古小川妹妹^u^

我的头像可爱吗?

【忍迹/冢不二/藏谦】相遇彭贝利8

前言:

又随便拉来了一门子亲戚打个酱油(助攻),真田and幸村,在此对他们的关系和设定做个介绍。

看官们表忘记这是一篇ABO的世界。

真田弦一郎,性别A,年龄30,已婚,配偶幸村精市,真田伯爵爵位的继承人。

幸村精市,性别O,年龄30,已婚,配偶真田弦一郎,忍足侑士的姑表兄。也就是讲幸村他老妈和忍足他老爹是姐弟,完毕。

--------------------------------------------------------

 

迹部在手冢和不二到兰顿以后,立马差了人到彭贝利给忍足和白石送信,手冢和迹部商量了用过早饭就送不二回去,却不料三人用早饭时候不二开始觉得发冷,咳嗽,后来开始头疼,迹部忙让门房去请了医生。

所以当忍足和白石来到兰顿的时候,瞧见的是不二已经被他们赶到床上,全身捂在被子里,只露出个头,眯着眼睡着了。

【医生怎么说的?】忍足站在床边,关切地看着他的朋友,又转头问离自己站得最近的手冢。而手冢不知道是出神还是什么缘故,似乎并没有听见忍足的话,只是站在一旁,眼神全聚焦在不二的脸上。这时本来站在床尾的迹部走了过来,拍了拍忍足的手臂,语气柔和【昨晚淋雨着凉发烧了,医生说修养一周就能好的。】

忍足在被迹部触碰的那一瞬间,心里瞬间感觉紧绷了一下,心跳也不自觉地加快了,他回过头看看身边的迹部,不知道自己脸上是什么样的表情。两人目光接触的那一刻,迹部一开始是愣了一下,嘴巴微微张开,然后才反应过来自己做了什么,立即把手从忍足身上抽开;又想到早上的时候忍足不辞而别,连一张字条也没给自己写,把他自己丢在旅馆里,只觉得这个人不可原谅,而自己刚才还主动安慰他,迹部突然觉得又生气又后悔,尴尬地将脸也别过了一边,嘴里轻轻地哼了一声,却没挪开步子,仍然站在距离忍足半步的地方。

忍足搞不清楚状况,看着把头扭过一边的迹部,以为迹部是为了刚刚的动作害羞,压根没想到迹部是为了清早的事情生气,所以他自己脸颊也开始有些红了起来,他想做出些反应来回应迹部,却搜肠刮肚了一圈,什么主意也没想出来,只能对着迹部的侧影干瞪眼。

手冢依旧是满脸担忧地看着病床上的不二,没有注意到身边两位朋友的这个小插曲,而站在四柱床对面的白石,可是一个细节不落且饶有兴味地看完了两人这一段互动的过程。

看着两个人尴尬,白石便开口提议道【那现在不二生着病,医生说也不方便再挪动,我看不如让不二在兰顿养好病,我们再送他回彭贝利。】

这句话手冢倒是听进去了,他点了点头,视线才从不二脸上移开,不二在兰顿养病,他认为他能够亲自照顾会更放心些,不管怎么说,他们俩是一起到圣马丁去的,他认为不二的生病自己是有责任的。

如此提议是好,可是这样一来住在兰顿的三位年轻人就有一人必须另外再开一间房。眼下是来湖区度假的旺季,兰顿的房间早已全被预定了出去。忍足清了清嗓子,开口道【你们中的其中一位就暂时住到彭贝利将就一下,等不二病愈了再回来吧。】其实忍足很想直接邀请迹部到彭贝利住下,但是他自己心里拿不定主意,又怕迹部不依,便没有直接点迹部的名。

可是忍足终究还是没有得偿所愿,迹部毫不犹豫地说【我留下跟手冢一起照顾不二,白石,你去彭贝利住吧。】

这回轮到忍足惊讶了,他也像迹部刚才似的,嘴张了张,眼睛里都是惊讶的神色。明明迹部刚才还主动安慰过他的,本觉得自己看到了点希望的忍足突然间觉得有点气馁,但又不能表现出半分在脸上,然而迹部看也没看他一眼。不二翻了个身,嘴里好像嘟囔了什么,白石便把另两人都赶了出去,不让他们再继续打扰不二睡觉,独独留了手冢守在房间里。

既然迹部不愿意住到彭贝利,白石看了看在客厅里沙发坐着,却又互相不说话的两人,又拍了拍迹部的肩膀,转身回房间收拾了些随身的行李。

到了中午的时候不二睡醒了,虽然热度还没有退,睡了一觉以后人倒是精神了些,跟忍足等人说了会儿话,又吃掉了女仆送进房间内的午餐。忍足看不二问题不严重,这才放心地和白石回到彭贝利去了。

忍足和白石回到彭贝利的时候,谦也与翔太也才用过午饭,正在客厅里用咖啡,谦也看到白石跟着兄长回来很惊讶,却又有些抑制不住地兴奋。他起身招呼两人坐下,管家又给他们拿来了咖啡。

【侑士,不二和手冢的情况怎么样?】谦也先询问了最关心的事情,看着白石又道【怎么不二没有回来,而白石先生却……】

忍足低头喝了两口咖啡,才作出回答【不二和手冢都平安无事,只是不二昨天淋了雨发烧感冒了,医生交代要休息一周,我看他也不适合挪动,便让他在兰顿住下来,有手冢和迹部照顾他我们不必担心。】

