古小川妹妹^u^

我的头像可爱吗?

关键词写作练习3

 @SarKy 我亲爱的S太太投喂的关键词www



1.充电器

这是一场由不靠谱的充电器引发的家庭战争。

嘛大家都知道爱疯很好用,但是爱疯的充电器却十分难用,忍足曾经曰过【爱疯原装充电器,半年就被我扯烂了,大家不如买天朝进口的山寨充电线,耐用实惠。】

那当然迹部也曾经曰过支持原装。两个人在用原装和用进口这个问题上曾经有过一番争论,最后的结果是你爱用啥用啥别来管我,所以这个问题也就不了了之了。

这天早上迹部哼着小曲,检查了一遍充电器放包里了,然后就去上班了。大约中午吃完饭的时候,迹部还跟忍足通了个电话,忍足没啥不正常的,随便聊了几句就挂了,迹部一看手机只剩20%的电量,从包里掏出充电器准备想给手机充电。

插进去,没反应,拔出来,再插进去,还是没反应,再拔出来。

这样的动作迹部大概重复了十次?

迹部看着充电线那个准备要断的头,叹了口气,心想里面的线大概是全断了。

正当迹部犹豫不决是要去楼下的金工室自己找个焊锡把线自己焊上去,还是拉下脸皮去办公室门口问秘书小妹一号借一根来用的生死存亡关键时刻,迹部的秘书小弟却拍门进来提醒他下午的会议立马就要开始了,请他火速前往会议室。

迹部自然是马不停蹄地赶了过去,一个下午的会议开得口干舌燥,剩下的20%的电量也因为机子老化空放自然消失。会议结束以后迹部掏出手机看了一眼,手机已经自己关机了,他也懒得管了,他现在最想做的就是立马开车回家洗个澡,再借忍足那根天朝进口充电线来把电充上。

通常来讲忍足会比迹部早半个小时下班,迹部到家时候忍足已经开始做饭了。但今日迹部回到家的时候家里却安安静静,空无一人。迹部翻完了家里都没看见忍足,到沙发边想拿座机给忍足打电话却您拨打的用户已关机。

搞毛线!

迹部瞥了一眼却发现忍足的充电器还插在茶几边上的排插上。迹部从口袋掏出自己的手机插上,心想大概是那家伙忘记带充电器出门手机也没电了吧。

充了一会儿以后手机自动开机,迹部开始查看里面新收到的信息。

【我在你公司旁边的四季酒店的西餐厅预订了位置,今晚我们去吃小羊排。】这是忍足快下班时5点钟发的。

【老大,你怎么关机了?我已经到四季酒店了。】这是六点迹部刚下班时候发的。

【我手机要没电了,你能收到我信息吗?】这是半小时以前发的。

【卧槽!】迹部喊了出来,连忙抓起外套又光速开车返回公司旁边的四季酒店。


据说那天迹部赶到酒店的时候忍足已经一个人吃起来了,一点要继续等迹部的意思都没有,家庭战争其实是这么爆发的,科科。


2.酒


迹部去忍足的宿舍找忍足的时候那个人正在窗子前的桌上捣鼓着一堆瓶瓶罐罐。他拍了拍窗子,里面的人好像被惊吓到了一下,连忙招手让迹部进去,又做贼似的,左右瞄了两下,把窗帘拉上。

迹部把宿舍的门关好,拿胳膊肘捅了捅忍足的腰,那人怕痒,扭了扭腰跳了下脚,手中的活儿不停,嘴上却抱怨道【迹部你别弄我!一边玩儿去。】

迹部乐了,用下巴指了指桌上的一堆东西问道【你干嘛呢,这些瓶瓶罐罐,还见不得人似的拉上了窗帘,搞得像特务一样。】他又伸手想去拿起一个瓶子,手还没碰到,就被忍足啪的一声拍开了。

【你没洗手别动我这些东西。】忍足没好气的说。

【诶哟,还不能碰啦,什么玩意儿这么金贵。】忍足这一掌拍得可不轻,迹部搓着自己被拍红的手【你这人,下手这么重。诶,有葡萄。】迹部看见桌边放着一袋葡萄【是你的吧,本大爷不客气了啊。】说完伸手摘了一颗丢进嘴里。

【我的天,怎么那么酸。】迹部立马捂着自己的嘴,连忙把葡萄吐了出来,却发现忍足像看好戏一样的站在旁边看他。

【大哥,这葡萄是用来酿酒的,不是拿来吃的。】



3.皮草


【请穿一套有创意的衣服在指定的地方约会。】

当忍足划拳输了的时候,从那个【惊喜锦囊】里抽出了这张任务纸条。最近不知道迹部从哪儿弄来这么个东西,每个周日他们就来划拳,输家就负责执行这一个任务。他们商量好,给那个人一周的时间准备,任务就在下一个周里的某一日进行。

【迹部,我把东西准备好了,你指定的地点是?】

忍足今晚值夜班,趁着没人时候休息的空隙,给迹部去了条短信。

【这周你哪天休息?】迹部回复。

【正好是周六,休全日。】

【那就周六我在发定位给你吧。】

接到短信的忍足突然间觉得莫名的兴奋,看来迹部也要给他一个惊喜,他非常期待周六的到来。

结果到了周六那天忍足收到了一条莫名的lovehotel的订房成功的信息,接着迹部就来了短信【本大爷在等你哟。】

这个尾音可把忍足吓得不轻。迹部手机是不是中病毒了?

但忍足还是老老实实地去赴约了,当迹部打开房间门的时候,这次轮到迹部被吓到了。

一位身材高挑的穿着黑丝的+超短裙的金发女郎,身上还披着件华贵的皮草大衣。

迹部吓得赶紧关上了门,整个世界都不好了!!!

但不论忍足怎么变装,迹部还是能一眼就认出忍足的。

于是他又赶紧开了门将门外的忍足拉了回来。

【你你你.....】这也太有创意了,创意得迹部不知道说什么好。

忍足贴近了迹部,搂上他的腰,在他耳边说【你还以为我会变装成钢铁侠来?】

迹部扯了扯他的假发【说,这哪儿来的!】

【网购的。】

【裙子呢?】

【裙子袜子鞋子都是。】

【皮草大衣呢!】这总不能网购了吧!

【问我妈借的。】



4.须后水(TF)


四月二十日,晴

今天丝芙兰会员打折了,我收到了邮件,没想到居然一年也没在他们家购物几次,金卡会员也没有被降为黑卡。看来这年头生意不好做。不过我可不像手冢那家伙,到了高二高三以后胡子开始突然疯涨。每次刮了没几天,下巴上就又泛青了。打网球那么灵活的一个人,你能相信他刮起胡子来却笨手笨脚的。嘛,这就算了,他好像也从来没听说过须后水为何物。那天周末来学校打球的时候,看见他脸上小小的一道疤,不走近了看还看不出来。我问他怎么弄的,他也就老老实实承认是自己刮胡子时候弄到的了。我问他刮完胡子有没有用须后水处理,他好像是听到了什么外星词汇,睁大了好奇的眼睛看我。部活结束后我只好带着他去了街上,给他买了第一瓶须后水,这也就是为什么我有了丝芙兰的会员卡。

刚刚看到打折消息的时候,确实有过以前的冲动要去下单买一瓶,但是,人已经不在了,买来做什么呢?

留着吧。



评论(1)

热度(2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