古小川妹妹^u^

我的头像可爱吗?

关键词写作练习4

 @SarKy 来自亲爱的太太的关键词两个


牛仔裤(忍足年下10岁设定)

想当年忍足侑士还是个学生哥儿的时候,迹部景吾就已经是公司的一把手了,这当然忍足是不知情的他只是隐隐约约知道自己的这个床伴很有钱。那是一个不幸的早晨,早上他两在床上发生了什么争执,当然现在谁也不记得争执的内容了。忍足看来被气得不轻,随便抓了条裤子穿了就走了,走出十里地了才发现自己穿的是迹部的裤子。忍足看着这裤子叹气,那还能怎么办,忍足也不好意思再回去了,就这么穿着呗。
忍足也是拗,一连好几周也没有去主动联系迹部,最后非得迹部去学校堵人了忍足才肯别别扭扭的和人见面。但见面的第一句话确实是:
【我裤子呢?】
迹部手插在口袋里,背倚靠着车门【什么裤子?】
【我那天落在酒店的牛仔裤啊!】
【本大爷没看见,你一溜烟穿着我的裤子跑了,我起床以后没裤子穿还打电话让人送来了一条!】迹部委屈啊,明明自己的裤子被他穿走了,反倒被人质问了起来。
【那我的裤子总不可能无缘无故消失了呀?】忍足更激动了,一掌拍上了迹部身后的车门,把他堵住。
【我哪儿知道你,本大爷到那儿的时候你不已经脱光洗净了么......】迹部对这个人莫名其妙,但又脸红地越讲越小声。
【那难道我是光着屁股去酒店的吗?!】忍足觉得自己的小宇宙要爆发了。
【不知道。】迹部一扭头,一副不负责不合作的态度,又佯装生气地说【我们那么久没见面了,你一见到我居然最挂念的是你的裤子。】他拿手指戳了一下忍足的鼻尖【不就是一条牛仔裤么,赶明儿本大爷非得买一卡车埋了你。】
【你懂什么,那可是全球限量版,限量!】忍足痛心疾首的说。
【这样啊......】迹部装出很为难的样子,拦腰抱住了忍足,有非常气馁地把脑袋搁在了忍足的肩上,忍足刚洋洋得意地在迹部脑后露出一个笑容,就听到迹部用很委屈的声音说道【那就买个十条八条意思意思算了。】

发圈

话说忍足跟迹部家里除了每个月请两次小时工来大扫除,剩余的时候都是轮流做值日生。这个周末就轮到忍足值日,迹部吃了早餐后心安理得的葛优瘫在沙发上看报纸。
忍足头发有些时间没剪了,为了方便搞卫生,他找了一根发圈把头发扎在了脑后,抄起扫把开始打扫起来。
周日的报纸似乎是没有什么大事,迹部翻了翻,翻到社会版,看了标题扑哧一笑,大声把标题念了出来【惊人,少女发圈竟是破废避孕套制成--工商部门查处一处头饰制假窝点】
【Woc?】忍足放下手中的扫把,凑过迹部旁边看那条新闻【这事儿怎么这么搞,佩服这些人的创造能力。】
迹部看看身边的脑袋,突然伸手扯下忍足头上的发圈。
【哟哟哟,痛死了,你干嘛扯我发圈。】忍足头发被扯到,捂着后脑勺呼痛。
迹部从茶几下翻出剪刀,眼神在剪刀跟发圈之间游移,他自言自语了一句【见证奇迹的时刻到了】,说完咔擦一刀剪了下去。
他扯出绒绳里包裹的东西,似乎大失所望的叹了一口气。
什么呀,这只是一根普通的橡皮筋而已。

评论(3)

热度(1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