视线,转了头看别处。但不得不说,在忍足到了旅店后,他确实感觉不似之前白石离开后独处的那段时间一样烦躁了。


【不二和手冢也并没有回到彭贝利。】忍足也看向了别处,没有在把视线凝滞在迹部身上【从圣马丁回来的路会先路过兰顿的镇上,才会到彭贝利,这就是为什么我到这儿来的原因。你跟白石不熟悉这一带的路,所以才会猜他们俩先去彭贝利。不过也好,白石去陪着谦也和翔太我会更加安心。】他又道【但愿手冢和不二别是在路上遇到了什么事故,现在的状况,要派人出去找,至少也得等到天亮了。】忍足站起身走到窗前,往窗外望了望,除了疯狂拍打着窗户的雨滴,再看不见任何东西。


他把窗帘合上,又说【这个雨不知道天亮前会不会停,就算停不下来,天亮后我也会立刻派人往圣马丁的方向找他们的,你放心。】他走到迹部身边,想要拍拍他的肩膀给予安慰,手却最后没有落下去【你现在应该去睡觉了,不二这个人旅行经历颇多,他会有办法找到躲雨的地方的。】


迹部站了起身,却感觉到忍足的气息离自己太近,不由得往后退了些【你睡我屋里吧,我去白石的房间睡。】


他的手腕却突然被抓住了【别去白石的房间睡。】迹部听见那个人语气急切地,又从未有过的慌张。


正在往后退打算往白石房间走的迹部瞬时间被忍足禁锢住了,他没有说话,也没有去挣开忍足的手,他盯着忍足,目光里带着询问的意味。


迹部的的手腕又被慢慢松开,【我去再问问还有没有房间。】说完忍足离开了房间。忍足很清楚,单身的两个年轻人待在一起过夜,并不合规矩,然而即使旅店里再无客房,忍足也不希望迹部睡在别人的房间,他宁愿自己在客厅里守着一夜。


迹部回到自己房里,躺在床上没有办法入睡,直到了后半夜才迷迷糊糊的睡了过去。然而忍足却被告知旅店里已经全部住满,没有空余的客房,最后回到客厅,在椅子上坐了一晚。


迹部醒过来的时候天已经亮了,暴风雨已经停息,伴随着的是雨后云雾全部播散开来早晨刺眼的阳光。迹部睡前没有去把窗帘拉上,这时候阳光已经直直的射入屋子内。迹部披上晨衣,走到窗台前站了会。一架马车驶入了旅店的院子内,迹部立马就认出来了。


那是他们的马车!


迹部飞快的冲到客厅【忍足!忍足!】,客厅里居然空无一人,盥洗室呢,也没有。


迹部顾不得那么多,晨衣也没有换,立马飞奔到了楼下,他站定在旅店门前的时候,马车正好在也在他面前停了下来。


正如他所料,手冢和不二从马车上下来了,两人都安然无事。


【你们总算回来了。】迹部已经恨不得冲上去拥抱他的两位朋友。


【雨一停我们就立马赶路回来了。】手冢看到迹部还穿着晨衣,又道【我们到屋子里去吧。】


看门人看见他们回来,向他们打了个招呼【天气真好不是吗,先生们。】


【真是雨过天晴。】不二笑着回答。


【后半夜的时候风雨已经慢慢消停了,天还没完全亮,彭贝利的忍足先生就吩咐我给他开门,他自己骑着马回到彭贝利去了,真奇怪,不是吗?】看门人絮絮叨叨的说着。


【忍足跑来了这里?】不二问迹部,可想而知也是为了自己和手冢的事。三人边说边往客房走去。


【嗯,昨天晚饭以后来的。】迹部回答。


【白石呢?还在睡着吗?】手冢又问。


【不,他到彭贝利去了。】


7完。


这个第七章怎么烂尾的感觉我晕


评论(4)

热度(2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