【是的,这样一来,手冢就不得不占了我的房间休息,我只能到贵府叨扰几日了。】白石又接话道。

谦也立马放下咖啡杯,冲着白石摆了摆手,说道【没有的事,你住多久都没问题的。】

忍足又接着对白石道【还没谢你昨晚来彭贝利替我照顾他们,我让人给你收拾出西边的客房,那边虽然看不到湖,却对着花园,窗外的景色倒是好的,你就随意一点,不必拘束。】

谦也又跟着兄长的话,坐直了腰板,对白石拼命点了点头。

白石向忍足兄弟表示了感谢,几个人又聊了一会天,忍足才叫来女仆让她带着白石到他的房间休息。

不二在兰顿养病的这一周的时间里,其实迹部是没什么事做的,多半是留着手冢在房间里陪着不二;不二睡着的时候手冢就在旁边看书,或者给家人朋友写信;不二醒过来的时候两人说说话,或者手冢给不二读一段有趣的小说。如此一来迹部也就不便去打扰这两个人,没有白石在身边跟他说话,他只能在屋子里看看书,要不就到毛榉林去散步,若是天气不太好,他只能趴在自己的床上,看着窗外胡思乱想:比如隔壁房间的那两个人会不会就此订婚,要知道迹部的父母就是在一个雨天里订婚的;比如白石在彭贝利跟忍足谦也相处得怎么样。

迹部也不是没想过自己,他不否认自己在那个有些担惊受怕的晚上,是忍足到兰顿来,让他感到安心,甚至在第二天早上自己醒过来看不见忍足的时候自己是慌乱的;但他对于忍足不辞而别的事情依旧介怀,忍足那天晚上明明对他说了【我不能把你一个人留在这里。】每每想到这种郁结的时候,迹部就会抓过枕头来蒙住自己的脑袋,不愿再去想这件事。

白石和谦也倒是差不多每天都过来看望不二,他们告诉迹部,忍足因为公事又上城里去了,不然他也会天天过来的,迹部总觉得他们俩这话是刻意说给自己听的,摆出一副满不在乎地回答了一句【他爱来不来吧。】却引得屋里所有的人都暗暗在发笑。

其实不二的病五六天的时候就已经痊愈了,然而借着忍足还没从城里回来的理由,又接着在兰顿赖了几日,谦也和白石似乎也并不着急,一天天的一块儿到兰顿来,还说一切都得等忍足侑士从城里回来了再说。迹部听了心里就不乐意了,总感觉这一群人里所有人都依赖着忍足的样子,一切都要等他回来才能做决定,他只要不回来,就只能维持现状。迹部对于自己也陷入了这种状况感到非常不舒服,却也不能主动提出要送不二回彭贝利,如果这样倒像是显得自己不欢迎这位朋友在兰顿住下去了。

整整到了第十日,小半月都快过去了的时候,忍足才从城里回到了彭贝利,跟着白石与谦也一起来到了兰顿。虽然此行的目的是把已经病愈的不二接回彭贝利,然而忍足还有另外的打算。于是在六个人一块用午餐的时候,忍足便把这事儿提了出来。

【手冢,你们在兰顿的房子是订到了什么时候?】

【从上次我们决定在兰顿过完社交季节,大约是续租了一个月,还有两周的时间吧,我想。】

【现在不二的病也好了,我计划下周在彭贝利举办舞会。】

【噢,是吗,下周我们就可以举办舞会了吗?噢,现在再下帖子邀请客人还来得及吗?】谦也兴奋地说。

【是的,我们的表兄精市给我写信,说他和弦一郎下周也到彭贝利来,正好算是给他们接风。】

【噢白石,我的这位表兄对于植物还有园艺也颇有研究,我想你一定能和他谈得来,到时候的舞会你们可一定要来参加。】谦也对身边的白石说道。

白石点了点头【噢,很荣幸。】

【事实上……】忍足顿了顿,眼睛扫视了一圈桌上的人,除了似乎在专心对付那块牛排的迹部,其余的人都在看着忍足,等他把话说下去【事实上,我有个提议。想请你们三位搬来彭贝利住,直到你们结束假期离开湖区为止。】

其实所有人心里明镜儿似的,但还是对于忍足的这个提议拍手叫好,尤其是谦也和不二,这样一来他们便不用在彭贝利和兰顿之间来回的跑,而是能天天见到想见的那个人了。

手冢和白石都看到不二和谦也用着万分期待的眼神看着自己的时候,他们也就点头表示没有异议了,然而迹部却像没听到一样,继续埋头割着盘子里的牛排,再小口小口的吃掉。

所有的人都在等着迹部回话,迹部还是没有反应,手冢便开口道【迹部,你的意见呢?】

迹部用餐巾拭了拭嘴巴,这才抬起头来,又看了看自己的两位密友,想着自己一直以来为他两人操的心,答道【没意见。】

虽然迹部不是为了自己才答应的到彭贝利住的,但忍足的目的也算是达到了。

 

-----------------------------------

感觉就是一章废话,下一章再不来点实质性的东西这个剧情就要这么拖拖踏踏下去了,大家想拉快进度条还是就这么看废话下去?give me some意见,谢谢。

最后感谢收看。

评论(1)

热度(2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