古小川妹妹^u^

我的头像可爱吗?

【忍迹忍/冢不二酱油】对家4-2手冢的玄学

没什么剧情的下半篇,送给从高考解放出来的孩纸们。

前篇指路对家1,2,3,4-1.

-------------------------------------

【天王盖地虎】

【宝塔镇河妖】

【天王若不盖地虎】

【不如回家卖红薯】

【不二不二,我是手冢。】

【手冢手冢,我是不二。你那边情况如何?】

【报告,迹部景吾已经被我扔到了忍足侑士房间。】

【Nice,继续观察动向。】

【明白。】

回到迹部事先安排好的豪华套间,手冢给不二拨了个电话,而这个时候马德里是凌晨两点,地球那边的东京,太阳已经升了起来。

不二刚赶了一个通宵的稿件,终于在截止点之前发送了出去。

【你又喝啤酒......】手冢捕捉到不二开冰箱的声音,语气小小的埋怨道。

【咕咕咕.....干嘛,赶了一通宵的稿子,我还不能犒劳下自己了。兴奋过头了,睡不着,陪我说话。】不二倒也没有藏着掖着,大口干了两口啤酒,又给自己划上了一颗烟,美滋滋的享受催命死线后片刻的宁静。他走到阳台上的躺椅上葛优瘫,又问道【迹部怎么回事啊,怎么还搞得夜不归宿了。】

【我哪懂他.....这种事丢给忍足就完了。】手冢耸耸肩,活像微博上面的那个摊手表情。

这厢是一路顺平的模范情侣一来二去的煲着电话粥,而那厢.......


被手冢从门外直接丢进房内的迹部景吾,一个踉跄栽在了忍足侑士的怀里,而忍足只能一个手死命托着迹部的腰不让他掉下去,一个手和门外看似面无表情实则兴高采烈的手冢挥手告别。然而迹部见到忍足的第一句话却是.....

【喂,你干嘛穿着我的史努比睡衣!】迹部瞅着忍足身上眼熟的白色睡衣,揪着他胸前的衣服质问道。

【这件不是你的,这是我的。】忍足看了看自己身上的睡衣,淡定地回答道。

【你真小气,你买给本大爷的睡衣临走了都还要带走!】

【大爷啊,我那时候买了两件,你那件你回你姥姥家的时候落在那儿了你忘了?我给你买的东西都丢三落四的你还好意思说我?】既然迹部胡搅蛮缠,忍足也干脆不客气的回击起来。

【那你这件怎么从来没见你穿过。】迹部被他的话气到,气鼓鼓的嘟着腮帮子问道。

忍足望了下天,认真回答道【我不好意思穿。】

【去你的!】迹部抽出手在忍足脸颊上轻轻拍了一下,却反应过来自己的腰还被忍足搂着。

迹部的眼睛有点肿,眼球红红的,估计是刚刚哭过了。忍足把人扶着站直了,却放开了手,转身去倒腾皮箱【你要穿哪个当睡衣?小黄人的还是喜羊羊的?快去洗澡睡觉吧。】

迹部才不管那么多,直接解了衣服就进浴室去了。

两个人的对话自然得好像又回到了一年前同住在一起的时候。

等迹部洗完出来,忍足已经按着以前的习惯把双人大床右边的位置让了出来,自己蜷在了床的左侧边上,估计是舟车劳顿折腾了一日,他已经睡着了。迹部关了灯,轻手轻脚的摸上床,钻进被子里躺了下来;想想又从忍足身后用手环住了他的腰,把他轻轻地往自己这边拉了点,然后整个人贴在忍足背上,准备睡觉。

然而刚洗了澡的迹部一点也不困,庆功宴上喝的酒甚至让他血压升高有点兴奋,无法入睡,过了一会儿,他的手便开始不安分了。他无意吵醒忍足,却人在眼前,无法无动于衷,他的手探进忍足睡衣里揉揉他的肚子,两条腿跟忍足的交叠在一起,还时不时在忍足的后颈落下亲吻。

迹部自得其乐了一会,忍足本来睡得就不深,被迹部弄醒了人却还迷糊着,他翻了个身把迹部摁进怀里,迹部的腿也被他夹住动弹不得,忍足半梦半醒间仍以为他们在东京的家里【别弄我了,明天是早班呢.......】

你小子翘班来看的球赛?

迹部暗暗好笑,又心满意足地在忍足嘴上轻轻啾了几口,也进入了梦乡。

然而梦境就是梦境,当第二天早上忍足醒过来的时候,迹部早就溜得没影了,忍足想昨晚不是闹鬼了吧?

然而迹部自作主张的拿了忍足箱子里的灰色T恤和度假裤衩来穿,留下自己一身衣服丢在旁边,上面还写了一张纸条【恕我直言,巴萨踢得像英格兰,只会后场长传冲吊。皇马是冠军!】

谁TM的要和这个人和好!!!!!!

