古小川妹妹^u^

我的头像可爱吗?

忍迹关键词:猫

依旧是亲爱的@SarKy 的关键词
————————————————————


放春假的时候迹部闲来无聊硬要跑到忍足在大学附近租的小公寓去住。
【大哥我每天都要到实验室报到,没有空在家陪你。】忍足没有春假,一个惨字怎么了得。
【你别管我,你不在家我也可以很开心地一个人在家宅着。】迹部满脸不在乎。
忍足无语,那你为啥不可以很开心地一个人在你自己家宅着。
然而迹部忘记了一件事,忍足家还有个儿纸,一只叫做奇奇的小白猫。
【你们两个在家好好相处,我去学校了。】忍足给迹部交代完奇奇的一切事物,就拎着包出门去了。
你大爷的!不晓得本大爷最讨厌照顾小动物了嘛?
这句骂人的话好像有点歧义哦?到底在骂谁啊?奇奇在迹部脚边诡异的喵了一声。
迹部懒得理它,猫粮和水忍足出门前都有给奇奇准备好,迹部便自己蹲到沙发上跟岳人哥儿几个联线打刀塔去了。
【喵。喵喵喵。】奇奇蹲在迹部做的沙发扶手上,看看迹部玩游戏,又时不时在旁边叫唤。
【哎呀!别叫!】迹部打到艰难处,不耐烦地吼了奇奇一句。
【喵喵!】奇奇坚持不懈,还把爪子搭上了迹部控制鼠标的手。
【噢fxxk!】迹部一个手抖,虽然本来局面已经是苟延残喘,但是还是输了。【都怪你这只臭喵!】迹部瞪着奇奇说,说完还伸手戳了一下奇奇的头顶。
然而奇奇大概很开心,因为迹部终于肯对奇奇说话了。
迹部游戏打得不爽干脆回房间睡午觉,然而中途却被他关在门外的奇奇的叫唤声吵醒了好几次。
到了傍晚的时候睡得七零八乱的迹部终于等到了忍足回家。
【有没有什么办法能让你儿纸闭嘴?】迹部一脸愤恨地对忍足抱怨道。
【春天动物发Qing躁动,奇奇已经两岁了,本来就到了要去交pei的年龄。】忍足淡定地从袋子里拿出买回来的蔬菜,着手开始准备晚饭。
【那什么时候才是个头啊!】迹部绝望【你就别把它关在家放他出去找一只小母喵谈谈恋爱?】
【他没打预防针,不行。过阵子我就带他去做绝育手术,到时候他就不会那么狂躁了。】
【明天去做行不行?】再不让奇奇去迹部觉得就轮到自己狂躁了。
【还没和医生预约呢,你以为想做就做?手,起开。】忍足白了迹部一样,顺便把他伸向饭后甜点的草莓蛋糕上扯开,又忙活着做饭去了。
迹部委屈啊!
第二日忍足还是出门时候,迹部和奇奇又把他送到了玄关前。
【你们两在家好好相处,我走了。】忍足还是那句话,面无表情地扫了这一大一小一眼,转身走了。
迹部还是不理奇奇,奇奇还是对着迹部喵喵喵了一天。
一天又这么过去了,迹部已经快被奇奇的叫唤声折磨地疯了。
【你再叫!你再叫你妈妈就带你去医院阉了你!】
忍足刚打开家门的时候,看见的就是迹部叉着腰站在客厅中央,弯腰对奇奇喊出这句话的场景。
扑克脸也忍不住笑了。
【你回来啦/喵喵喵。】一大一小都心花怒放地朝忍足飞奔而去,争先恐后地钻入忍足的怀中。
【不许和我抢!】迹部拍掉了奇奇搭在忍足身上的爪子。
【喵喵喵!】奇奇用爪子回击迹部。
【小心!】忍足赶紧扯开了迹部的手,迹部才没有被奇奇抓到。
【喵~~】奇奇两眼水水地望着忍足,又望望迹部,却换来迹部耀武扬威一般地眼神。奇奇委屈地喵了一声决定去吃自己的猫粮。
【谁是妈妈?】忍足突然问道。
【什么?】迹部有些懵逼,一下没反应过来。
【你跟奇奇说,你妈妈,谁是妈妈?】忍足认真地问道。
【噢,当然是你啊,这不是废话嘛?】迹部笑得没心没肺。
忍足默默做晚餐去了。
吃完饭以后忍足去洗澡,迹部在客厅看电视。
【喵喵喵!】奇奇开始蹲在迹部脚边叫唤。
忍足发现自己一不在这一大一小就更加闹腾,还没完没了。
【不要喵,叫爸爸!】传来客厅里迹部的声音。
【喵喵!】
【本大爷不是喵喵,是爸爸!】
【喵呜~】
【啥?妈妈?妈妈在浴室洗澡!】
忍足在浴室里憋着笑听着这一大一小的对话。
到了熄灯睡觉的时间,奇奇试图尾随二人进房间睡觉未遂,迹部在奇奇跑过来之前强行关上房门。
【喵!】奇奇的爪子把门拍的砰砰作响。
【闭嘴!不许说话!睡觉时间到!】迹部冲着门外的奇奇喊道。
然而奇奇不理他,依旧叫唤。
【你有什么问题?】忍足抬高了声音对着门外的奇奇说了一句。
奇奇呜咽了一声,安静了。
【他还没想好吧?】过了两秒,迹部说道。
【哈哈哈哈哈!】两个人在门背后笑作一团。
奇奇听见笑声又闹了起来。
忍足还是出门去把奇奇放进篮子里,轻轻地抚摸它,直至他入睡。
好不容易哄完小的,忍足回到房间内的时候却看见,大的这个一个人横霸着整张床睡。
【奇奇他爸,给我腾点位置可好?】忍足轻声在迹部耳边说道。
完蛋,跟奇奇说的话被听那个人听见了。
------———————————
喜欢跟动物讲话的其实是我自己

评论(13)

热度(3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