古小川妹妹^u^

我的头像可爱吗?

关键词写作练习2

来自迟and幸子的关键词
熬夜。出租情人

出租情人 

【牙刷,拖鞋,洗面奶......】忍足照着自己给自己写的物品清单念着,一样一样的把行李丢进皮箱。 

【胃药带了吗,胃药,胃药,跟你讲了多少遍了。】坐在沙发上看报纸的迹部被这个在房间里走来走去,自言自语的人分散了注意力,索性把报纸扔一边,走到忍足身边抢过他的单子。 

【迹部,我又不是第一次出差。】正在埋头捡东西的忍足被人打断,只好无奈地叉着腰在旁边看着迹部。

 迹部飞快地扫了一眼他的物品清单,又说【你这可是要去三个月,是去干正经事不是去游山玩水,你们研究院那些疯子,包括你,忙起来像没命了一样。】

 【喂你好意思说我。】忍足忿忿不平地抢回了自己的单子。 

【比你好,本大爷饿了会自己给自己找饭吃,到底前段时间是谁因为胃病进了医院。】迹部皱着眉头又从忍足手上把单子抢了回来,还顺手在他脑袋上敲了一下。 迹部叮嘱着忍足,又看着他把那些常备药放进药箱,这时家里的门铃响了,迹部跑去开门。 

他捧回一个纸箱,搁在茶几上,表情纳闷【我没在网上买东西啊,这怎么寄来一箱东西呢。】他又看看寄件单【真奇怪,上面还没写寄的是什么。】 忍足正在把衣服一件一件的叠进去,头也不抬地说【那你就拆开来看看呗。】 

【也对。】迹部说着就在抽屉里找来了剪刀把封口胶划开。【这什么呀,包得这么严实。】他拨开一层层厚实的包装,最后一层商品自带的包装上看到了明晃晃的【Masturbation Cup】的字样。 

【这.......】迹部瞬间尴尬,哭笑不得瘫到了茶几前的羊毛毯子上。

 【诶,迹部,谁寄来的,这什么呀?】忍足好奇地拿过盒子研究了起来。 

【本大爷要知道谁寄的一定砍了他。】迹部无力却又咬牙切齿地说。

 【噢我想起来了。】忍足想起什么似的,拍了拍自己的脑门,顿时笑得眼睛都眯了起来,拿着那个盒子,跪坐到了迹部身边,跟他挤在一张毯子上【这是我给准备的小情人,我不在的时候就有劳他来给你解决生理需求了。】 

【忍足,本大爷觉得出门在外的你比较令人不放心。】迹部反倒皮笑肉不笑,转过身来对着忍足。 

【我有右手呀。】忍足倒是一脸乖巧。 

【那我也可以啊!】迹部恨不得一掌招呼过去了。 

【上次我住院那段时间你不是抱怨手酸么。】这次迹部真的就一巴掌招呼了过去。

 唉,忍足也很委屈呀。 

熬夜 

让我们假设一下时间线来到了四年一度的世界杯年,六月份的天已经非常炎热,谦也说什么都非得在这个时候休他的年假。

 按理说在学校工作的白石八月份就放暑假了,周末回家里吃饭的时候谦也的老妈就疑惑了,谦也大可等到那时候再休,正好把两个人的假期凑到一起,但谦也说什么也不干。 白石却了然于心,耸了耸肩说由着他吧,谦也的老妈这才不追究了。

 因为白石知道四年一度的世界杯期间,谦也又会过上惯例的昼伏夜出的生活。白石表示很羡慕,要是没有学校工作的限制,他也很想弄上一个月的假期在家颠倒黑白的看球熬夜。 刚开始第一轮小组赛的时候白石还在勉强坚持着,只不过到了天亮的时候,谦也可以倒头就睡,白石却得洗漱一轮上课去了。 

【啊,老了,不行了。】白石打了个哈欠在独自感叹自己的精力大不如前。 

【小组赛你就别跟着我熬夜了】谦也拍了拍他的肩膀【保存精力倒淘汰赛。】

 白石觉得谦也说的没错,便开始心安理得的按时睡觉,两人在同一屋檐下打着时差过日子。

到了淘汰赛来的时候,白石早已养精蓄锐完毕,又开始了每晚熬夜看球的节奏。 一个月下来两个人是面黄肌瘦,周末回家吃饭的时候被老妈调侃是不是刚从第三世界回来。

 白石跟谦也对视一笑,不是球迷不能理解,这种【感觉身体被掏空】的一个月熬夜的幸福体验。

评论(6)

热度(1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