迹部虽说像做贼一样的溜回了他的豪华大套间,然而开门声音还是把手冢吵醒了,手冢和不二的电话没挂断就睡了,醒来听见不二已经在电话那头敲击着键盘又开始工作了。

【天王盖地虎】

【宝塔镇河妖】

【天王若不盖地虎】

【不如回家卖红薯】

【不二不二,我是手冢。】

【手冢手冢,我是不二。那边出现了什么情况?】

手冢轻手轻脚的摸到了门边,打开了一条缝,就看见一个戴着一次性口罩,穿着灰色小黄人T恤和裤衩的金毛男士摸进了对面的房间,并未发现在手冢后侦查的手冢。

【报告,迹部在马德里时间早晨7点回到了房间。】

【纳尼......合着他们昨晚什么也没干?】不二也停下了手里的活儿。

【我反省,我检讨。】手冢关上房门开始主动认错。

【是你路数还不够深......】

那天之后,大家就又分散各地开始各忙各的。迹部该上班上班,该和朋友踢球踢球;忍足该值班值班,该出差出差;手冢该训练训练,该比赛比赛;不二该采访采访,该写稿写稿。

迹部和忍足就是没有互相联系过,当然很重要一个原因是忍足还被那张纸条气得不轻;至于迹部,他那天早上溜了多半是不想面对忍足,那之后就更提不起勇气打电话了,至于为啥,那真是未解之谜了。

时间就酱紫一直拖到了手冢打完了温网半决赛,他火速召集了迹部来现场给他加油。

【哟哟哟,你丫的不错啊,那可就要去亲眼目睹你夺冠了。】迹部在电话那头乐开花了,另一只手拨通了内线电话吩咐助理安排私人飞机今晚直飞伦敦。

【好的,那到时见了。】手冢挂了电话,内心比了一个得逞的笑。

迹部拽着亲友票来到指定看台的时候,却发现自己旁边有个空位,是不二吗?不二可是体坛周报派来的前线记者,有记者区呆着;而手冢除了给自己发亲友票以外,也没跟他说还邀请了谁。

就到了开场前大概两三分钟吧,一个人匆匆忙忙的赶到了看台上,砰的一下坐到了迹部旁边的空位。

【诶,迹部,你也来啦。】忍足的口气自然地就像他们昨天刚见过面。

而迹部也冲着忍足微笑着点了点头。

【手冢......就知道你丫的会做这种事......】两人心里不约而同的吐槽手冢,而准备出场的手冢在通道里打了个喷嚏。

手冢在场上跟世界排名第一的穆雷鏖战5小时20分,最终问鼎大满贯。整个过程中忍足和迹部专心看球,也没空搭理对方。但是冷不丁的,趁着手冢和穆雷喝水的间隙,忍足把手摩挲上了迹部的大腿,在迹部耳边咬牙切齿地说【把我的小黄人睡衣和短裤还我!】

唷,这还上手了,迹部当然不能怯场,这戏得演下去,他一手揽住忍足肩头,低声道【偏不要,有本事今晚来我房间拿。还有,那你要先还我的史努比。】

【都说你放你姥姥家了!】

【你怎么知道?】

【你姥爷打电话告诉我的!】

然而这个耳鬓厮磨摸大腿镜头也被好事的记者抓拍了下来。

次日体坛周报头条:

【亚洲选手首摘温网男单桂冠。】

副标题:

【手冢国光的玄学。】

体坛周报温网专栏的角落的八卦专区:

【据悉,当日有各界社会名流前来观看这场决赛,如手冢国光亲友迹部财团社长迹部景吾先生携男友高调出席。】

迹部在报刊亭前快速浏览完刚买的报纸,看着八卦专栏那一张两寸大小的配图哈哈大笑,把报纸卷成了一卷塞进裤子屁股口袋,乐呵呵的上楼了,打开家门时候,忍足已经做好饭,正把菜端到饭桌上。

【不二,我觉得玄学的意义远不在于夺冠,赢球。】手冢在电话这头讲到。

手冢的比赛是打完了,而不二则留在伦敦仍有收尾工作。

【那还有什么?】不二一般敲击着键盘一边问。

【成人之美。】手冢又耸了耸肩,微博同款表情。

【那天晚上庆功宴到半程我就赶紧去写稿了,后来发生了什么。】

【我哪知道啊,迹部后来说是他弄了忍足跟他回家,趁机他X了忍足,非要报了以前忍足在巴萨赢球后乘人之危把他X哭了的一箭之仇。】

【这两人几岁啊真是。】不二嘁了一声,喝了口啤酒又接着赶稿子。

【管他们呢,你先说我这事儿办的如何?】手冢的语气就好像自己让两朋友复合了比夺冠了成就还要高似的。

【手冢的玄学,你已经出师了!】


----------------------------------------------------


对家4 完。




评论(16)

热度(29)

  1. 萸生古小川妹妹^u^ 转载了此文字
    手冢的玄学!